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兴城,一座古老而兴旺的城

 
韩 峰
  宁远,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伴着袁崇焕11门红夷大炮和一万七千名将士的怒吼,响彻云天!
  宁远,一个磁性十足的名字,吸引着我铁屑般的心。
  走近古城,肃然而立,英雄的气场瞬间将我紧紧包围。市声早已远去,保家卫国的炮声轰隆着我的耳鼓,崇敬之情,倏地飞上城墙,飞向三百九十多年前历史的天空。
  抚摸着古城的青砖白缝,犹如抚摸着一颗颗英勇顽强的有力的心跳,仿佛抚摸着一件件血染的战袍。
  红夷大炮累了,静静地歇息着,永远地歇息着。它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但它的光芒仍在,豪气仍在,它还在此时无声胜有声地见证着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折戟沉沙,诠释着宁远大捷宁锦大捷的辉煌,激发着丰富着人们血与火的想象。
  宁远城不大,可袁崇焕忠君卫国之心,大过了天,大过了海。
  宁远城不高,可袁崇焕忠君卫国之志,高过了首山,高过了珠穆朗玛。
  宁远城是坚不可摧的,它是用满腔的爱国热血筑成,它是用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捍卫!
  宁远,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即使再过多少年,也振聋发聩,震撼着后人的心灵……
  大海,是古城的母亲。那丰盈的乳汁里,有鱼,有虾,有蟹,有贝,有各种各样的海味。从殷商时期,就将古城哺育。即使三千年后,仍然母爱深深。
  大海,是古城的摇篮。波涛轻轻晃动着,潮水哼唱着摇篮曲,亲吻着古城的脸蛋,古城便舒适地进入甜美的梦中。
  大海,是古城的乐园,也是远方游人的乐园。或踩着松软的海滩,扑进蔚蓝的海水,霎时变成一条鱼,摆着自由自在的尾;或登上快艇,任旁边浪花飞溅,任海风吹拂秀发,展开权当双翅的双臂,与头上的海鸟比翼;或爬上起伏绵亘的“三礁”,或看洗浴后的朝阳从波光粼粼的浩瀚的浴池里爬出;或垂钓闲情;或观潮水奔跑着与浪花嬉戏;或听波涛喁喁私语以及它们自己创作的《涛声依旧》……
  大海,是古城的情人。挽着他(她)的臂弯,甜蜜在心里荡漾,幸福感飞上眉梢,与海鸥一起飞翔。前方的路,铺满了阳光。
  尽管战国的战云密布,这座岛仍然开满了绚丽的桃花,笑看天下的纷争;尽管唐代的牡丹花开时节动京城,这座岛仍然开满了绚丽的桃花,不甘拜牡丹的下风。娇小玲珑的野菊花毫不自卑,不惧寒霜,后来居上,花冠群芳,冲天的香气竟弥漫了沿用千年的岛名。
  这不仅是一座花岛,也是一座“北方佛岛”。
  “南有普陀山,北有觉华岛。”觉华僧的一叶扁舟从南洋飘来,灿烂的桃花挽住了扁舟。
  佛灯照亮了桃花岛,照亮了膜拜者的心路,温暖着一颗颗虔诚的心。
  钟磬声声,响彻了辽代的天空,穿越了元明清,不知驱走了多少妄念,安静了多少浮躁的心灵。
  今天,我站在菩提树下,徐徐打开经书,让经文的雨露洗去躁动的浮尘;仔细聆听大龙宫寺的佛音,把菩提的种子播撒在心田,静看一朵洁白的莲花盛开;
  温泉,是地球母亲馈赠给古城的礼物;是古城的一张特色名片;是古城温暖的怀抱;是古城的水上乐园。
  似云,似雾。从遥远的唐朝就发现她袅袅而来,在元代的致爽亭、汤泉寺缭绕,氤氲出一个仙境;氤氲出一个梦幻世界;氤氲出一个童话世界;氤氲出一座迷人而温暖的城。
  无色无臭,清澈透明。如罗非鱼滑入。氟离子,氡,镭,铀,还有钾、钠、镁、硫等多个小精灵,欢蹦乱跳地向我游来,亲吻着我的每一寸肌肤,兴奋着我的每一根神经,舒畅着我的每一条血管。疲乏跑得无影无踪。一身轻松,羽化成仙,欲展翅飞行。
  温泉的温度,恰似古城热诚的温度。
  首山,状若人首。它,把烽火台高高举起,让军情跨上明朝的快马;它,不惜把自己的头颅作为守卫家国的天然屏障,顽强抵抗着来犯之敌;它,昂首挺立,为“宁锦大捷”奉献着洪荒之力。
  硝烟远去,首山宛如花木兰脱去了战袍,少女般仰卧着,仰卧出一幅“美人卧睡图”。亭亭玉立着,任山岚云雾披上轻纱,任古人戴上兴城八景之首的桂冠。
  嶙峋的山石间,藏着黄帝铸鼎炼丹曾采铜此山的传说;蜿蜒的山路上,依稀可见乾隆东巡的脚印。御笔的“朝阳寺”匾额,依然显示着帝王的青睐和尊严。
  苍松、奇石、亭台、流水,引领着我,细细品味古韵的幽深。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