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万里海疆第一岛——我在丹东獐岛等你

 
赵 越
  当“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召唤响彻亚欧大陆,18000公里的大陆岸线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已太过喧嚣,而14000公里的岛屿海岸线却依旧安静寂寥。那么,您是否知道祖国最北端的岛屿是哪一座?它,就是辽宁省丹东市的獐岛。
1
  我们是一早乘快艇赶到獐岛的,登上极小的码头,一艘古旧的渔船正泊在岸边,船身斑驳的木板已多处残破,生锈的铁皮紧紧地包裹在头、尾的两端,把持着进入暮年的生命。向前一箭之遥便是“獐岛港”的大门了,数量不多的访客从一条小型轮船上走下来,与我们的队伍合流,一同上岛。
  这是一片只有0.8平方公里的海中净土,虽然近年也有一些休闲旅游者结伴而来,但总不成气候,七月至八月正是沿海浴场人声鼎沸的时节,而这里依旧宁静安详。岛上极少见到汽车,上岛的游人也乐于在这柔缓的山坡间穿行,拂一拂树影、指一指渔家,不消十几分钟便又看到海了。
  我们一行被主人安排到一家依山而建的宾馆中稍作休息,登上几十步台阶,脚下山石堆绿,远处海天相依,靠近海岸处二十几条小渔船顺着洋流的方向渐次铺展,在轻漾的微风中摇曳着海波的节奏。
  目光还依恋着港湾中的小船,脚步却已从建筑的侧面进入廊道,眼前又是豁然一亮,原来大楼在建设过程中保留了自然山体,走廊的左侧墙壁便是山石的原貌,而右侧墙壁、天花板和地板则采用了现代建筑材料,虽然山壁上涂抹的粉浆略显粗拙,但这样追随自然的建筑理念还是让我们从心底发出赞叹。
  走下山去,不出百步便到了海边,同行的几位师友已迫不及待地投入了大海的怀抱。海岸因礁石的铺陈而丰富起来,其中一块神形隽秀的礁石静静地伫立在浪花的边缘,因其形似巨笔,被我在心中默称为“椽笔石”。忽而想到,若处旅游胜地,这样一块礁石早由文人墨客题字命名,引得来往游人争相合影。它因置身于寂寥小岛而天生自在、悠然观海。那些被题名镌字的奇石若生而有知,不知会心生羡慕还是怀揣怜悯?
2
  午后,我们开了一个小型的研讨会,再次走到“椽笔石”处,已是下午两点多钟。此时脚下的浪花早已隐去,饱含泥沙的海一直延展到千米之外,隐约可见远处退潮的海水在天空下勾勒出淡淡的弧线。赤足试滩,脚底瞬间被泥沙的柔软细腻深深吸引,于是果断弃屐履于岸边,向海滩的更深处走去。
  这是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层层皱褶是大海在退潮时留下的繁密气息,散落满地的小孔律动着海滩自由的呼吸。听温泉老师说,每一个小孔的下面都隐藏着一个小小的海洋生物——俯身细看,活泼泼的讯息果然跃动在皱褶里、狭缝中——小螃蟹的奔跑、海肠子(单环刺螠)的蠕动、杂色蛤的吐息,无不昭示着海洋的生命力。
  泥滩的许多低洼处还滞留着浅浅的海水,大海撒下这些晶亮的“眼睛”来看护自己博大的家园——“眼睛”直目天空,映出天光云影。低矮的礁石也在落潮时现身了,上午还平滑如绸的海面下竟隐藏了这许多奇异绝美的“盆景”。“盆景”上寄居了大量的海螺等贝类生物,密密匝匝、堆堆垒垒,遮蔽了礁石本身的色彩。本想抚礁细看,指尖却在触碰礁石的一瞬间猛然缩回——寄生在礁石上的贝壳边缘锐利无比,如无数把小小的尖刀向外来者发出警告,一位队友便不慎被它划伤了脚踝。
  再回头遥望“椽笔石”处,它旁边的山体因落潮得以全面展开,我们上午所见仅仅是大山的一侧的臂膀。此刻,它面向海滩上的观者袒露着自己炫目的色彩,橙黄、墨绿、褐紫顷刻间流泻而出——而山脚洞口吐出的幽暗却让人心头一紧。从洞口的齐整和安装的栅栏中可以判断,山洞为人工开凿。那么在这涨潮时被大海浸没的山体上挖掘出大大小小的洞穴究竟目的何在?当地人含糊地说:“这些山洞是早年为防空备战而开掘的。”但我依旧不解,洞穴低矮,涨潮时浸没于海水之中,人如何避难?而落潮时洞口又暴露无疑,何谈隐蔽功能? 
  日渐西沉,夕阳把我颀长的身影印照在海滩之上,踏着闪亮的星星上岸吧,所有的问题都会在时光中找到答案。
3
  听闻西面的小山上还有一座“妈祖文化宫”,便趁队友们整理行囊的时间急急地上山寻去。还好山并不高,只用了几分钟便转进了一座小小的院落。院落中央并排三座殿堂面海而建,供奉着保佑岛上渔民的守护神——妈祖,堂前的“铭心妈祖碑”简要记述着复建妈祖庙的经过。殿后山坡陡然、枝桠横斜,才发现院落只有一进。
  返身转来,视野豁然开阔,院门之外没有巨石蔽目、不见树蔓遮眼,只有天海一色、浪花无边。这样一座小小的院落,不讲求规模,放得下声势,只在选址上饱藏深意、丰注情感,妈祖娘娘一眼望去,海天了然于胸。
  下山途中,我不由想起了前不久刚刚启幕的“广鹿岛马祖旅游文化节”。广鹿岛是大连的一座岛屿,与丹东獐岛同在黄海的波涛中,却以供奉马祖而声名远播。据当地研究者讲述,马祖世称马旦阳,于农历六月十六日生,后入老铁山修道成仙,被辽东渔民奉为保佑海上平安之神,而其道场所在正是今天的大连长海县广鹿乡的广鹿岛。在岛上为数不多的史料中,还记录了其香火最为鼎盛的时期,每到六月十六日,岛边万船云集、争相叩拜的景象。既然如此,与广鹿岛相去不远的獐岛,为何没有加入信奉马祖的行列,而是以妈祖铭心,与福建等东南沿海地区的信奉遥相呼应?问于岛上居民,皆语焉而不详。
  行走四海是为了解开内心的疑惑,而更深层次的疑惑却在行走中不断衍生出来,也许这就是行走与探索的魅力所在吧。
4
  下山了,还是来时那条起伏的小路,还是路边那几户寻常的人家,一切变得亲切而熟悉。接连几户,渔家的房檐上都悬挂着小小的“晒鱼网”,扁平的纱网里摆放着几十条寸长的小鱼。仰头看去,是浅蓝色的天空和鱼儿的剪影,好似玻璃上贴粘的“精美窗花”。
  登船离岸,落日将集聚一天的妩媚抛向大海,海中霞光灼灼,天上金波粼粼,这一切,都为渐去渐远的獐岛铺陈出宏大而壮美的背景。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