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海天之大,魅力相连

 
杨思诚
  我住的城市,三面环海一面靠山。极眺西南,黄渤海在这里相会。寥廓海天,蕴藏无数风景。百里海岸,小城魅力无穷。沿路北上,热情如火的东北是我们的家乡,隔海相望,淳朴好客的山东半岛与我们血脉相连。
  海天之大,魅力相连。辽东之滨,我的大连。
  一、书之魅力
  幼儿时代,我曾觉得那院子大的没有边界,漫是参天树木,春有花香满庭,夏有绿荫遮身,秋有落英缤纷,冬有瑞雪盈门。逐渐长大,我才听懂那花开时朗朗书声,叶落时收获一年的欣欣笑声。我才渐渐懂得那镌刻的大学二字的深刻含义。
  凌水河畔,苍松翠柏,花草蔼蔼,学子莘莘。伯川堂内,藏书卷万千;八角楼中,有名家箴言;南门听涛拍岸,诉说岁月往事;西山观星揽月,领悟浩瀚人间。这就是大连理工,一个与共和国同龄的高等学府。她是共产党人在新中国成立前夕,面向新中国工业体系创办的第一所新型正规大学。70年风雨洗礼,她从小到大,由弱变强,终于跻身世界一流大学。
  隔河相望,便有大连海事。“学汇百川,德济四海”的校训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海事人,奔向海洋,奔向世界。海大人跟随着国家的脚步,不断地走向大海,学习航海,认识海洋。“深海三步曲”是国家的大政方针,也凝聚了海大人的不懈努力和辛勤耕耘。看着校园里清爽的海魂衫,看着学子挺拔飒爽的英姿,他们以骄傲的姿态走上世界舞台,海大为他们撑起遮蔽风雨的伞;而他们的砥砺前行,也让海大的旗帜高高飘扬。
  相去不远,东北财经、辽宁师范,鲁迅美院,大连大学,大连医科大学,大连交通,大连海洋等高等学府如夜空繁星,点亮城市求索的眼眸。
  很庆幸,我的青少年时代曾徜徉于苍翠的荫蔽之中,潜移默化。我总记得漫步在悠长的柏油路上,阳光穿过法桐茂盛的枝叶洒下灿灿金色,墨香伴着微风氤氲而来,那正是来自于大学。
  说到书,如若你愿意听,我愿意再给你讲讲那本“大书”。
  二、海之魅力
  如果你听说过大连,你一定听说过星海广场。如果你没有听说过,那你要知道,这里曾是一片垃圾场,经过4年的建设,成为镶嵌在海滨的一块宝石。这里的砖瓦理石,都在记录大连人民辛勤的劳动,将渤海渔村建设成为辽东明珠,也都在祝福这个城市越来越好。
  广场上百年城雕旁的“大书”,就那么静静地敞开着,等待着所有人去阅读,去欣赏。站在“书”中眺望大海,跨海大桥如玉带嵌在星海湾上,几片轻舟穿过,诗意盎然;转身面向广场,高楼入云,灯火如昼;仰望天空,勇者乘伞拦星月;侧耳倾听,浪漫随着音乐舞蹈。
  向山而去,便有长长的木栈道,依山傍海引人前行。沿着栈道,轻抚城市的脊背,有奇石穿空。凭栏望海,吻着咸咸的海风,有惊涛拍岸。巡山势而下,开阔天地,有石塑老虎向海而啸,威武雄壮。再向前行,芳草萋萋,有一座小岛遥遥相望(棒棰岛)。一路走来,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山与海相会,浪与岸相拥,繁花满目,碧水倾心,竟能忘路之远近。
  走到滨海路的尽头,充满现代气息的大连港就出现在眼前。北方天然的良港记录着大连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承载着海边人深情和梦想。船驶向深海,一网渔货,载满深情。梦驶向远方,万里滔滔,思念深深。
  乘船出海,会领略海洋别样的魅力。
  我曾在长海县最边远的海洋岛生活工作过6年时间。每次乘船出海,5-6小时航程中的风浪,加上心头的责任感,总觉得有些压力,好在同行总有热情的岛民,加上海鸥相伴,才觉得风停雨霁,每每总能享受劈波斩浪的驰骋乐趣。
  抵近海洋岛,便觉得风浪渐小。这不是你的错觉,而是船驶入了太平湾。整座海岛如一条巨龙盘踞在黄海深处,又呈一个马蹄形,将海洋港拥进怀中,风浪隔绝在外,是天然的避风良所,名副其实的太平湾。
  这里是中国四大渔场之一的海洋岛渔场。每年9月,海岛会迎来属于她的节日,开渔节。结束3个月的伏季休渔,沉寂的码头逐渐热闹起来。在喧天的锣鼓和齐鸣的鞭炮声中,千帆竞渡百舸争流,渔家人驶向黄海深处,驶向又一年的丰收。
  当第一抹红从黄海喷薄而出,渔家人便已经驾船出海,而经过一天劳作,傍晚,他们才带着满满渔获归来。海参、鲍鱼、海胆等等,种类之多不胜枚举,鱼虾蟹贝类更是数不胜数。暮色降临,点点渔火辉映漫天星光,袅袅炊烟飘向海中,渔家人的辛劳就都化解在这温馨的晚餐中了。
  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咱岛儿小,远离大陆在前哨(选自《战士第二故乡》)……“雾岛”名不虚传,一年有90多天的时间,海岛被能见度不足500米的大雾笼罩着。这时的海岛,雾气从青龙山脊缓缓流下,在太平湾里久久不能散去,哭酿顶在雾海之上,四周茫茫白色,恍若仙境。
  海岛远隔大陆,守卫着海上国境线。这座不对外开放的岛屿,距离韩国白翎岛仅仅90海里,神秘与森严是她的底色,这里素有黄海前哨的美誉。
  说到前哨,就不得不提起军事。
  三、军之魅力。
  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历来是拱卫京津的海上战略要地。屹立于辽东半岛的大连,更是一座军事重镇。
  黄海深处的外长山群岛,就见证过甲午海战的耻辱一败;黄渤海分界线的旅顺,不仅曾是沙俄和日军先后侵略过的国土,更是曾惨遭日军屠戮,民不聊生。
  时至今日,站在旅顺西炮台,仿佛仍能看到当年的硝烟;在日俄监狱,依稀能体会列强曾给我们带来的灾难。走在大连市内,日式俄式建筑比比皆是,今天成为风景的这些建筑,曾经正是屈辱、被统治的代名词。
  曾经的战火留给这座城市的创伤,除了用时间去抚平,用灯火去粉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更加强有力的军事来武装。北海舰队旅顺基地的舰艇,大连造船厂生产的两艘航空母舰,不断壮大的海军守卫着广袤海疆;南起旅顺北至丹东的海岸线和海域里的各岛上驻扎的海防陆军和其他军兵种一起,保卫着辽阔土地的一方安宁。
  靠近老虎滩的大连舰艇学院,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海军人;而曾经的大连陆军学院,更是孕育了一批又一批的陆军魂。现在已成为训练基地的学院,还在不断为全军输送着急需的人才。
  大连是一座兵城,空军的白,海军的蓝,陆军的绿为这座浪漫的城市又增添了血性的气息。
  很庆幸,从年少求学到步入中年,都能在大连这片土地上,能细嗅一路书香,饱览一船海景,静听“一二三四”。饱读书,恭行路,大连伴我成长。
  海天之大,魅力相连!远方的朋友,也欢迎你的到来,我会带你发现大连的魅力。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