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过年

 
丁千嵋
  看过丰子恺的这篇《过年》,不禁让我也回想起儿时过年的种种滋味。
  那时候我祖父祖母一大家子人共有几十口,除夕夜,是一定要聚在一起吃团圆饭守岁的。
  年前,家里人从过了元旦开始,就陆陆续续分头准备起了各样年货。等着到了腊月二十三,便又忙着开始打扫灰尘,贴上新的墙纸和各种年画。我们小孩子的心里仿佛长了草,再也无法静下来,一下子任何游戏都吸引不了我们了,这时候只有一个念头——哪天才是大年三十呀!
  我们数着念着,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扫房子,一直数到二十八九,年猪杀好了,肉食煮好了,发面蒸了馒头,祖母照例还要再细数一遍,看看别落下了什么才好。
  而且,在腊月开始到新年的这一段时间里,祖母给我们大家订好了规矩:第一不准乱说话,就是说话要说好听的话,绝对不可以说什么什么没有了之类的话,不吉利。第二正月初五之前不能倒垃圾,初三之前不能扫地,据说这些都是过年的禁忌。再就是按照每天的习俗该放爆竹还是烧纸钱的都要记牢了。比如三十夜晚接神,初二接财神,初三送神这些规矩,我们都是后来才知道,小时候并不懂得,只是跟着大人们一样转来转去,图着个热闹。
  好不容易盼到了大年三十这天,在我们小孩子眼中,从早上到中午的时光更觉得格外漫长。祖母一清早带着家人正式摆好祖宗排位和宗谱,备上五色瓜果供品、红烛、香炉。
  记忆中的我那时差不多六七岁,跟着大人们,从天黑以后开始准备包饺子,当然有手艺好的家人们专门负责煮饭炒菜,还有的负责里里外外准备鞭炮灯笼。一直盼望到傍晚时分,我的伯父叔叔们和父亲一起,去路口开始烧纸钱,接着又放起一通震天动地的鞭炮,早早地请了老祖宗回家来一同过年,这才算是真正开始了过年的仪式。
  接下来又一直等到过了晚上十一点以后,大年夜的饭菜一样一样摆上桌子,饺子出锅了,我们家还要再放一通更加震天动地响的鞭炮,俗称“发子”。紧接着,我们开始依长幼次序到祖宗供桌前,上香磕头,然后大家才簇拥着一起落座,一起举杯,在新年的钟声响起时一起祝福新年的到来。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总是全家人聚在一起最热闹最高兴的时刻。那时候,我的祖父母极其讲究年夜饭的种类和寓意。
  饭桌上是一定要有一整条大鱼的,里面加上粉条和豆腐一起炖的,而且鱼越大越好,预示着年年有余,万事顺利有福气;还一定要有蘑菇炖家鸡,预示着吉祥如意;还要有猪心猪肝和牛肚口条之类的拼盘,寓意是一家人一心一意,以后全家人做事情都一条心,而且每人都要吃一口。我们小孩子们常常互相打趣让谁谁多吃一点,说这样以后就不会缺心眼了,这时候的我们总会笑成一团。当然,少不了其它的菜肴,像樱桃肉啊,红烧海虾,东坡肘子什么的都是必备的,三鲜馅饺子则是年夜饭的主角。
  以至于多少年之后,无论在哪里吃到的饺子,我都要不由自主地和自己家的比较一番,心底永远觉得是自己家的饺子最美味最好吃。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之一的饺子,我们家会从年三十这天开始,一直吃到正月十五元宵节。
  我们小孩子们吃过年夜饭,给长辈们一一拜了年之后,最着急的就是赶紧提了灯笼去院子里放烟花,四处嬉戏。大年夜这一晚上,长辈们则一直要守岁,等候着给祖宗上香烧纸,等着天亮了再出门,去街坊邻居亲友们家里互相拜年。
  这个新年从初一早上开始,算是正式拉开了新的序幕。长大以后的每一个春节,我无论身在何处,心里总会固执地认为这才是年的过法,这样才算是中国年的仪式。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