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散文】
 

运动就好

 
付海波
   “迎全运,看辽宁”响亮的中国声。我就是喜欢美丽的辽宁人。
   我是一个农民出身的人,运动会,在可以读书的小时候,就心有喜欢。小时候,上学堂读书,那赶早的小孩子,奔跑的脚步,我看就是运动会。
  但是有个条件,那就是不可以吃的太饱;怕是跑痛了肚子。生产队长说:粮食是人民的,多少的做一些田地的劳动。
  劳动也是运动会了。劳动田地可以吃饱。
  小学生不计较劳动人民的事情;还是吃的饱,运动的好。实际上,那生产队长,老头,吃饱没有事情,自己也出去活动,遛弯;或者跑到河套沟水旁边,思想游泳,老太太都好几年,没有给老头子买裤衩了。没有办法,老头就借个柳条杆子,拴个绳子;裤子兜内,是铁丝子一小段,弯成了钩,还加工成了倒须子。那钓鱼的钩,是用柔软了苞米叶子,包裹着,小心秘密的收藏,大约是怕老太太嘚着嘛。
  那老头聪明,如果扛个柳棍子出去,像是大道上学龄前的儿童;就在柳棍子上系上了钓鱼的绳,说是跑河套地域,为了社会主义的田地,轰赶苞米地天空的小鸟。
  人家就说过了,老头你那田野运动会的扮相不对嘛;用鞭子轰赶田野天空的小鸟可以,你那鞭子的绳太细了。老头就不好意思了,差不多进步到了脸红。思想后说道:老太太没有给准备粗实的。说完就跑掉了。
  第二天,老头又去往河套的方向,柳条棍子上挑了个粗绳,是个鞭子了。不过那粗绳子,是昨天晚上,老头用苞米叶子,细加工,粗做捻子完成的。然后,又是放在猪食盆子的猪食中,香酸了两个时间;多会做旧的老头,这一回得意的扛着鞭,走过了农业的村屯大道,河套的方向溜达了,干啥去?钓鱼。
  工人师傅也会运动,也喜欢运动会。吃饱了农业饭,干啥?抡大锤。
  我在一个小集镇上居住时,集镇上不仅有可以计算细腻账的商店,还有就是一个铁匠炉。
  铁匠炉,那地方火热;青春,热烈。激情满怀,不一会,那汗水就从胸怀上滚了下来。铁匠炉,现在也有的。铁匠炉干啥子活,抡铁锤子。从火热高温度的炉膛子内,用铁钳子夹出阳光火热的铁块子,放在铁墩子上,铁炉匠老头就开始加工,叮叮当当的一顿乱锤,阳光的铁星子漫天飞舞,小孩子是借助酱色的瓶子,隔着窗户,隔着酱色的瓶子,观看观看。那老头,小做是没有密镜子,就是遮光镜子;大做时才用。操作铁钳子时,大夏天,也是戴着厚厚的,外胶皮,内部棉实的大手套子。
  老头子知道小孩子偷看,就出声轰赶;怕是光坏了小孩子的眼睛。
  小孩子,就学习着完活后的铁匠的样子,膝盖外弯,腰板挺直的,运动着回家了;回家了。那运动的姿态,就如同老太太加工的板鸭,鸭板绝对的平直,鸭脚小心柔软的弯曲着。
  遇见过路的熟悉人就说:运动啊,运动啊。回家了。
  我念书毕业,座上了办公室,饱吃饱喝多年;体重85公斤多,身材不高;你就知道我要干啥了?
  那就是运动,参加运动会。
  “迎全运,看辽宁”响亮的中国声。我就是喜欢。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