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辽宁作家网
 

我雷锋体育场的跑友

 
林泰杉
  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一座以雷锋命名的现代化体育场在抚顺市顺城区的葛布桥北岸竣工落成。她承办了辽宁省第七届运动会等重大赛事,也曾作为辽宁足球队征战中超的主战场,更为繁荣和发展群众体育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这里每天的清晨4点至8点对晨练的市民开放。于是,便有了这些人、这些事和我的一些感慨。
这些人儿——
  除了长跑,对于体育我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即使长跑也只知道“跑”而已,完全不懂得“跑”的规律要领和技能技巧。然而,三年来在雷锋体育场椭圆形塑胶跑道上,我和我的雷锋体育场跑友不管迎来的是热浪扑面的酷暑,还是顶着凛冽刺骨的寒风,一年四季都会不间断的奔跑着。那永无止境的跑道,那些可亲可爱的跑友,使我在精神境界得到升华。
  我们这些跑友之间既熟悉又陌生。今天谁换了运动服,谁理了发或改变了发型,甚至谁家里有了喜事儿或遭遇了不快儿,这些从他的表情或步履,大家都能心知肚明。如若又有谁几天没来了,那简直就是头号新闻,不出几圈就能大致知晓其原因。但是,如若你一定要我说出谁叫什么名字,那就是强人所难了。因为即使大家每天都在这里锻炼,彼此之间还真没有互通姓名。
  我们这些跑友是一个相对固定且又分散的群体,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铁杆跑人。此类人大约有数十人,他们既懂技巧,又有体能,每天跑上个八、九千米不在话下,一年四季从不间断。他们还会时常出现在国家、省市以及单位的竞技场上,有的佼佼者还会参加了马拉松比赛。第二类是业余跑人。此类人大约有百十号人,以中老年人居多,是跑友的中坚力量。他们长跑目的非常明确,身材肥胖的是为了健康减肥,身材适中的是为了健康长寿。除了数九严寒,他们每天都要跑上个三五千米,甚至更多一些。第三类跑人只能算爱好者了。这是体育场内人数最多的人群,男女老幼,各类人等,最多时可达三四百人。到了春暖花开的四五月份,他们都会时常地出现在体育场内,一遇风雨天气便会按兵不动。即使鼓起勇气参加长跑的行列中,也会跑跑走走,有的还会一二三四地说上几条“乌龟为什么长寿”的道理。其实,要想分辨上述人等并不困难,只要看看服饰和肤色就八九不离十:铁杆跑人服饰比较整齐划一,身材精瘦干练,肤色偏黑;业余跑友服饰虽然都是运动服,但是什么品牌的都有,身材与肤色也参差不齐;而跑友爱好者,一般都是穿着崭新的名牌运动服或者干脆就是一身休闲服装。
那些事儿——
  雷锋体育场最有名的跑友群体当属曼(慢)联了。俗话说:雁无头不飞。曼联的领头人是一个叫“教练”的中年男人。每天起步时他都是慢跑,然后是一点点加快,由于方法得当,令人受益匪浅,所以就有了一群儿铁杆粉丝,尤其深受初跑者的拥戴。他每天开跑的时间比较固定,开始时跟跑的也就五六个人,然后是二十几人,最多时达到六七十人,浩浩荡荡如万马奔腾的群跑大军一扫体育场所有跑道,令他人望尘莫及。当然,在雷锋体育场还有像神鹿、快联、跑友会等近百个自发跑友团体了。
  雷锋体育场不仅是一个体育锻炼的场所,也演绎着人与人之间一段段真善美的佳话。一位中年男子在跑步中突然跌倒,牙关紧闭,脸色泛青。瞬间就围上了一群人,有的询问病情,有的掏出急救药品,也有的打电话报警。跌倒者苏醒过来后,望着那么多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孔,眼角流出一串一串热泪。一位大姐捡拾到一块女式坤表,她举着手表不停地呼喊“谁丢了手表?”,直至找到失主。跑友们在这里锻炼身体,也在这里呼唤正义。有人骑着自行车或轮滑溜进了体育场,他一定会遭到人们的白眼,甚至斥责。那天,一位中年妇女牵着一只宠物狗进了体育场,不知是谁领头冲着那只狗“嘘”了一声,接着满场“嘘”声一片。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宠物狗在一声高过一声的“嘘”声中不知所措,和它的主人灰溜溜地逃出了体育场。这里有许多可爱的跑友,他们在奔跑中绽放出一束束绚丽的玫瑰花。有一对中年男女,他们在长年累月的长跑中彼此了解了对方,相同的身世经历,共同的兴趣爱好,自然而然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经人稍一撮合便顺理成章的结合在一起——。
  在每天坚持跑步者中不乏许多“达人。白背心黄短裤的“白黄男”跑的既多又快,是一位勤奋的中年男子。每天4点多钟体育场开门时,他已经在体育场外东操场跑得大汗淋漓了,接着他进入场内还要再跑20几个(圈)。一身黑色运动服的“黑衣女”跑得多跑得快,喜欢独往独来的她,年龄大约在40多岁,因为她常年都穿一身黑色运动服,戴一顶黑帽子,黑口罩,像一道黑色流星特别令人瞩目。年龄最大的“消瘦爷”,自称现年八十有一,脸色黝黑,身高不过170,穿着没有一件与运动有关,但是他跑步的姿势却很特别:身体前倾,两手如划水上下摆动,头高高挺起,直视着前方。一年前“消瘦爷”还能跑上十几个,今年开春,我发现“消瘦爷”体力明显下降,只能是走中带跑,似跑非跑,极力承受着病痛的折磨,靠坚韧不拔毅力终于挺了过来。我印象中最为深刻的当属“歌唱哥”,他是一位身材矮小,精神抖擞的白发男人。每逢跑过预定目标,“歌唱哥”都会边活动肢体,边放声歌唱:“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他的歌声高亢有力,令疾跑者添力,令疲惫者增劲,令漫步者亢奋。可是从去年夏季开始,就再也没有见到“歌唱哥”的身影儿,更没有听到他那略带鲁豫方言的歌声。我们心怀忐忑四处打探,始终未得到确切信息。我希望明年春天“歌唱哥”的歌声会再次响起。跑友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轮椅哥”了。他貌不惊人,普普通通。当他泰然自若,旁若无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女人(不知是母亲,是岳母,或者根本无血缘关系)沿着跑道疾跑时,引来了无数人的注目礼。“轮椅哥”每以他特有的奔跑方式绕场一周,在跑友的心中竖起了一面当之无愧的孝子旗帜。
还有——
  我雷锋体育场的跑友,其实就是一个社会的浓缩。这里有体力劳动者、私营业主、自由职业者、机关干部、企事业职员、学生,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人群,每天各类市井新闻、趣闻接踵而至,跑友们毫无避讳地宣泄着自己或者他人的喜怒哀乐。我们之间既陌生又熟悉,既熟悉却又陌生,是你们教会我——怎样沿着跑道向前奔跑而不偏离方向,怎样地循序渐进地扩展人生旅途,又怎样地以平常之心去感悟人生的坎坎坷坷,起起伏伏!
  谢谢你们!我雷锋体育场的跑友。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