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王者之剑振中医

 
李兀羊
  据《沈阳晚报》报道:2019年5月12日下午1时50分,沈阳开往北京的G240次高铁车厢内突然出现紧急情况,一老年乘客病情危急。列车广播呼唤:“各位乘客,现在我们高铁车厢里有一个老年乘客病情危重,请求车内的医生参与救援!”
  当时,沈阳养正堂医院中医师王剑(王树春)正乘坐此次列车。
  王剑大夫施展神奇的中医技术,将濒临猝死的老人从鬼门关上硬是给拽了回来!
  这天上午,王大夫乘坐G240次高铁赶往北京:“当天我特别累,沈阳的患者比较多,中午饭都没吃上,就上了火车。上火车后我就睡着了,突然听到车厢广播喊医生救人。”
  G240次高铁贾车长说:“当天14点20分左右,车内一女乘客找到我,自述同行病人刚做完食道手术,目前浑身出虚汗,呼吸费劲,请求帮助,寻找医生!”
  贾车长说:”我感到情况紧急,涉及生命,马上进行车内广播寻找医生,很快同仁堂的王医生就来到了患者发病的车厢。”
  王大夫说,当时他进行治疗时有点顾虑,前段时间发生在高铁列车上一个医生救援患者时,乘务员要求医生出示执业证书,这个事件对他有点影响,觉得即使是救人也要规范些。那个事件发生后,王医生乘坐火车时都要随身携带执业证书、医师证书等能证明医生身份的资料。
  王剑观察患者是一位男性老年人,患者脸色发暗,手脚冰凉,浑身无力,呼吸短促,身上的汗把衣服都浸透了。老人不能说话,他在随身携带的纸上写字:“我不行了,上不来气,帮我找医生!”
  老人的女儿告诉王大夫,老人患食管癌在北京刚做完手术不久,不能说话,这次是去北京复查。王医生立刻为老人诊脉,发现“脉数无力”,中医诊断叫“心气虚衰”,病情危急。
  王剑先让老人服下速效救心丸10粒,然后针灸内关穴,降低心率;针灸神门、太渊穴补心肺气。
  15分钟后,老人病情减轻,脸色变好。半个小时后,老人手脚热了,呼吸顺畅了。
  老人在纸上写:“谢谢王大夫,我没事了。”
  随后,王剑让老人平躺在车座上,不说话,好好休息。
  抵达北京南站后,老人又给女儿写字:“请医生和列车上的工作人员一起合影,谢谢他们。”
  5月12日晚上9点多,老人女儿给王医生发微信:“老人好多了,已经睡下了。感谢遇见您!”
  
  多年来,王剑大夫治疗疑难杂症的事迹曾多次在各种媒体报道。
  2007年6月辽宁卫视《大海热线》栏目报道:一位辽宁本溪女孩小刘,十指流血不止,到医院都不知道给她挂什么科,医院说就没有见过这种病。无奈求助电视媒体寻医。王剑医生为其治疗两个月后,小刘手指渗血现象完全消失。
  2009年7月8日吉林卫视《牛群冒号》栏目报道:一位得了“无痛无汗症”的男孩小伟,通过吉林卫视、辽宁卫视《王刚讲故事》栏目为孩子向全国征医,希望有人能治好孩子的怪病。有好心人看到征医节目,介绍患者家长带孩子来找王剑的养正堂治疗。王大夫诊断说,这是全身“痹症”,属于中医里最严重的一种痹症。由于经络不通导致感觉功能下降,所以没有痛感,汗也出不来。经过一个月针灸和导引术的治疗,突然有一天针灸时孩子疼得大哭,而且鼻子上开始出汗了!小伟的这个怪病终于被治愈了。
  2006年11月27日,《辽沈晚报》发表了一篇《瞌睡男孩站着听课三年被保送读研》的文章。文中介绍一个东北大学的四年极学生李东得了“发作性睡病”,四年大学站着听课3年,无法治愈,发榜全国求医。王剑看到这条求助新闻后马上把男孩请到养正堂来,用自己独到的疗法一周就治好了他的瞌睡病!男孩终于被学院保送了研究生。
  “培补正气”治疗肺癌术后康复。北票患者王殿全,男,86岁。患者于1993年查出肺癌,后到省肿瘤医院确诊并做了手术。同年9月到养正堂找王剑医生接受培补正气法的康复治疗。2017年5月16日在北票市中心医院做最新复查,结果是各项理化指标全部正常,CT检查也未见占位性病变等等。王大夫回访,老人家身体非常硬朗。儿媳妇说:“老人家至今每天都坚持锻炼导引术,还能干农活呢!”
  ……
  王剑的中医诊所从县城办起,随着医术与患者的与日俱增,迁至市级、省级直至北京。他的患者有农民、企业职工、机关干部,到俄罗斯人、日本人、越南人,不分男女老幼各色人种。他治愈疑难杂症的案例不胜枚举。找他治疗的患者最高时一天竞达180人之多。现在每天都有国内外的久治不愈、久查无因的疑难怪病患者来找他治疗。
  
  有的患者家属奇怪:“王大夫针刺的穴位与我扎的穴位都一样,怎么我针灸不管事,而他的治疗就见效呢?”
  1993年春,笔者右脚患有“跟腱炎”,已经有两个月脚疼腿瘸,到西医治疗只有打封闭,虽然当时不疼了但是只能麻痹几天,之后照旧。有一天找到王剑,他说,明天跟我上山练太极拳吧!第二天清晨与他到家乡的花果山松树林习练太极拳基本功“太极桩”,一个小时下来,不知不觉的脚不疼啦!上山时还是一瘸一拐的呢,下山时就正常了(至今没犯过)!笔者非常惊喜,说:“真是疑难病 找王剑哦!”
  王剑的医术正应了那句话——“十年磨一剑”!而他与众不同的是30年如一日地坚持习练武功,并将武功运用到诊疗实践中来,把悬壶济世当做了自己的一场修行!王剑的成功绝非偶然!
  有人赞誉他在中医界是“王者之剑”!其实“王剑”这个名字是艺名,是他习练武术、太极拳时的名字。他的真名叫王树春。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1987年王树春刚满20岁时,就利用暑假时间只身前往陈式太极拳发源地——河南温县陈家沟学习陈式太极拳。
  从此以后,他共四下陈家沟学习真功。30多年前的陈家沟不仅条件简陋,而且生活状态也十分艰苦,他也曾打过退堂鼓。这千辛万苦与付出王剑确实是一言难尽!其磨难并不是一般年轻人所能承受的!
  王剑对笔者介绍,他习炼太极拳时,每一遍拳约20分钟,每天约练20多遍,每次都练的全身出汗。一天中午,突然他的两个膝眼处往外冒阴森森的凉风,用手捂都捂不住,持续大约有10秒钟的时间,此后两个膝盖就不凉了。中医所说的“痹症”是由于寒气的凝聚,阻滞阳气的运行导致不通,既所谓“不通则痛”。于是他豁然开朗:“觉得我可能找到了一条能证明中医理论的实践方法。”
  1990年暑假王剑又到广州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学院学习硬气功,通过20天的培训,他不但掌握了很多硬气功的项目更主要的是学到了快速打通任督二脉“武火周天”和培补“丹田气”的方法。
  他后来又去少林寺、武当山,跟和尚、道士学练内功,习练静功又叫“文火周天”。通过文火周天、武火周天等方法的修炼,就能激活自身先天的培补“元气”的功能。他觉悟到,练静功要求全身放松,意守丹田,这不正和中医所说的“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何来”相吻合吗?这就应该是中医所说的“培补(真)元气”的方法,即培补“正气”的方法。中医不恰恰把“正气”认为是抵御外邪的能力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1985年到1993年经过8年的学习探索,王剑对中医理论和实际操作有了很深的领悟,同时也对中医有了更大的信心,他认为中医治疗有三个大原则:一是只要气血流通就不疼;二是只要阴阳平衡就不难受;三是只要正气充足患者就没有危险。只要方法得当就一定能做到以上三点,就一定有疗效。他觉得应该把所学的应用到临床上,看能不能在医疗实践中产生效果。如果不能就说明思路是不正确的,如果可以,说明走的道路是可行的。
  近年来,王剑曾应邀出访过俄罗斯、日本、美国等国家进行学术交流。
  三十年磨成一剑的王剑在这个平台上,将继续把中华传统医学发扬光大,他深信“凡病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他坚信自己的梦想会成真!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