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大山深处有人家

 
阿 亚
  我对山野田园一向情有独钟,或许,我本就是农民的儿子,骨子里就富含石土的元素,天生一副石雕泥塑的相。前些时日应老友之邀赴宴,席间结识了一位姓孙名贵福的新友,知道他是在东部山区开发经营生态旅游度假村的老总。谈及自然生态,自是话语投机,而听得度假村称名为“圣水人家”,是更因其易生联想的名字添增了些许诱惑,竟不自禁心中“茅草”蓬生,已然多了回归那片大山的感觉。刘总倒也深谙我性,当下盛情有约。不几日,我便也毫不客气地邀上几位好友造访了那里。
   圣水人家度假村位于盖州市东部山区万福镇西的孙家窝棚,与我所居住的滨海新城鲅鱼圈直线距离大约50公里左右,虽需翻山越岭的,但道路较好,抵达那里也不过用了个把小时。想必孙总已是在圣水人家的大院外等候多时,我们的车尚未停下,就已招手迎上前来,一番简单介绍,便急不可待地开始热情往“家”里让客。只是这里环境的新奇感所带来的蛊惑,对我而言远比孙总更显得急不可待。我的昭然若揭的心情,到底还是改变了主人的初衷——我们得先看一看,最好走一走。
  圣水人家的朝向面南,除向东的唯一通途外,南、西、北三面皆为叠翠的群峦所包围,这条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就在其门前,相对于这大山沟里的环境而言,圣水人家的交通条件还是比较便利的。路的南基下有一道沟,我断定应是一条小溪,因为我们刚一下车,虽未看到水影,那潺潺的水声就已敲响了我们的耳鼓,这就是圣水河了?但乍生的一点小疑结并未阻断我的新鲜感,我环视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圣水人家后面偏东的一座孤峰上。其山势别于周边,很有鹤立鸡群的感觉。实是忍不住好奇,随问孙总,他告诉我,那座山他们都习惯叫它北高句丽山城,现在已是一片废墟,只能叫高句丽山城遗址了。我们不禁一阵惊嘘,想不到离我们生活空间这么近的地方,竟然也有这样的古城遗址?想想却也不必诧异,我在本溪五女山上就曾探访过类似的遗址,而且当时也听导游介绍,在辽东,这样的高句丽古城遗址并不少有,只是我们在自己家乡的周边,平时不曾听说又不曾注意它们的存在而已。
  关于古高句丽山城,在那之后我也收集过一些相关资料。记得有这样一说:公元四世纪初期,高句丽从鲜卑族慕容熙手中夺取辽东之地后,开始各处兴筑山城。如今算来已有一千七百余年,称其为千年古城,自是毋庸置疑的了。古高句丽山城的突出特点,就是多兼有防御功能。这些山城常常选址于依山傍水,交通要道,地势险峻的位置,可谓易守难攻。平时,高句丽人各部驻守各自地域,农时为民,战时为兵,尤其战时更有利于统一调动,与周围高句丽军队加强联系,互派援军,从而加强各自山城的自身防卫能力。这种建城原则,既体现了高句丽人的战略意识,又凸显了高句丽人的精明智慧。万福孙家窝棚的这座山城,也应该是高句丽山城整体防御体系之组成部分。当然,我了解到的这些星星点点的所谓史料并不足以为史实,尚待那些寄趣于自然及人文史学的朋友前来观光考证,“秘境寻踪”地做一次“探索与发现”,这倒也不失为一种乐事。但至少可以说明的是,当年高句丽人选此“依山傍水,交通要道,地势险峻”之处建城,则圣水人家之所在确乃“风水宝地”也。
  想到此,不由念及那道发出水声的小沟来,信手拉过孙总走到路的另一侧,“这就是圣水河?”他点头作应,我不禁眉陷失落。想这河宽不过三五米,怎称得是河?不过一泉一溪罢了。不想,我的微变情绪,竟也在孙总的把控之中。他笑而言到,“别看这河面不宽,水流浅缓,却是四季不干的。”我便问,“那是有它自己的源头了?”他继续笑答,却带了一份自豪,“那当然!它的源头就在我们的西山沟那边,那里还有瀑布水潭,好着呢!”诱惑总是难以拒绝的。迫于我们的急切要求,孙总只得应允,他对“家人”做了番交代后,便迅即引领我们,顺水上行,寻访那个我们心中的“世外桃源”。
  水绕山行,路随水转,圣水河总在我们的情感中时隐时现。这是我渴望感受的一种神秘,越是这般,越让人心生联想和冲动。圣水河一定因什么神话或传说而得名吧?遗憾的是孙总的回应,终究不能满足我的这一想法。可我真的想,圣水河还应该有它自己的文化源头,我甚至一路上都在设想一个只属于它的动人故事:
  且说很久以前,一户孙姓人家逃难到此,因一路劳顿,疲惫不堪,尤是饥渴交加而昏昏然于沟中一处崖壁下。少顷,这孙姓家长忽觉空中祥云缭绕,赤光耀眼;继而,闻得水声潺潺,果香四溢。睁得眼来,果真见得一道飞瀑自天而降,潺潺湲湲,流成身边一条泉溪。对岸,良田连绵,稻谷丰登;桃园漫坡,鲜果满枝。正疑魂魄离壳,游离西天,猛见北方山巅,一菩萨端坐云端,并传声:“尔等便居于此,繁衍生息吧!”转瞬身形隐遁不见。孙姓家长知是菩萨指引,惊然间叫醒家人,忙朝那山巅方向跪拜。后来,孙姓人家便长居于此,子继孙续,生生不息,而为了感恩菩萨,遂将泉溪命以圣水河,并流传至今。
  的确,再好的自然景况,倘若少了些人文的东西充实其底蕴,我倒觉得不是一种完美。随将所编故事说与众人,不想竟博得共识。于是,心下难免多了些得意,连攀行的脚步也多了几分轻松。君所不知,我们此行所去之处,是孙总新投资买下的一道山峦,也就是孙家窝棚原生态景区的第三条线路,因为尚未开发,一切均处自然状态。所以,初至山腰,并未见得新奇所在,满脑子萦回的都是些荒山野岭的印象。而待登上岭脊,眼前景象瞬间突变:一条沟谷自西北山中由高向低地贯通而下,两侧群峦,层林滴翠,衬映着一道白练,一会儿跌宕成瀑,一会儿涟漪成潭,一会儿蜿蜿蜒蜒地就流成了来时所见的圣水河;河过谷底,两岸成畴,庄稼连片,果树成园……啊,竟是如此的幽静而祥和的地方。此时虽不见田园有人,心目中却依稀看到一群劳作与闲逸的身影绰约有致,这不就是“世外访桃源”的感觉!空旷的自然,只有注入人类的生气抑或文明,方能使人倍觉亲切和温馨。岂非如此?想那陶渊明老先生当年写下《桃花源记》,虽是根据自己的想象写出了桃花源这样一个村落,不也是心中期望一个像桃花源一样安宁平静的生活场所,以表达追求安宁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而桃花源之美,我以为,并非就是美在其山水之幽境,恰正美在“桃花源人”安宁平静的幸福生活场景。
  正如老友此前向我所介绍,孙总是个很讲格调、很有品位的人。我们所在的这道山岭现今虽未开发,孙总却已然做好了全面规划,包括沿山梁沟谷的不同地理位置,皆因势随形,命以雅名,示为景观,以利游赏,而景点所在不下二十几处,加之这些优雅的人文基因作用,大有引人入胜、流连忘返的感觉。如“玉兔石”,可谓名至“石”归,栩栩如生的状貌,宛然一只刚从月宫下凡的神兔。“月潭”“日潭”前后呼应,足可令人想起台湾“日月潭”之芳名,却更让人回味“小石潭”之“水尤清洌,全石以为底”,“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的清境。两潭上方所面对的便是“二龙口瀑布”,青石光滑,陡立如镜,一带白水应势下泻,让一行人竟不约而同吟起李白 “飞流直下三千尺” 的诗句来。绕过瀑幕,攀过崖顶,前方不远处便见一片少许开阔的地带,依次向纵深处隐现的是“无为草堂”、“桃花谷”以及“孙家窝棚遗址”等景点所在。
   “无为草堂”乃一道观,孙总介绍,里边仅住一位道士,远方而来,在此修行。深山访道,正合情境。心有攀论之意,怎奈天师膳前功课,来不逢时,不便近前惊扰,随止步于院中。院落不大,设置布局简约却不失静雅,临轩门一侧立有一方木牌,本色的木面书有文字。待到近前,却是是一篇《无为草堂落成记》,文曰:
   “岁次壬辰,时维荷月;莺飞草长,天地清和。乃无为草堂,旧貌翻新也;揽云霓以结彩,盈紫气以喧阿。
  而雅士咸集,则若吉临福地;贤朋毕至,则犹祥汇德门。乃诚忱祈贺,曰:隆声远布,觉悟长新。
  无为草堂,址于万福西隅,坐拥圣水,傍倚群峦;友山花奇石为邻,结翠灌苍乔为伴;天瀑飞流,鸟虫应和,闲云自得,峰壑幽然;是更别开奇境,尤胜桃源。入而观之,则物陈有序,繁简相宜;落落纯朴,极富安舒;佐以书画而骈增雅逸,衬以茶烟而别开意象。何其醒目濯心,及令神魂生异,宛然高步上方矣!
  思之,却山水有性,独树文明。不束于达官显贵,富贾豪绅;不欺于墨客文人,黎民百姓。亲山厚水,历世盛行;毋在其高,毋在其深,得悟道者,常清静矣。而今有孙君,抱虚守静,恰谙其道,焉不为之崇仰乎?予必曰:得悟成智,斯人当在智者之列,吾不及也。”
  读罢此文,突觉孙总心中尚有别境,堪谓高人,尤使我非以另眼不可。走出“无为草堂”,我们的目光皆望向深处景观,脚步却在原地徘徊。孙总只好“滔滔不绝”地讲解着,而我已无需他的“大事渲染”了,我乍进沟谷的那些联想,到此已然得到了落实。虽说我们只选走了一条观光线路,且有“半途而废”之嫌,但此时的心情已是小憾全无——眼瞳自“无为”起始,环视一周而归至“无为”,心下似乎难得的踏实。这是一种满足使然,甚至对这眼前一切,也大所“无为”了。倒是为何?毕竟时过正午,且众人皆已饥肠辘辘。尽管前面还有“金鸟洞”、“观音台”、“歪桃山”以及“石猴瀑布”等诸多景致在静候我们探访,我还是坚持大家下山“还家”,以为平息胃肠此起彼伏的“抗议之声”。
  下山的路上,我们又从孙总的口中得知,这一带的天然景观,原是来自远古的造化。约在19亿万年前,这里曾遭受海底上升或是造山运动波及,自西偏南向东偏北方向,冲击到现在这道沟的地方,直接削开双狮山成弧形大峭壁,并形成方圆近20公里的扇形区域;约在260万年前,又受到第四纪冰川期的影响,再以后约50万年前经历了一场大洪水,继而形成了今天的西高陡而东低斜的地貌格局。这也是这一带天然景观比比皆是的原因所在,而且多处发现远古海底珊瑚化石遗迹,每每临近,都会令人顿生一种穿越远古的幻觉。再次联想此前所见,想必我们一行的每个人,都会为这大自然所赐予我们的福祉而心生无限感慨、无限敬畏吧,至少我是这样。
  回到圣水人家,酒席已是安排妥当。走进一间火炕倚窗的大屋,陡然见得一幅墨迹熟悉的字画挂于墙壁,这不是我写给那位老友的吗?正狐疑着,孙总拉过我的手,笑道,“我太喜欢这幅字了,尤其词好。”随即读了出来,“君之惟德,有我有家有国;世所不尊,无人无地无天。”他告诉我,“你朋友见我喜欢,就送我啦!”他有些得意,接着对我,又似乎对大家说,“这是不是算作先入为主啊?所以就别把自己当客人啦!”笑过,便开始招呼大家入席。我们围坐在土炕上,看着满桌的农家饭菜,翻捡着那些早已遥远的农家记忆,重温那份久别的淳朴而浓郁的乡情,酒尚未入口,就已多了几分醉意。这时,孙总叫来做菜的师傅,分别介绍满桌的菜肴。我们得知,这些菜都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羊肉出自本地特产的绒山羊,鸡是散养的“小笨鸡”,蘑菇野菜是采自周边的大山上,鱼是捕自河里的野生鱼……但对我来说,这些都莫过于圣水人家的独酿老酒——“禅道村酒”更具亲和力。听孙总推介,禅道村酒是他们选用当地最好的小麦、小米、大米、糯米和高粱五种粮食低温发酵酿制而成,但需将原浆酒放入500斤容量的泥坛密封并存放于地下酒窖,再经五年老化让其自然反应后才会开坛饮用。不待他的话语落下,我已端起了杯品尝开来,果然入口绵软,香味浓郁。 
  孙总的酒量自是难及于我,杯酒下肚,已是面泛红光,话也多了起来,亦发像这老酒,质朴而醇厚。他讲圣水人家的开发历程,他讲度假村现在既成的规模,他讲度假村未来几年的规划和他的一些设想,等等。他始终未谈及他自己创业的艰辛,我们却分明体会到了他的难他的苦。他并不在乎这些,是的,我已从他沧桑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精神的矍铄。他说,圣水人家现阶段的发展势头还算不错,目前已与诸多家国内外旅行社、社会团体等组织机构建立了广泛的户外运动休闲旅游业务关系,成为定点活动基地,也经常接待来自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印度、韩国、日本等国家的客人,承办一些诸如国际英语夏令营、联谊会、民族文化文娱演出、体育运动飞镖、古筝演奏会、中国武术展演会、象棋围棋赛事等,但这些远不达他的终极目标。他一直想把度假村的规模继续完善和扩大,然后让这里的每户村民都能参与到这个度假村的经营中来。他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他不想再看到他们中还有人离乡背井的走出大山,他要帮助他们包括周边村民把就业问题全部解决了。他要带他们在自家门口创业,就像坐在家里赚钱,让他们都能“有所作,有所为,有所乐,有所享”,这才是他们应该有的幸福日子。他说,这就是他开发建设这个度假村的真正目的,也是他最大的心愿。只是资金的问题,终究……他的话到此戛然止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随之便一笑而过了。
  听他此番坦言,想起刚进院时看到的“民俗文化展廊”,看到的正房外墙上挂的那些荣誉牌匾——有省旅游局和省农业经济委员会联合授予的“全省乡村旅游优秀示范点”,有省农村经济委员会授予的“辽宁省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三星级度假村”、“辽宁省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产业协会理事单位”,有“营口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有营口市教育局和市广播电视台联合设立的“小记者培训基地”……一个时政词汇忽然越出脑海——“乡村振兴战略”。我知道,乡村振兴战略曾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项重大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也明确指出,把乡村振兴战略作为新时代“三农”工作总抓手。而我们眼前的这位孙总,不正是这个战略的贯彻执行者!此时,我似乎对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难怪他喜欢那幅字联,是啊,君子之行,重于德而轻于利。我便确信,孙总不仅是个很讲格调、很有品位的人,更是一个重德、有德,富有责任感和肯于担当的人。
  返回鲅鱼圈的路上,我还在回味着近乎一天的亲历,这山,这水,这人家,原是这般令我亲近不够。山不在高,亦勿需有仙;水不在深,亦勿需有龙。能常与山水亲近,足以。而能常听自然灵性的召唤,置身于山水之间,虚静坐忘,涤除玄鉴,则此乐何极。所以,乐山水者,自是仁者智者,孙总当在此列,我尤不及也。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