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评论
 

2016年辽宁文学蓝皮书中篇小说夏之卷

 
韩春燕
  南方大水,北方干旱,这个季度我省中篇小说长势并不喜人。力歌的《蓝的旅程》发表于《中国铁路文艺》2016年第2期、韩光的《战士》发表于《前卫文学》2016年第3期,赵宇《双面生活》发表于《东海岸》2016年第2期,都属于第一季度的成果,只不过延评到了第二季度,真正属于这个季度的作品,只有海东升发表于《民族文学》2016年第5期的《变成一条鱼等你》,而李铁的《越狱》则发表于《小说月报》原创版第7期,属于下一个季度的成果提前评述。
  李铁《越狱》构思精巧,一实一虚两条“越狱”线索,一条是张明德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越狱,一条是机关干部牛晓春对家庭和婚姻的越狱,这两条线索最后交汇到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张明德的女儿、牛晓春的网友张晓彤。张明德一线从牛晓春的律师妻子郝新萍那里代入,最后在他的同居女友张晓彤处双线打结,而张明德越狱这条线索是辅助牛晓春“越狱”的,牛晓春的故事才是作者浓墨重彩的所在。牛晓春人到中年身体和精神都渴望越狱,这种渴望甚至达到了病态的程度,张晓彤的钓饵下的正是时候。小说中,警察对张明德的追捕和牛晓春对猎物的追捕并行不悖,然而,作者并没有沉迷于讲述一个案件和一个男人出轨的故事,而是将叙述引向了现实和人生的纵深处,呈现出了生活的荒凉与荒诞。张明德含冤入狱,他却在即将无罪释放前越狱,牛晓春一直想出轨,却直到被捉奸也并没有实质性身体出轨,特别是牛晓春,他的生活仿佛一直重复着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桥段。张明德父女是挣扎在底层的小人物,尤其张明德之女张晓彤是让人心酸的角色。当小说结尾处警察的追捕活动和段局长组织的捉奸活动一起在出租屋上演的时候,悲剧和喜剧混合的结果就是一出彻头彻尾的闹剧。
  力歌《蓝的旅程》把笔探向乘务员这个群体,历时性地对女乘务员周蓝的爱情和婚姻进行了细致的书写。“蓝的旅程”不仅指向周蓝的职业,也指向了周蓝的情感旅程和人生旅程。美丽的女乘务员周蓝只是铁路系统一个小人物,她的人生无疑也是非常平凡的,作者借用周蓝的人生遭际反映时代的变迁呈现纷繁世相。周蓝与初恋情人冯达夭折的爱情,被准公公牛科长非礼的屈辱经历,与丈夫王力寡淡的婚姻,以及最后因为追忆初恋遭到初恋对象无情羞辱的遭遇,凡此种种情节也许并不新鲜,但周蓝在作者的笔下却是令人心疼的,她单纯、正直,虽然美貌不再,但仍不老于世故,仍葆有着一颗小女孩的心。她对初恋情人冯达念念不忘,对女干部李杰暧昧不明的性取向毫无觉察,别人都或升迁或调离,只有她还留在原地一直做着乘务员。作者通过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获得美学享受的同时,还得以窥见一个陌生群体的生活,获得一种新鲜的体验。
  蒙古族作家海东升是我省近年来比较活跃的作家,他的作品蒸腾着辽西乡下生活的荤荤素素,摇曳着蒙汉边地的万种风情,散发着地域文化的独特魅力,是继谢友鄞之后,又一个打着深刻地域性印记的作家。他的这篇《变成一条鱼等你》,以蒙汉交界地带的风情民俗为血肉,让地域文化为人物性格呈现和故事情节发展,以及作品美学向度的延展提供重要的支撑。小说的故事是简单的,之所以一个简单的故事会变得丰腴滋润摇曳生姿,就是因为小说文本中加入了大量生动的闲笔,无论是天成和伙伴们在餐车闹出的笑话,还是天成和马莲边界上疯狂压断的215棵高粱和两棵昂贵的苞米,亦或是对边里边外生活习惯的描述,这些闲笔不闲,它们不但构成了小说的血肉,形成了小说的气质和美学韵致,更让人物的性格和故事的发展有了实实在在的依据。小说的叙事空间从辽西边地到省城,既有对乡下留守妇女儿童艰难生活的表述,也有农民工在城市辛苦打拼孤独苦闷的描写。其对人与人关系的揭示也颇具深意,欺负马莲的是与她同村的程大耳朵,盗走天成钱的是他的工友幺六,人性的恶与善与其身份地位并无关系。小说的语言鲜活生动,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军旅作家韩光的《战士》是一篇有着满满正能量的小说。主人公武智勇本来大学毕业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可以尽情享受美好的人生,但他作为英雄的儿子,肩负着特殊的使命,他必须要子承父业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于是他参军入伍,从一名普通的士兵做起,经过捧杀、棒杀、身体和精神的一系列的淬火,终于向死而生,完成了艰难的蜕变,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战士。小说塑造了老师长、刘团长、谭政委、王大队长等等我军优秀的军人群像,小说从报道员文风追访武智勇这个典型切入,构思比较精巧,武智勇这个人物的心理活动把握得比较准确,对部队生活的描述,提供给了读者崭新的阅读经验。
  女作家赵宇的《双面生活》在一个李代桃僵的故事里将人性中的善与恶,灵魂的挣扎与救赎一一呈现。李艳为了改变命运,求助她的二叔,她二叔利用职权让侄女顶替一个叫孟小雅的女孩去上大学,这样的故事我们在新闻里听到过,但文学胜于新闻的就是它不仅仅停留在故事层面,它要向故事的更深处更细微处探寻。而小说中冒名上大学的故事偏偏又遭遇了另一个故事,那就是大款寻女的故事,一对现在发达但曾经贫穷的夫妻,当年无奈舍弃了他们病重的女儿,现在他们要把孩子找回来救赎自己的罪过,而这个孩子就是孟小雅。于是,李艳这个假孟小雅又继续李代桃僵充当大款夫妇当年遗弃的女儿。这样的双面生活不可能不导致人物内心的冲突和挣扎,紧张、忧虑、良心煎熬,尤其当她看到孟小雅的悲惨境遇时,这种内心冲突更激烈。于是人性中善的力量终于占了上风,她把一切还给了孟小雅,自己毅然走向了警察,而就此实现了自我救赎。作者还在文中塑造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形象,她就是枝子,一个贫苦的不幸的妇女,是她养大了那个被遗弃的患病的女孩。所以说,是枝子为小说的遗弃、顶替和救赎的故事涂上了一层暖色。
  总之,这个季度辽宁中篇小说收获寥寥,但我相信,正在积蓄能量的辽宁作家会在下一个季度的金色秋天里展示出自己的累累硕果。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