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三代人的求学路

 
薛红岩
  我出生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正是改革开放的那一年。改革的春风,不仅吹醒了农村的大地,也将知识的春风带到了农村的每个角落。在记忆里,我的识字源于家里泥墙上糊的报纸,只要有时间妈妈便教我几个字。对于我的学习妈妈真是煞费苦心,这一切还要从她的求学经历说起。妈妈出生于1946年,那还是解放前,一个大家庭在一起生活,家里是太姥爷说得算。在妈妈上到初二的时候,姥姥由于医疗事故而突然离世,妈妈又是长女,老舅只有三岁,妈妈不得不在太姥爷的催促下被迫离开学校。妈妈常常对我们姐妹说,只有学习才能改变命运,不能像她一样,一辈子没上够学,在土地里刨食,靠天吃饭。
  我在六岁的时候,天天缠着妈妈,吵嚷着要上学。可是年龄太小,妈妈只好将我领到小学校,接待我的是校长。校长和妈妈说,孩子太小,不如明年上吧。妈妈说家里没人管我,大人们要下地干活,把我扔在家里不放心,不如就让我跟班上吧。实在不行就不参加考试,也不入学籍。我一听不让我参加考试就急了,拿起了粉笔,在教师的办公桌上写起了计算题。校长一看,我写的都是三年级才学的题,而且算得都对,就笑着对妈妈说,看她这么爱学习,那就来上课吧!我如愿的上了学,成为班级里最小的学生。为了证明我行,我特别努力的学习,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在三十多个学生中名列前茅。班主任老师说,这孩子是学习的料,真是应了那句话:“人不论大小,马不论高低”。有了老师的肯定,我学习的劲头更足了。
  小学毕业,我以全乡第五名考上初中。初中离我家有四十里路,我个子又矮,还骑不了自行车,那时的客车只有一辆,早晚各一趟,无奈之下,只得住校。十三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既兴奋又恐惧。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我一个人木然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站在食堂门口不敢进去。我的班主任老师看到了我,亲切地问我买没买饭票,订没订饭,在老师的帮助下,我才吃上了饭,内心感动不已。由于宿舍床铺有限,我没有和同班同学分到一个宿舍,却和初三年级的大姐姐分到了一起。晚自习过后,大姐姐们一直在讨论题怎么做,每个人都拿了一堆书在宿舍里争分夺秒的看,没有人在意我的存在。我也很无聊,躺在床上想妈妈,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心里特别孤单。周末,我迫不及待的回到家里,看到妈妈后,抱着妈妈就哭。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说不想念了,想家。妈妈本来温柔的面庞立刻严肃起来,我从来没见过妈妈如此的生气。妈妈用坚定的口吻和我说,你想不念,可以,那你看看,你现在能干什么,能不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被妈妈一说,我惭愧地低下了头,再也不敢言语。
  晚上,妈妈给我讲了她上初中时的一件事。那是一年冬天,她和同学从学校往家走,走到半路,下起了大雪,其中有一位同学因为脚伤了,实在走不了,无奈之下,到邻近的村子,找了一家亲戚住了下来。由于那时通讯不便,家里没有等到他们回来,急得不得了,便雇了马车,前去找他们。找到时已经半夜。家里人本来很生气,后来看到他们平安,也就没说什么,大家一起坐上马车回到家。那是他们第二次坐马车。第一次是因为他们考上了初中,是村子里的光荣,大队用队里的马车送他们去上学,那真是无尚光荣的一件事。之后每周回家都要步行,那时乡里还没有中学,要到另外一个镇里去上学。光翻山要翻两座,有一座山叫“三层岭”,光听名字就知道有多高。那个年月,那条路只有学生在走,特别荒芜,而且时常有野兽出没。每次回家,他们都汇同几个男同学,因为男同学体力好,走得快,常常落他们好远,无奈,只得加快步子,每次回到家,都累个半死。但是为了上学,大家都克服困难,从不因为路远而迟到。听了妈妈的讲述,我瞬间感觉自己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居然想不念书,真是枉费了妈妈的苦心。
  初二的时候,我便能骑车上学了。那台自行车是姐姐考上高中后,留给我的。我骑的时候它时常罢工,山路不好骑,经常扎破。有一次,车半路坏了,又是冬天,我一个人走了近三十里路。夜幕降临,乡村的土路上见不到一个人,不知是泪水还是冰霜迷湿了我的双眼,我一度看不到前方的路。那时,真的希望能有一辆车能停到我身边,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我拉上车。然而失望却大于希望,那一刻,我才真真正的体会到,路是要靠自己走的。天越来越黑,期盼到家的心越来越焦急,腿却像灌了铅一样,疲惫不堪。远方村子的灯光,像胜利的旌旗向我招手,到家的时候脚已冻得没有知觉,然而我并没有埋怨谁,内心反而变得更强大起来。
  求学不仅仅是改变命运,更是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坚强的人,一个有利于家庭,有利于社会的人。在日以继夜的学习中,知识就像甘露滋润着我的心灵,头脑充实的我,信心满满的参加了中考。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妈妈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知道妈妈的苦心终于得到了回馈。
  远去省城求学后,我更加勤奋,开阔了眼界让我学习到了更多,每日里闲暇的时间全部在图书馆里,我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今天,我爱上了写作,这和妈妈的教导是分不开的,也是和这个时代分不开的。现在我身为人母,我的女儿也上了初中,女儿的学校离家步行只要七八分钟,学校的师资和环境是我当初想都不敢想的样子。音乐教室、体育馆、微机室、实验室一应俱全,每学期还带领孩子们到素质教育基地学习各种技能。如果没有国家的尊师重教,孩子们怎么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快乐的成长呢?
  时至今日,我更能体会到父母之心。在我的影响下,我的女儿也爱上了文字,爱上了读书,我想,这种传承,像跳动的音符,会奏响时代的赞歌。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