相关评论
 

2016年辽宁文学蓝皮书散文夏之卷——轻盈如夏花

 
李 霞
  生如夏花,描述了现代人为追求一时的璀璨而忘情投入的痴狂,夏花虽然灿烂,但随后即是短暂的凋谢。只有那些持续开放的生命,才能摘取尊贵的冠冕。本省夏季的散文创作既表现出夏花般的灼灼灿烂,亦有着持续生根的闪光质地。
  游记散文的轻盈书写。同样是旅游观光,游记以诗歌的腔调写起来会格外省劲,这正是遭写实派散文作家嫉妒的地方。诗人宋晓杰发表于2016年6期《作家》的散文《在时光深处,等你》一开始就把地理上的丽江当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爱情对象来抒怀和展现。在作者的情怀深处,丽江具有无限的神往引力。作者对描述是不太热心的,她贪恋的是寓于其中的散淡情调。在丽江著名的四方街上,她用敞开的广口容器象征茶马古道中心区的有容乃大的气质。“在哪里会有这样的闲适,这样的安然?我想起‘寂寞与空欢’这两个词。”作者将处身在这种交织着古代与现代两重空间里的恍惚之感命名为理想的境界,把这种感受委托给“寂寞与空欢”的透明空杯中。当来到玉龙雪山下与冰川的细部面对面的时候,作者油然而生一种整肃和敬畏的心情,雪山带给人一种圣洁、巍峨、雄奇的感受,它本能地将人的情感升华为一种精神仰视。雪山一言不发地看着,宽宥如一位智者,作者把这种默示称为“上天的恩宠”,并与心中朝圣的情感连接在一起。一切的小悲欢、小情调在它的面前都消化了。在这位内地观光客的视线里,写满了对纳西族这个边陲民族格外的尊敬。他们气定神闲的姿态威仪如王,让我们这些为生计而奔忙的内地人自惭羞愧。宋晓杰的散文更寄意于情怀的抒发,而不是此地一游的记录,她以能激起自己情感想象的对象为节点,将飘飞的意绪散开去,如阳光般悠然,如游云般浪漫。
  在观察中读出诗意的比喻。鲍尔吉原野发表在 《福建文学》2016年6期的散文《谁在夜空写字》是一篇对夜空进行观察和审视并由此展开联想和比附的印象画派的文字。作者站在山顶上,也许想到了梵高笔下的星空,他观看星空犹如观看墙上的一张地图。这篇文字的基础印象是流星给他带来的强烈感受,这种感受成为整篇作品前后贯穿的中轴,那就是流星划过的痕迹像有一个高大的神灵在夜幕上写字,这个文字比划只写了一撇,他的石笔就断了,这就是作者在观察星空过程中捕捉到的核心意象,他沿着这一核心意象推想这种写在夜幕上的神奇文字,催生出了保持着原始感的藏文或者蒙文,因为这些文字更像自然界的木纹。从星空到大自然,这样的联想水到渠成,它们都没有经历过人工的斧凿。在观察的客体事物身上寻找灵动鲜活的比喻一直是原野的擅长,这些灵动的比喻来自作者长期自觉的诗歌训练,捕捉到一个精彩的比喻,常常构成作者谋篇布局的写作兴奋点,激发他持续地沿着这一比喻的路径延伸开去。这种比喻具有童话诗意的美,作者有意识地把这种观察还原成有别于成人思维的直感,在外一篇《曙色》中作者从人的身高角度观看,贝尔加湖水看上去比天空还大,这种重返天真的视角把我们被社会污染的感受洗得更清洁,更干净,犹如从头到脚被清洗了一般。这可能就是原野散文的价值所在。
  折射在心理镜面上的现实。肖士庆的散文《白乐桥1号》记述了作者时隔十年两次入住中国作协杭州创作基地的前后感受,表达了十年间城市高速发展以及世态变幻给人们心理带来的惶惑不安。十年前那种轻松适意的美好环境被十年后的地产扩张所侵占,今天的城市被钢筋水泥重重的包围,作者准确地形容这种感受,即处处是碰壁之感。作品融入了沧桑与无奈,这种情感折射出当今中国人的心理真实。令作者感到欣慰的是创作基地仍固守在原址保持着原貌,以不变应万变,作者不由发出感叹,是因为文学没有在人心消亡,才使这座建筑完好无损地存在下来。十年过去,周围的坐标全部改变了,唯有它还在原位,这或许是作者感怀世事的苦涩中唯一的喜乐吧。刘国强发表于2016年第5期《北京文学》的散文《鼻子》延续了作者以知识作为起点,发散开去的散文风格。作者从人体的生理特征入手,将纷纭复杂的政治和文化现象连缀在一起,从希特勒到杰克逊,再到韩国明星,力求在人们司空见惯的身体结构上,捕捉旖旎风光的文化修辞。由于身体器官与历史现象之间产生的间离效果,作品生发出一种抑制不住的幽默感,风趣的语言产生了诙谐的喜剧效果。将散落的事件材料整合到一个身体物件上,导航鼻、文学鼻、催命鼻——从这些词语组合背后,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思维的发散性和叙述的整合力。杨成菊发表在《海燕》2016年6期散文《记忆深处》记述了作者与一件绑架案的一次意外联系。一个偶然响起的串线电话与报纸上报道的绑架案衔接在一起,使文章叙述的这个事实充满了险象气氛。这篇文章的特点是作者如实描绘事件前后自己的整个心理活动。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文章抽掉作者的心理部分——她的猜想和推测乃至最终的确认,那么这件事情三两句话就交代完了,但由于作者的心理过程贯穿始终,单纯的事件就不同了,由此可以看出,散文也是这样,写什么内容是一个方面,叙述角度的选择对于文章的存立非常重要。
  本季度散文的不足之处是缺乏思维和境界上既深且广的延展,有的作品材料组合过于牵强,显然不能统摄到同一题旨之下。希望本省散文作家在格局和既有的写作惯性上,破除自我的局限,找到新的突破点。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