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梦回辽河

 
吕 晓
  小时候听父母说,鞍山人每天喝的是辽河水,你们是吮吸辽河乳汁长大的。辽河,母亲河她在哪?她长什么样,我无尽的猜想。
 从那天起,辽河时刻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一个浮想联篇猜不透的谜,多想有一天,能来到她的身边,这个梦作了很久。看见爸爸用一根木扁担,从很远的地方挑回两桶水,把它倒进缸里时,发出动听的哗哗歌唱。更想走近她,看她一眼,这水就是来自遥远的辽河。多想用葫芦瓢,站在木制的四条腿的高凳上,从水缸里舀出一瓢,尝尝她的甘甜,感受一份难舍的深情厚意。
  我平生也见到了几条河,小时候放暑假,去姥姥家,乘摆渡过太子河,河水不宽,一眼望到岸,河水不时泛起涟漪。站在姑姑家门口,浑河几乎就在脚下,河水浑浊不见底,常有小船划过,船上的鱼网高挑,船桨划起朵朵浪花。打鱼人用船桨不断敲打船板,鱼受惊吓浮出水面,一张张小嘴对着你一张一合何等的有趣。因公出差,夜过黄河,列车在黄河大桥上风驰电掣,我依稀听见河水的咆哮。这三条河,有的像江南淑女,雨天打着一把花伞,在铺满石板的小径上阿娜行走,婉约,娴静。有的似北方的汉子不加掩饰,豪放,粗狂,吼声如雷,惊天动地。
  一天爸爸挑水回来,站在那不住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闪着晶莹亮光,我拿过一个木凳让爸爸坐下又拿来手巾,帮爸爸擦去脸上的汗。,爸爸伸手把我揽在怀里,说,孩子,快快长大,大了就能给爸爸挑水了。爸爸的话记在心里。我心里急,每天照镜子,看自己有没有长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爸爸一样,也能挑起那根扁担健步如飞。
  放学回来,我口渴的冒烟,搬来一个凳子,站在那上,拿过水瓢,一不小心水撒了一地,爸爸听见了,跑出来对我一阵吼,怎么不小心,你看水撒了,多可惜。我生了一肚子气,心里埋怨爸爸,儿子还不如一瓢水。当时有专门的水房。从屋子里伸出两个弯形的水管子,屋子里有开关。卖水的是一位腿有毛病的老太太,姓什么,年头多了已记不清了。两桶水只有半分钱。爸爸站在我身边,一句话也不说。我小心的把水打扫干净。从那天起,我用水加倍小心。过了些日子,我做完作业,,要出去找同学玩,被爸爸喊住。又是什么事,我又没闯祸。爸爸把我拉进他的怀里,半天没说话。我挣着要走。爸爸说,你还在生爸爸的气。我连忙摇头说,没有,真的没有。爸爸说,逃不出爸爸的眼睛,你小子在撒谎。爸爸说,这水,虽然不值几个钱,但这可是辽河的水,辽河离这很远,是无数工人叔叔用汗水,经过千辛万苦把她引进鞍山,你才能喝到这甘甜的水,喝水不忘掘井人。爸爸的话牢牢记在心上。我脑海里出现辽河的模样,她阿娜多姿。有一天 突然萌生一种想法,想去辽河看看,我的血管里流淌着她的血。她,母亲一样不辞辛苦哺育我们成长。
  梦一作几十年,弹指一挥间。随着工作的繁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梦何时能圆,了了无期。一天,鞍山作协通知我去辽河采风,又把昨天的希望点燃。当时我激动不已,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总觉得不远处有人在呼唤我,来吧,来辽河看看,她的今天,她的昨天。她的改变。在哪一刹那,我的梦就要实现了。
  有几分苍桑的“张荒古渡”,我抬头看那上的几个大字,也许有一些年头,已不在新鲜。像一个耄耋老人,面水兴叹。
  来到昔日的古渡码头,一阵歌曲传来“一条大河波浪宽、、、、、、”几个人仰脸高歌,几个人欢呼雀跃,如镜的河水,不再平静。嗡嗡飞过一架无人机,镜头像辽河的眼睛一闪一闪,是在为来至鞍山的儿女翩翩起舞,是在为她讴歌的人们动情。若大的“当文学遇见辽河”的彩色横额,风中婆娑,采风的的人们不分男女老少,忘记了自我,有的躺在横额上,留下宝贵的瞬间;有的几个人挤在一起,珍藏美丽的时刻;有的人,对着无人机的镜头,挥舞着双手,大声呐喊:辽河——母亲,我来了!
  辽河水在沸腾,人群在沸腾。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