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把白天和黑夜焊接起来——记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辽宁省最佳写书人佟希仁

 
穆新华
  去年,辽宁作协党组根据省委领导的指示精神,建议省内各市作家协会迅速整理、征集本市中国作协会员照片、简历和作品等。在周明主席的指示下,我与抚顺籍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进行联系。当我打开抚顺作协省级会员通讯录时,见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佟希仁。
  1973-1976年间,我在抚顺市第十三中学(现抚顺市实验中学)就读时,佟希仁老师就在这里执教。中学毕业后,我曾带着一些学习中遇到的困惑到老师家去请教。后来,我在教育学院业余师专进修时,他是我们外国文学课教师。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尽管在报刊上经常见到老师的名字,我和老师却失去了联系。看到老师在通讯录中留下的电话,我试着拨打过去,没想到还真地拨通了,而且还是老师亲自接听的。我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学生的身份。与老师寒暄了几句后,我把辽宁文学馆有关征集照片、个人简介和作品的事儿和老师说了,老师爽快地答应了我。
  按照约定时间,我来到了佟老师家。跟着老师刚一走进他的书房兼卧室,我就看到了床上放着的高高地一摞书。老师说,接到你的电话,我就开始到处翻,时间太紧了,就找到了这些,一共三十多本,有我写的,有我主编的。
  在我写本文时,把“佟希仁”这个名字输入百度搜索栏时,页面显示出这样一行文字: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40,200个。
  的确,这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佟希仁,满族,1935年生,辽宁抚顺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抚顺师专中文系教授,是我国儿童文学界的一位学者型诗人、作家,在中学工作了20年,后调入高等学校执教23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学习儿童文学写作。著作多达几十本:儿童诗集:《雪花姑娘》《佟希仁儿童诗选》等;童话集《孔雀和白头翁》;散文集:《五十双眼睛》《浑河岸边的明珠》《花之影》等;低幼读物多部。编著有《外国文学名著博览》《中外儿童文学选讲》《世界名剧故事》《中外儿童文学故事鉴赏辞典》等。作品曾获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满族文学优秀作品奖等,连续四届囊括辽宁省儿童文学评奖一等奖。其作品被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1976-1982年)儿童文学卷》《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国际性主题作品选》《中国当代文学50年作品精选·儿童文学卷》《新中国儿童文学名作大观》《大学专科小学教育专业·儿童文学作品选读》《初中音乐教科书》等几十家出版社的选本。1993年开始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
  今年6月12日,抚顺作家协会周明主席在市委宣传部开会期间给我打来电话,说辽宁省全民读书节活动组委会分配给抚顺市一个“最佳写书人”的名额,市委宣传部让我们作家协会给推荐一个。我立刻想到了一个名字:佟希仁。经周主席同意后,我便与佟老师联系。开始,佟老师执意不肯,说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吧。我说“最佳写书人”的评选是有一定的条件的,能达到这个条件的人很少。之后又做了一下佟老师的工作后,他才应允。由于时间紧迫,和市委宣传部的领导联系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将上报材料准备好,并上报给市委宣传部。
  7月1日,辽宁省5名“最佳写书人”评选结果出炉,佟希仁榜上有名。
  7月2日,抚顺市作家协会主席周明在顾问马平、组联部主任李永宏、办公室主任穆新华等人的陪同下专程到佟希仁老师家召开祝贺佟希仁老师荣获辽宁省“最佳写书人”座谈会。
  佟希仁老师在发表感言时说:在“文大”期间,我作为一个中学老师因为出了两本书,被当做牛鬼蛇神批斗,当过木匠,烧过锅炉,耽误了不少时间。就像一棵老树一样,我得到了阳光雨露,赶上一个金色的秋天。我学过文学,就不能白过一辈子,应该有点贡献。因为我熟悉学校生活,为了孩子们健康成长,写儿童文学作品。严格讲,我是业余作家。因为要工作,在学校没有时间写作。退休后,我甩开膀子,二十年来一共写了二十六七本书,是创作的高峰期。我的作品可以说基本覆盖了全国儿童刊物,而且,还发表在美国、香港等地的一些报刊上。我感到这辈子没白活。前几年还搞了一次书展。我今年85岁了,我日以继夜,把白天和黑夜焊接起来。我要在有生之年再写几本书。我这棵老树的叶子快落光了,我要把它变成泥土,滋润小草、树苗,为儿童事业做贡献。
  著名评论家、诗人樊发稼说:佟希仁教授是位可敬的勤奋的老作家,年近八旬仍笔耕不辍。他的作品笔触细腻,构思精巧想像丰富,文采斐然,十分适合广大青少年阅读欣赏。
  “儿童文学事业崇高而神圣,她是美丽的花园,她是青翠的山谷,她是奔腾的小河。……回眸近半个世纪,在东北满族作家中,如其这般勤奋执着耕耘儿童文学的作家,是屈指可数的;如其这般满怀热情拥抱生活、拥抱孩子,倾注生活精华,专情于孩子的作家,是非他莫属的”(张淑贤《他,吹奏自己的芦笛——佟希仁创作论》)
  看着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在著作等身、先后获得荣誉无数的情况下,他仍然夙兴夜寐,坚持创作,真是令人肃然起敬。
  花丛中,那支芦笛又吹奏了起来:
  我是一棵老树,曾得到过阳光雨露的恩惠,几次在风雨中被扶起,我喜欢唱着欢快的歌。
  我是一棵老树,如今秋风剥光了园林和路旁树木的叶子,也快剥光了我的叶子,可我仍然喜欢唱着欢快的歌。
  我是一棵老树,在这四季轮回的交界点,我要在自己生命的年轮里,再刻下一轮鲜明的记号。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