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素颜,绿江浪头上的幸福模样

 
杜 东
前言
  我体会:游绿江,就要站在浪头上。
  如果绿江村是一桌丰盛大餐,
  那么,素颜就是浪头那最可口的主菜。
  素颜,展现的是自然不变绿色的面庞,
  素颜,就是没化妆没整容没PS的天堂。
  素颜,总吸引形形色色灵魂来此徜徉,
  素颜,是一个小村最本真模样的曝光。
  2019年7月,我一路风尘去绿江
  第一次看见“绿江村”这个名字,一定会和发源于长白山的鸭绿江联想。闭上眼,天边就会飞过来七个字,出溜一下子钻进脑袋瓜,那就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真格是个美美的词。
  绿江、绿江,这几年突然火起来,耳边听的快磨出来茧,先是摄影家眼里蹦出了“中国东北的香格里拉”、“北方小江南”、“辽宁第一村最美的捕鱼撒网”!后是游客一叠声“世外桃源” 、“鸭绿江边的醉美原生态”……于是,那儿的山,那儿的水,那儿的边村美似画,有没有闻名的江中鸭?让你动心吧。兴趣一下被点燃!  
  我既然有去过云南香格里拉的游历,又何不好事成双,再看看北方香格里拉的素颜?去找一找“小小渔船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的体验、前辈“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感觉,也不错哦。
  绿江村的素颜,在辽宁最东面天边的浪头上
  绿江村实际上是一座伸入鸭绿江中的小半岛,在这儿,鸭绿江一个几乎180度完美潇洒的大回转,鬼斧神工的造就出每一度独有的风景,一不小心,半岛最东端浪头的经度就站在了——东经125度40分45秒——辽宁东端的最极限上。怪不得绿江村被称为“辽东第一村”,原来如此,名副其实。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浪头,一个地图找不到,名不经转的小小地方!一个鸭绿江水流过就会卷起浪花的山上。
  7月6日,38位同行者坐满了大巴,上鹤大高速,约行500多公里,在19:20分到了绿江村。
  去绿江就要住在浪头上,一处离江最近最静最靓的风景
  终于一下子见到大山环抱里的村庄,人们都有了精神。在老板开着白色皮卡车的引路下,大巴又继续爬上盘山路前行,几乎只可以容纳一辆大巴的柏油路,两旁栽下了茂密的树,一会爬高一会坠下,绕来绕去,在先安排了几位小伙伴住下后,大巴最后就开到了一处山坡上那个叫做“郭记鑫园农家乐”停了下来,才知道我们到了浪头,而且是到了浪头上组。此刻已快20点了。
  浪头,一个连导航上都没有记录的浪头啊。绿江村从北到东再到南,当地人称为上河口、浪头和下河口。半岛直径有10多公里,上下口直线距离不超过2公里,但跑这段山路却也要10多公里长啊,大巴走了快40分钟,才到了绿江村中间地带的浪头,若无人带进山,还不知会多长呢。
  到绿江村看什么?就是看看它的素颜,就是看看鸭绿江啊!啊,绿江,就是鸭绿江。是鸭绿江干流辽宁境内上游的一段江面,它和作为支流全长445公里的浑江一起,开始在下露河汇注入到由北而来的鸭绿江里,直到入黄海。它的主要支流在朝鲜境内有虚川江、长津江、慈城江、秃鲁江和忠满江等;中国境内有浑江、蒲石河和瑗河等。那么,就要到与鸭绿江最近的浪头上去。
  绿江村浪头的美丽,在于它到处没有风景的风景
  云南香格里拉就是一个没有风景但又有美丽名字的风景地。英语里它代表"遥远而迷人的地方";法语中的意思是“人间仙境”;西班牙语为“天堂”。而汉语则解释为“世外桃源”。我期待,绿江村是不是这个样?
  15年前我有缘去过那个“香格里拉”创始人——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1933年在其长篇小说《失去的地平线》中,首次描绘的那个永恒、和平、宁静之地——“香格里拉”,那就是迪庆藏族自治州原叫中甸县后在2014年改名的香格里拉市。
  回家后,那儿有什么特殊的风景,一点太深印象也没有啊!回忆里只记得起:可是纳帕海的绿草湿地?藏房头顶的蓝天白云?还是松赞林寺的藏獒藏庙?还有不起眼悄悄绽放的满山满谷的杜鹃花!可还是美呀媚呀!
  绿江村真的亦是如此,它的美,叫做不化妆。我去过后也总结下:有谁记得几个刻骨铭心的风景区名字?又有谁咬文嚼字能把绿江村最风景的地方演绎成“网红”?因为它是一个整体,缺一不可,缺一不成的绿江村,都是风景,又都不是名胜。但它这里特殊的地理条件和原生态自然风光让我会永远记得住2019年夏天的第七日,清晨的雾,清澄的天,山峦的翠,飘烟的炊,绿绿的江水撒网的船,黄黄的菊花与金色麦田,还有烂漫的野花、厚道的村民,实在的老板,温顺的牛、对岸外国的山和松……那些、这些一起才组成一道说不出又舒服又格外的世外桃源真实感。对了,虽然油菜花已经谢幕,但漫山遍野的板栗花啊,正从芯里抽出嫩嫩的鹅黄,像一根根麦穗般随风舞荡。
  在这儿静谧的山水间,我沉浸在诗人顾城那句诗里“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不管这世上有没有香格里拉,也不管香格里拉在哪里,这说明人们在衣食无忧后开始留恋曾经的一切素颜,这是现代人对精神家园返朴归真的强烈追求。其实,只要我们心中有香格里拉,哪里都是香格里拉。在这意义讲,我服了绿江,绿江村就是又一个心中北方的香格里拉,称之无愧的像啊。还有类似的地理位置,你看喔:香格里拉市是滇、川及西藏三省区交汇处,绿江村也是三县市交汇处;香格里拉市是“三江并流”风景区腹地,绿江村亦是鸭绿江和浑江两江的汇合处,是个“一眼看两江,一脚踏三界”的好地方。  
  绿江村浪头上果然是一处没有化妆、没有整容、没有PS的香格里拉。
  7月6日晚上,是一个属于38名旅游者歌舞、篝火加烟花的节日,热闹约在22点戛然而止,万籁无音,只有8只小鹅哦,在院里篱笆边的金丝菊下穿穿行行;蛤蟆也很活跃,在凳子下桌子边,一蹦一跳,甚是快活。不知名的小虫,好像没听够演出,非扑向那几扇没关灯窗户的玻璃上,沙沙啦啦要弄出点动静才罢休。好羡慕生活在这个村子里的人,每天都在香格里拉幸福。问问当地人在这儿生活不寂寞吗?他们摇摇头,觉得很满足、很幸福。何况地多人少,每个村民可分有10亩地呢,算不算地主!
  第二天首要的一个任务:看日出。头晚问老乡:明早是否有日出,答曰:若下雨或大雾就看不到。山里的气候小孩的脸,谁都说不准。约:雾浓飘雨,就不叫床。那会抬头望,一轮细细弯月明明亮亮,镰刀一样在薄雾中进进出出,闹得挺是忙,我似乎被它写在浪头夜晚的日记上。
  人们都在抱怨幸福太少,其实是不会寻找。你看,尽管一路有些苦和累,今夜却在村中美,无限风光在远方,山下就是最绿的绿江水。在绿肥红瘦油花谢的时间,在枯水少雨无风起的季节,又在咋暑还凉的舒服里,独享一份不受干扰的看绿好时光,难道不正是一种特别的快乐和幸福!谁不来谁后悔,人生真的难遇这样的美。
  7月7日晨,3点15起床,3点25分出发,赶上和第一批起床的9个人坐在陈老板白色皮卡车的下面上面,到一个高处去看日出。
  有雾的早上,太阳隐藏在白纱后面,千呼万唤,望眼欲穿都不见。好一阵,云影的边缘都是染着一层微红的光晕,白云渐渐凝固在天边,待到日出时,已是刺眼的强烈反光。早上虽然没有看到日出,心情也是愉快的,旅游总有不确定,也和人生一个样,每天都是崭新的,现场直播难预定。
  没见日出无所谓,就来到江边听听水声吧,与善良的小牛交流着有爱的目光,我伸手触触这草原一般的世界、泥土和小虫。这都是纯净空气养育的青翠之物,山坡上零落的那几处红屋顶的民居,格外醒目,噢,他们每天就这样隔着土地、鲜花、辽远天地,看着对岸的炊烟、青山,生活。在两岸薄雾,宛如仙境,万籁无声,只有虫鸣的世界里,人,会醉的。
  不由有了写诗的心情“一湾碧绿南流水,卧在浪头心欲醉。晨观隔岸松青翠,薄雾似纱染江美。最有金黄勤点缀,湿地野花伴牛归。灵魂今日从此坠,素颜满是幸福味。”  
  绿江村浪头的魅力,来自它原始没有变化的变化
  浪头,没有商业化的广告、霓虹灯和商场、夜场;没有渲染夸张的景区标识;没有酒吧甚至没有餐馆饭店,只有那些在江边、山上、路旁由农民住房开张的一家一家农家乐。
  路远、偏僻、人少、上山……倒是让我们在此捡到了便宜:这儿的住宿费用很低,一人一晚只要30元,若包吃包住,就再加30元就可以了。而在开始繁华的上村口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无奈,看油菜花要收费、住宿费则要在100元左右,人多时要200元到300元了。村口,许多羊汤馆、商店等讨好游客的店铺也在聚堆出场。相比之下,浪头这儿才是像我这种人喜欢的:没有收费、没有人为、没有市侩味道的绿野仙境。因为它,这儿的整个风景属于你,属于我;绿江村是属于纯粹的大自然,是属于天南海北大家的窝,不管是留鸟还是候鸟。
  在浪头,这里是一块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土地,尚未完全开发,所以这里的美景还是最天然的素颜模样;
  在浪头,远离着城市的喧嚣,好像换了一个人间,农民们日出而耕,日落而眠,种菜、捞鱼、烧柴、做饭、聊天,没有眼前的苟且,只有诗与远方。现在眼前呈现的一切,对忙碌一生在名利场奔波的人来说,真的是太梦幻,太奢侈。难道理想的世外桃源就是这个样?
  在浪头,这里到处是慢镜头:没有家门口的公交车、没有冬暖夏凉的地铁、没有坐地日行八百里的高铁和飞机,只有满目青山,满江绿水,弯弯曲曲的盘山路,万万千千的草与花,节奏会自觉放慢,生活显得有些懒。在浪头,这里,蓝天白云是背景,虫鸣鸟啼是音乐。能在绿色里打开你不同寻常的夏日,湿地里金黄的麦穗别有一番滋味染心头。
  绿江村浪头的神奇,要看它有“水没地”和没谁美的水
  绿江村是个出色的地方。夏天,绿江的特别,是山水一样的绿(lǜ)色。绿江,和我们在大连旅顺老铁山顶见到过呈现两种颜色分明的黄渤两海颜色都不同,它是绿的本意中青中带黄的颜色,是名副其实呈现出真正绿色。是那种像绿竹猗猗、青青、如箦般的绿。绿,又释义为:帝王受命的符录。《墨子》有曰:“河出绿图,地出乘黄,武王践功。”“绿”通“籙”,故“绿图”与符一样,亦为帝王受命之物。“乘黄”据考是一种神马之名。其意说,周文王灭殷兴周是天命所归,故有“河出绿图,地出乘黄”之瑞兆,武王应天之命,终于伐纣成功。绿图和乘黄均为祥瑞之物,难道说,绿色的江和在青翠浓密,袅娜葱茏里出现的闭塞绿江村,莫不也是神奇天命的安排!
  它的神韵还体现在听天由命的那一块块“水没地”上。当你在5、6月江边的油菜花丛蝴蝶斑斓般的拍照、当你醉倒在江畔庄稼地里的芳香,又当你为一个又一个江中的绿岛而咏唱,你可知道,你的脚下踏上的陆路就是水没地。也许不久,陆地马上就会变幻得和绿江一模一样。若眼前的绿江今天演奏的是小夜曲,雨季一来,就会奏响气势磅礴的鸭绿江大合唱,就是一条大江波浪宽。
  水没地——绿江村神奇变幻的美丽。在枯水季节,村民们便在江中滩地上种上农作物,待到雨水充沛漫过庄稼程度不同,便形成大小不一的江中绿岛,这便是水落尽现大小岛,水涨江面水涛涛的“水没地”奇异景观。
  忽涨忽跌的水位,会致使江中绿岛的形状也是多种多样,有的规矩平整,有的形状多变,一块儿绿了,一块儿黄了,一块儿是圆形,又一块儿是方块,非常壮观美妙!庄稼品种的不同,油菜、小麦、玉米、土豆……在抽穗开花,伴着自由自在、无羁无绊不同季节怒放的野花、野草,又会呈现出色彩缤纷的奇妙。何况身临其境,眼前还能欣赏到江对岸崇山峻岭之后朝鲜国的异域情调,你说心情妙不妙呢?
  江上水没地与山水蓝天结合,唯美的不像样子,是一副美的让人窒息的清新水墨画。此时此刻,我们如画中人,漫步在小岛上面,走近江边,心情真美好:有山、有水、有花草、有牧地、有牛羊,有渔船,更有一种时间停止的感觉。其实,若居高临下用长焦拍拍水没地,你就会拥有一副鸭绿江色彩丰富、独一无二最美的山水画。怪不得,那些拍客会趋之若鹜,乐此不疲呢!会出大片呦。何况,绿江村水没地上盛开的千亩油菜花,还会每每叫你念念不忘:据说,端午节前后,水没地上花儿会分期斗艳开放,大碗花开时,草地上飘荡着紫色的云;油菜花开时,那是无边无际的金黄……白鸟临江立,渔舟搁岸斜。再当牛羊也点缀其上,这时的绿江“风景妩媚更多姿,淡妆浓抹总相宜。”可惜,我这次没见到,过了季节。
  望着对岸崖壁上高高的水线,我庆幸来的晚不如来得巧,再过几天汛期就到了,也许就看不到眼前这许多迷人的水没地和绿岛。
  突然觉得,水没地还是一种可贵的精神!我觉得把《活好》的作者日野原重明那一段话此时放在此景最合适——
  “一片土地无论历经如何的蹂躏,即使人们认为它再也不可恢复,但终有一天,花儿一定会绽放在这片土地上,现在的你也许不能体会到这种感觉,没有关系,我曾经也和你一样无法理解,耐心等待这一天,你会发现,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水没地,如此。人老了,也应该如此,我能从城市的空白和冗长赶在这里亲眼看见水没地变成鲜艳,满足!学习到了“水没地”精神,值得!也说明我的腿还好,人未老,可我的的确确是38位旅友里最老的人呀!也是走路最多的人!
  这儿,还有那没有谁可以媲美的一江水。到绿江村看什么呀?就是看水!鸭绿江一碧千里,两岸奇峰峻岭,绿如翡翠屏风。川流不息的江水如绿色的丝绸在风中鼓荡,又如一条绿色的游龙在蜿蜒起舞。
  水,是绿江村的脸,百千年来一贯的素颜朝天。我觉得:两岸的青翠,是她的发髻,十五倒影的圆月,是她明媚的表情,蹦高跳起的江花,是它的笑靥,那湍动不息和盘盘旋旋的流泄,又是它婀娜的舞姿,夜晚星星点点的渔火,全是她从不闭上的眼睛……一江村水向南流,多么迷人,多么煽情。它一手握住朝鲜,一手牵着中国,静静的、紧紧的历经考验,最终走向大海。
  绿江村浪头的秘密,就是它世外桃源没有的污染
  没有污染的环境。这里无比干净,那么静,那么空,那么透明,那么简单。喜欢!云朵在“带着雄伟的孤独与洁白,说出关于蓝天的一切”,绝城市外,绝尘世外!原汁原味,有滋有味,到此就会化茧成蝶,脱胎换骨,朴素自然,随意从容,不染风尘,是一个进去了就不想出来的地方。
  坚持老岁月芳华的绿江村,原始风貌,民风古朴,山水纯真,景色天然。这儿是一个背靠青山,面对绿水,有563户14个居民组2063名汉族、满族、蒙古族、朝鲜族、苗族人在一个86439亩面积的半球形半岛上祖祖辈辈生活的小山村。这儿山多地少,其中耕地面积2729亩,林地面积66110亩。这儿气候宜人,风景秀丽,充沛的雨量,充足的光照,不仅适应玉米、小麦、大豆、高粱等多种农作物生长,而且异常可口;也适应苹果、梨、桃、葡萄、山楂、猕猴桃等多种水果安家落户。丰富的林业资源,渔业资源,水资源让其中的板栗、中药材、江面的捕捞业成为绿江村的主导产业。
  像“郭记鑫园”这样的农家乐,在浪头共有12家。是郭家新对自家闲置房屋,统一装修一新的作品。这儿硬件不错,有完善的室内洗手间、无线网、马桶、淋浴和热水。有的房间,还有空调,比那些带土炕,没有室内卫生间的农家乐要强许多,算是浪头比较理想,很干净很舒心的旅游客栈。尤其那两间木屋极具山区特点,和环境很搭。房间大多坐北朝南,有两人间、三人间、四人间和多人间。能安排30人左右入住。用于那些歌唱家亮嗓的音响麦克风等也一应俱全。
  室外环境也极佳。有秋千和吊床,为游客休息和纳凉提供方便。石台上放着城里人的稀罕物——野生山核桃,细心的主人在边上放好了砸壳的斧头、和挑核肉的铁丝,还有已经拣出来的核桃肉,供我们饱饱口福。农家院房前屋后有成排的各种果树,一排竹篱笆的坡下,是一片正开放黄花的金丝菊世界。农家院前面,走不远就见紧挨中朝边境界鸭绿江,是绿江村离朝鲜最近的地方,这里的水将汇到水丰水库——水丰湖。
  这儿还能很方便登山看日出、日落、赏花草,观异国风光。下临大江,览碧水滔滔;上倚峭壁,望明月娇娆,地方真妙!
  没有污染的村民。浪头是绿江村居住人口很少的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现在仅有59户,共274人,仅分别占全村的10%左右。游客住的地方,不叫客栈,不叫民宿,不叫旅店,只叫农家乐——没有哗众取宠、诗情画意的名字,几乎都是主人家的姓氏开头、如:凤祥农家院、李强鱼庄、郭老师农家院……他们的主人就像他们家的店名,单纯、热情、好客、实在。狡猾、计较、小气、宰客、甩脸……这些讨厌的字眼,好像从来与这里的人们不沾边。他们总是一脸阳光, 眼光清澈,有求必应,助人为乐,没有怨言,吃苦耐劳。乐呵呵、憨厚朴实的样子会感染我们也无拘无束享受着宝贵的绿江村一日。
  朴实的浪头人深深爱着自己有山有江的家乡。开农家乐,好像是在悠闲地享受一种人生快乐。并不像有些城里人起早贪晚,拼命式的一切为了挣钱。只不过只利用每年5月1日到10月国庆节这5个月时间,才接待游客,一起玩一起乐,他们最喜欢常住的南方客人在这里避暑养生,像大雁那样春来秋走,常住如家人,还讲述一些他们很新鲜的故事。在其他时间,再把日子仍然归于平淡,依旧过起祖辈传下来的种地、打鱼的老生活,那么自在快乐,那么满意幸福。
  在浪头可以看到许多老板都很年轻,40岁左右的模样,这现象在大连一些农村已是罕见,因为年富力强的年轻人都进城市打工去了。我还在那天爬上高高的浪云顶,俯瞰美丽的鸭绿江,看过对岸朝鲜那条叫做蝲蛄河的内河后,在江边走进浪头下组一个叫做“李强鱼庄”的农家乐,好奇对一位老人说:怎么看到了好几个“李强鱼庄”呢?到底哪个是正版?老人说“就在这里,那些都是人家帮助打的广告,李强是我的儿子,也是老板”。说话间,李强带客人坐船游完江回来了,果然又是一位年轻人。
  再拿这位45岁的郭家新老板来说吧:为了我们安全,他拒绝50多座大客车,怕山路太窄出危险;为了我们方便,来去浪头,他开小车在前引路,疏导对面车辆避行;为了玩的高兴,宁可多拉一次,也不让他带大家去玩的车上人超载和站立。又帮大家照相,又帮我们找风景。浪头的每个风景,都是他一人开小车重复跑3-4次才把大家送到、接回,早起晚归真挺辛苦却笑呵呵。
  我喜欢这儿没有污染的人,面向初升太阳、绿江、青山和大地,能把重复的岁月过成新意,能把平淡琐碎的日子,打理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把柴米油盐酱醋茶和种地、打鱼、办客栈、带游客的生活既有烟火又充满着诗意,有规律又随意。让每一天有快乐、有规律、不着急不拥挤,慢慢悉数着流水落花。我还发现:这儿环保意识很强,江里江边没有垃圾,屋前房后,干干净净,听不到犬吠,家家都看不见养狗,也没有看见放羊的,连江边的、山坡的那些牛,都拴的老老实实只在一个地方吃草。生怕这些牲畜会破坏植被。
  没有污染的食品。住在绿江“浪头”上,浪头山水甲绿江;吃喝绿江农家粮,浪头食品绿幽香。我们吃的冬小麦面粉和蔬菜,都产自鸭绿江水淹地。没有农药和化肥,属纯绿色食品;这里饮用的水并不是鸭绿江水,而是山泉水;食用的鱼虾也是没有污染的纯粹鸭绿江大鲤鱼;吃的鸡蛋焦黄,是散放养的溜达鸡鸡蛋,这里的一切食材都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这里的鸡,鸭,猪,牛,羊全年都是喂苞米,虾头鱼尾和青草长大的,真是彻头彻尾的绝无半点污染的绿色食物啊。
  绿江村浪头的游历,勾起来我对四十年前的回忆
  其实,40年前我到过鸭绿江。10名战友开着1辆装满通信器材的国产大解放卡车、1辆老旧苏式嘎斯通信封闭式通信工程修理车,作为沈阳军区司令部边防服务队从大连出发,从丹东的浪头艇队检修通信装备起,然后沿着鸭绿江边防路北上至长白县,一个多月时间,几千公里路程,几乎跑遍鸭绿江。
  那时没有柏油路,没有微信电脑、没有私家汽车,没有手机GPS,更没有“旅游”的字眼,也没有心情看鸭绿江风景,就感到两个字:艰苦。若再加两个字:险峻。路上那些当地人口里的“摩托岭、飞机岭、胳膊肘弯……”,光听听就胆战心惊。
  再游鸭绿江,感慨万千:过去那么穷、那么闭塞的鸭绿江,如今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国富民强啊!有了高速路、有了柏油路、有了私家车、有了千里眼顺风耳、有了美美的多多的好景色,风景如画啊!虽然那时我没去过绿江村,但是应该也一样拮据吧。40年的变化,巨大!新中国的70年,伟大!
  绿江村浪头的画卷,会很久地出现在我的眼睛里
  绿江村,不知有多少人拥抱过它素颜的精彩,从如诗如画的春耕,到油菜花开夺目璀璨的初夏;从色彩斑斓的深秋,再到冬季纯净无暇的玉树琼花……
  人念江,鱼窥荷。绿江村的浪头,你默默陪我一天,我刻骨念你一生。人有感情,既然你来过我的心里,留下的痕迹或是璀璨或是遗憾,我都忘不了。
  我希望:每个人都来爱护浪头,保护绿江村,保住物欲横流世界里这块稀有的净土。因为它属于绿江人也属于我们国家和大家;我期待:再过几十年,上百年或是千年,绿江村还是素颜。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