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辽河之北曰辽阳

 
河舟子
  清明时节,温度骤降,雨纷纷也就变成了雪纷纷,我请了个假(你们是放假,我们队部,周末也是请假外出),一大早就来到车站,此时雪还只是点点而已,估计它也还没有睡醒吧。
  这是游走在本溪与辽阳各城镇的一辆通勤列车,慢慢悠悠的,车里人越来越多,车外雪也越来越热闹。想着有这么一辆小车经过,早晨坐车去市里,办事的办事,购物的购物,下午再慢慢悠悠的回来,既便捷,又实惠,还特别悠闲,多么幸福。
  到了辽阳,此时雪已成势,漫天飞舞,风又开始调皮,在旁鼓吹,不得不低头含胸,裹衣而行。加上雪化成水,水结成冰,大家不得不像企鹅一样走路。
  买了个饼当作早餐,坐上公交车,选择最选的一个点,清东京陵。半个小时左右,公交车差不多来到了郊外,除了大路上来往的汽车让人还记得是才从市里来之外,四周很是荒芜。我沿道路北上,此时正好逆风,雪花像飞镖一样不断向我袭来,瞬间回到了冬天。
  走上一个小山坡,几颗柏树从一个石墙院子里探出头来,我知道到了,面前的一条甬道,算是神路,虽没有十三陵、清东、西陵宏伟,但意义却一样重大。
  院门紧锁,我虽然想到过这样的结局,但还是有些失望,我转向右边走去,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小陵墓,前行几步,有三位老人,他们正准备关门,在我请求之下,让我进入看看,真是万分感谢。
  东京陵,是在努尔哈赤定都辽阳以后,把祖先从清永陵迁到此处而建成,后来迁都沈阳后,又将陵寝迁了回去。而现在这里只葬了舒尔哈齐和褚英,也就是这一大一小。
  原来他们三人,有两位是来祭祖的,还有一位是守陵人,她说我很幸运,这个天,一般都不会来开门的。和她聊了几句,她已经守了四十多年,旁边的小屋已经很破旧,陋室蓬窗,这是一种信念,可怕的力量。聊到褚英,我说我在本溪去了他儿子杜度的庙,也是一种缘分。
  陵寝布置很简单,中间一方亭子,里面一只石龟驼着石碑,一生的风云,浅浅的刻痕。后面就是冢,仅用石头砌成园坟,垒以黄土。白雪皑皑,松柏森森,在这苍茫之间,自有一番肃穆,我想这也是那位守陵人心中的支点。
  坐上车,回到市区。太子河穿城而过,我也驻足,聆听一下滔滔河水里的诉说。太子河,本叫衍水,改名太子河,可定和太子有关,那是哪一位太子呢?风萧萧兮,水声清苦,原来在两千多年前,荆轲刺秦未成,燕国却被攻破都成,燕王喜和太子丹逃往辽东。可燕王喜听信谋士之言,把藏于衍水的太子丹杀害,向秦谢罪,最后也没有善果,因此以“太子”名之。正如那句“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几度夕阳红吧。
  一看地图观音禅寺就在附近,虽没在行程安排之内,走走就到了,辽阳城不是很大。寺庙布局都大同小异,只是整座庙依山而建,有种俯瞰尘世的效果,里面除了法王殿里有韦陀外,观音殿里也有韦陀菩萨,也算是特别,韦陀和观音,被称为对堂夫妻,一般寺庙都是不在一起的,我替他们高兴。
  然后去了辽阳民俗博物馆,这也就是彭公馆,以前私人住宅。进门一方“文武官员军民人等至此下马”石碑,可以想象当年的威风。里面展出了很具东北特色民居建筑。它的旁边是汉魏壁画馆,一进门,漆黑一片,原来因为石头长期在地下,不能见光,里面左右各有一方古墓,展出了许多精美壁画,不过,对于那埋藏几千年的历史,我是无法撼动,只能浅尝辄止。不远处是旗仓故里,已经什么都没有,变成小区,网上信息也很有限,一说是李成梁放旌旗处,一说八旗子弟粮仓,不过一副对联很好“三百年清史镶红镶蓝留颜色,一万里长风寻根寻源有后人”。
  来到王尔烈纪念馆,他被称作“关东才子”,里面主要是他的翰墨,字体多样,游龙走凤,每一幅都让人心旷神怡,很是享受,橱窗里放着《四库全书》,我想他抄录的那一部肯定最秀气。墙壁上的皇榜异常耀眼,二甲第一名,全国第四名,据说本可第一,只因乾隆私下考场,也就第四了,传胪。
  他的传说还很多,不过我得赶往下一个地方了,曹雪芹纪念馆。北京燕山脚下,与那著书黄叶村擦肩而过,南京秦淮河畔,与那赐名大观园无缘,没想到却在这里遂愿。
  这是一方小院,考证是曹雪芹的祖上曹振彦的旧宅,后来从龙入关,也就飞黄腾达,终到江南织造,可惜后来犯事,才到燕山脚下。纪念馆里面主要讲述了家族的历史,陈列着脂评本、戚本、蒙本等各种版本。
  对于《红楼梦》,自己是挺喜欢的,记得最早看的是初中同学带来的那本精装的、厚厚的、泛黄的旧书,只读故事,遇到诗歌就跳过。后来在丰都地摊买的第一本书也是此书,封面是共读西厢的情景,再后来就只读诗歌,背了好些诗歌。有一次,在重庆街头,偶然发现蔡义江的《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赶紧入手。最后一次购买的版本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也是这本书陪我从走过黑夜,来到黎明,离开重庆,来到北京。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却记得这么清。还是在看完黛玉葬花后写得那句“雪花空垂心已碎,泪痕留与美人醉”,念念不忘。
  院子终会走完,时间终会过去,最长的是时间,从远古到未知,最短的也是时间,天地不能一瞬,悲哉。
  后来利用了半个小时赶到李总兵东巷园遗址,只看了三十秒,就一个石碑,几个文字,我猜到是这样,但是我却很兴奋,我想在那一刻,历史是交汇的,他以及他九个儿子和努尔哈赤的故事是那么惊心动魄。
  最后时间比较紧张,因为三点半就得坐火车回去了,我就抓紧赶往最后一处,也是辽阳的地标,因为离车站最近,所以我放到最后。
  辽阳白塔,在很多以前或现在与辽阳相关的文件材料上都是印着这座塔,八角十三层密檐式结构,只是在这么肃杀的严寒之中,让人更心生敬畏。就在塔前的一座几十平米的小屋,当时是白塔旅馆,1931年9月17日有三个人在此开了一场会,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关东军主任参谋石原莞尔和关东军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如今米色小屋安安静静的守在那里,可能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曾见证了那么重要的事件,作为华夏儿女,定要不忘屈辱,奋发图强。
  最后在沉沉暮色中,坐着悠悠小火车,也就回去了。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