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小说】
 

炫耀的舞裙

 
范佩霞
    我刚退休不久,老伴就去世了,唯一的儿子远在美国,双方父母也早不在了。刹那间我成了一个没人管,无人问的飘零。实在是闲得无聊的我,竟鬼使神差般的来到了从来就反对去的舞厅。
    这个舞厅是社区专为老年人办的,离我家很近,面积不大,设施也简陋,音响还算不错。我怕遇见熟人,哈着腰,低着头,半捂着脸,跟做贼似的偷偷的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心神不定的看着舞池中一双双旋转的舞鞋。其实没一会儿,我就知道了自己的担心的是多余的。专注的舞者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我恐慌的心情也随着音乐的旋律渐渐的平静下来。抬起了头,伸直了腰,脚上打着拍子,悠闲的听着音乐,欣赏着舞者们的各种姿态。
我在机关工作,摄影是我的业余爱好,对色彩极为敏感和挑剔,记得每次爱人给我买衣服,那都是被受折磨。我对衣着搭配的讲究,可以说是到了极为苛刻的程度,就因为这,她也没少和我吵架,现在想想不就一个穿戴吗,真不至于。
突然,一个刺激我色彩细胞的桔红色舞裙,把跑偏的思绪急速拽了回来,眼睛跟定了格似的死盯着它转了起来。
一个舞曲结束了,舞裙也停止了转动,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它竟飘到了我的身边。她的年纪和我差不多,长长的头发很随意的扎在后面,点缀了一个粉红色纱巾系成的蝴蝶辫,显得非常有活力。我想没加思考的就同她攀谈起来。我赞美她的裙子很耀眼,把全场的眼神儿都转到了她那儿。她很兴奋的听着我的赞美并说裙子是她亲自设计亲自做的第一件作品。我用惊讶和羡慕的目光看着她,虽然她长的并不年轻,但却充满了年青人一样的活力,爽朗的笑声足以打动全场,特别是那神采奕奕的眼神儿,更是让我烦闷的心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
她说这条裙子给她带来了不少的喜悦,至从穿上这条裙子,她就从一个无名的舞者,变成了全场的明星,每天都有一些人来夸她的裙子,还有人跟她定做。她也准备接点做舞蹈服装的活计,为舞友们做点事。我为她的成功所感染,向她建议这条裙子下摆如能加上一些像草丛一样的丝带绣,那这条裙子会有给人一种富贵感,也会显得更加典雅高贵。
第二天,我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希望来到了舞厅,还没等坐稳,两只眼睛就不停的搜索起来。突然有只手向我晃动,转头一看果然是她。令我失望的是,她竟然没有穿那条让我心动的舞裙。
她用一个优雅的动作请我跳舞,我被动的站了起来,生硬的跟着她进了舞池,每次踩到她的脚,她都会笑,说真没想到这么有艺术细胞的人竟是个生瓜蛋子。
    一曲没跳完,我就败下阵来。她坐下来陪我聊天,笑着说你真的想不起来我啦。我正在思索着在哪见过她,她又神秘的说我还专门给她照过很多像,这更加让我疑惑,她又接着说我是个单身,还是丧偶。我很抱歉的对她说我确实想不起来她了。她不但没有生气还更加笑个不停,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她确突然扑过来紧紧的拥抱着我说看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这一刹那,我真的挺后悔来到这,老伴尸骨未寒,我还真接受不了这样闪电般的情感。她停止了笑声,用双手拍着我的后背轻声的说,人走如灯灭,不要太悲伤。然后放开我抓着我的两只手,说她也是才认出我的,因为我瘦了很多,几乎有点脱了相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舞者走过来喊叫着“张小梅你在这哪,咋的找着舞伴了,进展挺神速的吗”,她一下子放开了我的手嚷嚷道:“瞎说什么呢?这是我病室的病友李大姐的爱人”。
    张小梅我太熟悉的一个人了,她不是死了吧?怎么就起死回生了。而且变化的真的让我一点都认不出来啦。
    张小梅说至打医院大夫说她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她就决定出院了,一个亲人都没有的她,刚回到家里那就是在家里混吃等死。偶然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同样也是宫颈癌晚期的老人,用乐观而无所谓的心态出去扭秧歌、唱歌,再结合中西医治疗,竞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于是她就开始走出家门,和街道的大妈们一起跳操、唱歌,一起出去野餐,时而还打个小麻将。跟她一起健身的老年人,大都身体都有一些这样和那样的毛病。现在生活好了,大家对健康都非常的重视,所以群众的体育健身运动也非常的普及和活跃。她经过二年的调养,现在已经差不多恢复的挺好了。我急切的问,那你是不是就彻底的好了。她说大夫说瘤子还有,但是现在有不少老年人都是带瘤生存的,这样的奇迹现在还真时有发生。乐观的生活态度和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她生存下来的秘绝。
她正兴奋的说着,音乐停了,全场一片寂静,主持人上场宣布2013年社区喜迎第十二届全运会群众性体育舞蹈表演现在开始。主持人的话音刚落,突然,让我非常惊喜的一幕出现了,那条让我期盼的舞裙飘进入了我的眼中,兴奋的我几乎快手舞足蹈了,她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连蹦带跳。
她告诉我这条裙子已经不属于她了,原来说好了卖价是600元,她根据我的建议,连夜给裙子加上了草丛裙摆,买者看了非常的满意,主动多给了200元钱。我一下子不知是高兴还是兴奋,反正像中了彩票一样,喜滋滋的。突然,她把200元钱塞进我的手里,并把我捺在座位上,说起她的创业计划。她说从现在开始,我负责设计,她负责制作,专门为这些舞者制作高档舞蹈服, 我说让我考虑考虑吧。我的话音刚落,她就跑到了舞池中间,抢过主持人的话筒大声宣布今天她聘请了一位高级服装设计师,以后就可以为各位舞友们制定更漂亮、更时尚的舞蹈服了,话音刚落,场上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我终于被场上的气氛和她的热情所感染,起身和大家招手示意。一瞬间我感到了生活的意义和责任,更让我看到了生活态度和生活的方式的重要。我为我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而感到高兴,我热情的对小梅说:“教我跳舞吧”。她说:“太好了,来叫我李老师”。她兴奋的抓起我的手把我带进了舞池。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