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误入“西杨”深处

 
姜春浩
  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迷路充满恐惧。
    老家门前,曾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芦苇塘 。每年端午前夕,人们都要去芦苇塘深处去采劈苇叶,回家蒸煮,然后用锅盖压住,留着包粽子。
    由于是集体管理,所以,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村里会派人专门看管,防止偷劈苇叶的人多了,将芦苇踩踏。所以,为了躲开看护,人们只好在晚间去苇塘深处,挑选大苇叶子。
    那一年,晚饭后, 我一个人偷偷溜进苇塘中。就在劈苇叶劈得正起劲儿的时候,看护员发现了我,并向我的方向撵来。那种嘶哑般的呼号、夹带着半骂半胁迫的语言越逼越近,吓得我赶紧跑。在芦苇荡中四下窜匿。
    最终,在一片漆黑中,失去回家的方向。我迷路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可以想见,慌不择路却无处可走的境遇,会是怎样一种无助。苇叶撒了一路,我在坝堤上哭喊着。直到喊累了,瘫坐地上。
    幸好,父亲拿着手电在后半夜找到了我……
    多少年过去,这个来自童年的记忆一直挥之不去。不管是出差还是下乡,我最怕迷路。就连开车,也尽可能找个同伴随从。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阴影吧。
    好在,现今的道路笔直而清晰,标示醒目,迷路的事情似乎很难再发生。却不料,这份自信在最近被打破。三十年之后,我再次陷入一次迷途。
    去西杨之前,我并不知道西杨。尽管它离我只有百里之遥;我也不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让朋友选择在那里相聚。当我忙完手头的工作时,已是下午四点半,但是,友情的召唤,无法推辞。我一个人驱车前往。
    按照朋友电话里指示的路线,我很顺利的上路,虽然天色将晚。但一路半是乡土半是城镇的景色令人亲近而愉悦。从普兰店,到瓦房店,一路向西,转而一路向北。直到进入了西杨乡的腹地。
    西杨是一个沿海乡镇,也是一个看上去颇具富饶之地。而我来之前,只知道,这里有将军石,蕴藏着一个与将军出征有关的古老传说。于是,我曾揣测,这里肯定是一个古老的沿海小镇,有老旧的渔船,有呛鼻的海腥味,有沿街的叫卖声以及趿拉着拖鞋的渔民。
    可是,车过西杨,我并没有以看见想象的画面。而是有种进入美国西部小镇的错觉,深陷另一个国度的自我享受感,迅速漫入我的脑海。这里干净而洋气,远处的海蔚蓝而悠远,近处的别墅化建筑规矩地在路边闪烁异域色彩。西杨,一下子让我另眼相看。
    我忘记了问路,不由自主地向深处走。在海边的工地,一个帆船比赛基地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通过标语,我才知道,这里即将是第十二届全运会帆船比赛地。那些像别墅一样的房子就是运动员村。一个全国性的比赛落户在一个乡镇,不但是这里有海的缘故吧。
    在墩台山,向远处眺望,我开始慨叹时光的变迁。这是一个村庄里的都市、还是一个都市里的村庄?在城市生活久了,太多人需要这样一个所在,它有洋气的风情,它不失乡间的气息;它有幽古的人文;它有质朴的底蕴;更有无限的未来。同时,它还有挑逗心境的运动和浪漫。这不就是我们一直想要的日子吗?如今,它近在眼前。
    到了西杨,怕是谁都要迷途,因为它有一种清新和动感,会令你根本就不想走出。
    电话里,朋友一再催促,因为已经开饭。但是我没有着急离开。索性踯躅于此,看西杨,品西杨。体会当年将军启程般的西杨。
    我与下班的建设者攀谈。他们介绍,以前,这里也是一个普通的渔村,偏僻,闭塞。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脚步,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人文传说,西杨开始了不一样的改变。他们没有招来太多的工厂,而是向度假、休闲、旅游为一体的绿色生态乡镇游走。与十二运赛场同步的,还有太平港沿海经济区。来自大连港的建设者,已经在这里投资建设,异域风情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出落而成。看到在建的墩台山体育公园,看到鳞次栉比的别墅洋房式的运动员村;看到旅游酒店,看到正在绿化的工人;看到那一条条油漆马路。我知道,西杨在完成一次告别,在创造一次契机,同时也在完成一次回归。不俗,却又乡音未改。
    我依稀看见点点帆影、棕榈、浴场;看到夕阳西下,影绰的爱情、轻微的潮声。它们向我们打着招呼,像一首民谣,静谧而动人心弦……
    许久,瓦房店团委副书记驱车找到我。我才知道,误入西杨已有多深。他告诉我,现在,全市上下都重视这次全运会。就连他,也是常驻这里,作为志愿者。
    在他的带领下,我在一个古色古香的酒店见到了朋友们。
    带着不一样的情绪,我见过久违的素素,德云兄,士君兄,李皓、点点还有神交已久的格格。这也给了我另一个恍如隔世的情愫。这里真的是诗者的缘。这里必定是离我们很远却又很近的原乡!  
    是夜,我们有了一次很久不曾有过的畅饮。文人诗者、大连港的建设者、还有张丹等接待的人们,让我们在安然的背景下,找到了放松和愿景。没有烟雾缭绕的烧烤,却有蓝色情调的霓虹;没有初次见面的拘束,却是很久没有过的放肆倾情。此时此景,我们没有理由不把心打开。
    从误入“西杨”深处,到迷蒙中身陷“西洋” 。我想,我再也不会对迷路心有顾忌。
    那一夜, 因为工作,我和曾晖要连夜返回。后来,我俩几次交流,从没走过的夜路,究竟是怎么回归的?可是,我们似乎都不记得了。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心,一直还停留在那里的缘故吧!
    是啊。西杨,总觉得像一次爱情之旅。一次“误入”一次邂逅,一次起航,一次真爱,你别致之美、运动和阳光之韵,让我如何离开……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