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归去来兮

 
方玉玲
  小丫头,你又来了。远远的我就感受到了你,人群中的你,依然青春靓丽,只是眼里更多了沉稳与笃定。“这座石像叫翁仲 ,姓阮,安南答(古越南国王的称谓)。相传秦始皇时来此,武艺高强,威震匈奴。翁仲死后,始皇用铜铸了他的像,放在咸阳宫司马门外,继续镇守国邦。后人因其神威,用石雕成翁仲像,守护坟墓。它是我们石佛村的文化符号之一。”看着你身后的那群人探究的眼神,我好像也复苏了久远的魂灵。是啊,小丫头,如果没有你,我都忘记了我是谁,忘记我来自哪里,忘记了在这里已经孤独守候多少年了。我喜欢这里,七座山峰虽不过百米,却如北斗七星般浮在水光草影的辽河大平原上。小丫头,我又继续听你引以为荣的介绍着,“这里曾是辽代时家寨;明代辽东边墙的十方寺堡;清代修建了辽河历史上第一道防汛大堤;记载着左宝贵主持修建该大堤的记事石碑还在;清代乾隆年间的古井还在;辽代舍利塔残基还在;山上解放战争时期修建的碉堡和一座香火不断的寺庙还在;这里曾是是古今历代水陆交通咽喉、军事之要塞。”小丫头,你感动了我。感动于你觉得这里是一座历史文化的大观园;感动于你感受到了这里的人文精神和自然规律的光泽;感动于你觉得自己在宏博的历史面前是那样的渺小。  
     是啊,小丫头,我静静地守在这里,看着一个个朝代更迭。这片土地7000年前就有了刀耕火种;2300年前,燕国大将秦开的战马就在这里嘶鸣,到处是征夫们忙碌修筑外城和内城的佝偻的身影;从战国到东晋,这里响起过太多太多思乡的羌管幽幽;一场战火,将巍峨壮观的建筑覆盖掩埋,可辽河的水依然奔流。你那甜美的声音继续娓娓道来:“公元921年,大量渤海国降奴与河北的汉人走来,他们北国的蛮语和河北梆子的南韵一起唱响在这片被蒿草湮没的沃土。从此这里焕发出勃勃生机,契丹的大辽,具有‘因俗而治,一国两制’卓越政治智慧,不仅增进了辽国的基业稳定还促进了文明的发展,是他们将中原文化向北推广。 ‘君臣同志,华夷同风’是对辽国社会各群体之间的和谐关系及与中原文化相融合状态的精妙表达,也蕴含着辽代文化的核心精神。这也是今天我们石佛人主张并实施‘多元共荣,和合并进’ 的文化内涵。”是的,辽代土地广袤,囤粮丰厚。小丫头,你还不知道吧?大辽,曾在河南一带发生旱灾时,一次捐赠给大宋数万石粮食赈济灾民,而这些都是东北一片沃土出产,从石佛的这个渡口运出。 契丹民族是一个善于学习和创新、勇于进取和开拓的伟大民族,而这也正是今天融进石佛人血液里的精神内核。在这片土地上,孕育着许多民间传说,你嘴里的故事,都是这里祖辈们津津乐道。他们说,这里虽是军事要道,却没遭受过一枪一炮。日本人来了、土匪遍地、甚至于国民党的军队在这里修建了几十座堡垒,都成为历史的见证;他们还说,是因为这里有山神庇护,我只是含笑听着。我看到的却是这里人民的精诚团结。这里是一个多元化的大民族融合地,即使彪悍又不失传统,即使文字粗粝却不失底蕴。  
  小丫头,你痛惜着七峰中有一峰仅余半峰,辽塔只剩残基,古城遗址被抢种了庄稼,碑石断裂铭文模糊。你最爱站在古塔下四望,北面是辽河自东向西奔流,其余三面皆是平畴沃野,稻田一畦畦闪着波光。虽曾是经济社会发展命脉的水上交通要道的古渡口,现在已退出历史的舞台,但打造的七星湿地却依然波澜壮阔。你希望四面八方的人都来,来这亲近山水、回归自然、寻古觅踪,感受这里锡伯族、朝鲜族、满族、蒙古族等与汉族多元文化的大融合;你希望能将多种元素融合转化为旅游资源;你希望能用文化富村,带着这里的人走向富足;你还希望自己是一个文化的继承者,创造者和传播者。你朝迎晨露,暮戴月归,这里的山岭沟壑,都用你的脚去丈量;你希望石佛寺能成北方文化硅谷。你走访记录着一座座老屋,又在一座座废弃坍塌的老屋前唏嘘。你在深思:中国的农民,更多的时候,是一只只不知疲倦的牛。他们那令世人惊异的超强忍耐力足以令全世界为之动容。坚韧、顽强,即使如蝼蚁一样地生活着,也依然不会放弃对于生命本身的追逐。农民走到今日,已经不再满足披星戴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石佛寺近百年间,走出去了几万人。因为他们不想墨守成规,他们更想开阔视野,他们想用坚韧不屈的品格和知识涵养来改变自己祖辈的命运。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从农村走向城镇的人员正迅速膨胀,但城镇因此房价飞涨,乡村一幢幢老屋闲置成鬼屋。大举城镇化的进程中,积淀了数千载的农耕文明该如何继承?如今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裂变中的一个转制中。土地流转制也许是新的农村政策的一个出口。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土地重新集中到了少数人出手里,大部分的农民放弃耕种权,走向城镇,而他们的文化底蕴和自信,能否支撑融入城镇的骨气与归属感?从农村走出来人,虽已成为城市动脉中的新鲜血液,但是大多数人还徘徊在城镇的边缘。固有的依存关系正在发生微妙异化以及带来的困惑与苦涩。你也在反思中更深刻地认识到,个运、村运和国运紧紧相连,因此你更感觉文化复兴责任的重要。你希望走出去的石佛寺人有一天能回来,因为这里已是绿树婆娑、水岛相映、荷花摇曳、芦苇丛生、蒲草舞动、群鸟嬉戏、鱼儿逍遥、村落隐约、田园错落。他们回来,你要带领着他们打造“石佛好物”的梦想。将这里的盐粳米、辽河鱼等带有石佛寺胎记的一批好物,设计、装帧,分享给游人,那时,人们悦纳了“石佛好物”,也悦纳了四方心之向往。
  小丫头,不负你对这片土地的热爱。2019年,对于石佛寺是个好年头。石佛寺街道石佛一村入选第七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成为沈阳市首个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的村镇,成为辽宁省唯一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小丫头,你和一代代热爱着这片土地的石佛人,舍命守护的不仅仅是一块块具象的砖石,更是在守护它所承载的远古根基与文脉。我静静地守在这里千年。我听到过东巡的乾隆在这里下船祭祖的足音;我看到无数南来北往的商人在这里辗转交易的身影。曾经的石佛寺真是热闹,十来家的大车店,听评书、讲民间故事,看锡伯族大秧歌、赏二人转通宵达旦,即使那时的我掩埋在黑暗中,我也能感受到这里的繁华。尽管现在这里的街道是安静的,寺院是安静的,稻田是安静的,老屋是安静的。安静中,年轻人走了,整洁的街上也少了孩子们的欢语嬉戏,我只听见老迈生命的喘息。但我相信石佛人会一批批地再回来,因为这片神奇的土地与他们血脉相连。我在这里继续为你驻守石佛寺。我知道没有谁能阻止历史进步的车轮,但在寂寞的守望中,在一批批像你一样,为它复兴与重建不歇奔跑的身影中,我看到了你们已将希望与未来铺在石佛寺人回家的路上。小丫头, 守望历史是我的责任,改变历史是你们的梦想!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