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割草买鞋

 
曹 秀
  我有一双灰力鞋,这双鞋有个故事,是用割草换来的,至今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在我的印象里,男孩儿是最想得到一双灰力鞋的,我就是如此,当我对篮球喜欢时,同时希望有一双灰力鞋,因为听说灰力鞋有弹性,跳动起来轻快飘逸。尤其是跨篮时带动球跟随自己转,那姿势别提有多洒脱多旋律了。为了这姿势,我想弄一双灰力鞋,可是灰力鞋在当时不好买,毕竟没有橡胶。后来铁岭橡胶厂生产一种熊猫牌的灰力鞋,兴奋得我不睡觉非要纠缠父母为我买一双。可是当时家庭条件并不是太好,我的外祖母外祖父都有病,每年在医院都要花费很多钱。买一双鞋钱有,可是父母舍不得,节省下来的钱为外祖母外祖父治病,买鞋对我来说只是梦想。
  没钱不穿鞋吗?没钱不买鞋吗?弟弟提出这个问题,引起我的思索,于是我和弟弟开始为买鞋计划着。我家附近有一个牛奶社,当时收购青草,每斤一分钱。于是,我和弟弟每天开始到小河边割青草,起初不会割,渐渐地学会割草每天数量增加,由最初三百斤到五百斤,到一千斤,最后一天能割三千斤,这样一天就换30元。我们坚持一个星期,每天都有收入,当我们拥有足够的钱买了灰力鞋后,还买了一些小人书和其他书籍。我的割草买书故事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当时有了发家致富的想法,并落实在行动上,于是需要什么我们不求父母,只求自己。
  当我们兄弟拥有灰力鞋时,别提是多高兴了,每当与朋友们玩篮球时,我都有跳高的动作,以此显示自己跳得高。其实是想显示自己的鞋子,这是灰力鞋,是有弹性的,跳动起来轻松得很,也很惬意。可是这样的鞋子不是久远的,因为经常玩,我的鞋子坏了,不得不扔掉,再买又买不起了。我的脚在长,而鞋价也在涨。每次玩篮球时我都跟弟弟借,可是一次两次可以,时间长了他也要玩,于是总有我没鞋的时候。弟弟对鞋保管很用心,经常擦着干净,而我不同了,脚臭得很,鞋子自然是脏的。每次我用过后他都要洗刷,弄得我不好意思再借,后来我上山下乡离开篮球,再后来我当兵入伍,弟弟的鞋子我再也没有借过。入伍后,部队经常玩篮球,有时人少我也顶数,可是鞋子不跟脚,战友嘲笑我,于是我辩解说如果我有灰力鞋就好了。他们问鞋在哪里,我说在家里,于是他们为我请假回家取鞋,这在当时是不允许的,可是当时为了比赛就是允许我返家取鞋。
  灰力鞋取来后,果然派上了用场,我穿着它,轻松自如,上篮扣篮,球在手中旋转,总是有分。不料,后来部队换防,我的灰力鞋丢失,为此我难过好几天,战友劝告别难过了以后再买一双。这时的灰力鞋已经淘汰了,市场上有数不清的跑鞋,可是我仍怀念自己的灰力鞋,它跟了我多少年啊,有感情了。现在又是全国运动会,我想了很多事,只有割草买鞋的故事让我怀念,只有灰力鞋让我怀念,于是我写出这篇散文算是表达我对全运会的心意吧。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