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想念一个叫白鹭洲的地方

 
聂振营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平生最喜山水之美,于是自然便多了与山水的亲近之缘。然而一次次游历却始终没有涉足过家乡的山水,不是看不上她的景致,而是总以为她近水楼台、咫尺之距,还不是咱乐意什么时候去便去。心里总这么自私地想着,家乡的山水名胜也便总在我的梦里搁浅着。“斯文在天地,至乐寄山林”,但开原黄旗寨镇增家寨村的白鹭洲便是一处最令我心为所动,情可缱绻的绝佳风景。
  其实,在没去白鹭洲前,是先前通过黄旗寨的朋友,也是昔日最好的战友杨鑫(谢家沟人)对白鹭洲(2000年时,那会儿还没有白鹭洲这个称谓呢。)有了些概念式的了解。老话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交朋友是要有一定条件的。我交朋友的原则是仗义、豪爽、刚烈、本性......在我的朋友圈子中,这样的黄旗寨朋友有好几位,逐渐地,我对黄旗寨就有了许多好感。事后我才明白,喜欢一个地方,不是先喜欢这个地方上的风景名胜和所谓的地理概念,而是先喜欢上了这里的人,才喜欢了这个地方的。也许从那时开始,我就喜欢上了黄旗寨,想象着黄旗寨的山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既然黄旗寨人那么美好,那么养育他们的那个村庄和山水呢?“景物因鸟成胜概,凤山飞雪天下奇。”黄旗寨镇增家寨村因一座海拔不足百米的凤山栖息着近5000只鹭鸟而闻名海内。白鹭洲的自然景观使白鹭洲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同时白鹭洲的人文历史风情又给白鹭洲蒙上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无论是康熙帝东巡围猎驻跸、马娘娘进宫思亲还乡的故事还是康熙井、安乐寺、鲫瓜台、虬髯丈人等历史遗迹、美丽传说,还有那御膳房、青年点......都使我慕名踏访。
  我没有想到去踏访白鹭洲那天,老天爷是如此“赏脸”,也许是灵异的白鹭洲连老天爷也有所耳闻吧?竞一扫几日淫雨之踪,变得晴天丽日,清风徐徐。(其实我是高兴太早了,老天爷只“赏”了大半天脸,午后便下了一场措手不及的短时瓢泼大雨。)清晨,我们坐上朋友轿车从铁岭市区沿102国道驱车北上,车子轻快地行进着,抛下城市、村庄,掠过田野、树林,几次峰回路转,历时一个多小时,行程近六十公里,终于抵达黄旗寨镇增家寨村白鹭洲自然保护区之凤山脚下。
   走下车子,凤山就在眼前,就山势而言,这是一个海拔不高的小山,但因为山型呈三角形态势,山势坡度较陡,故给人一种雄奇壮伟之感,甚至从下向上望去,隐约可见主峰山顶薄雾氤氲,有如仙气笼罩一般。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山叫凤山;这“仙”便是栖息凤山成片柞树上近5000只的白鹭、苍鹭。据相关史志记载,白鹭洲这片山水自古有名,《奉天通志》曾对白鹭洲所在村增家寨“山水”篇就极力赞颂:“增家寨山,城东南一百五里,有空峦灵宝,响石飞泉,异花汀草,田丰图美。”增家寨及凤山原为清皇室狩猎围场所在,也许正因为是皇家昔日围场重地,才使她饶幸避开人类的早期盲目开发,保存了许多纯自然的东西。现如今像白鹭洲这样接近自然的地方已越来越少了。这种由于历史特殊原因为我们遗存的这块“风水宝地”太珍贵了。
  鹭鸟是主人是客,凤山之美,美在山,美在树,更美在鹭鸟。我喜欢站在观鸟台上,一边畅快呼吸着凤山散发出的清爽怡人的空气,一边望着凤山上的白鹭、苍鹭或动或静的每一个瞬间,听树上鹭鸟嘎嘎哑哑,这些精灵或悠闲般地亭亭玉立梳理羽毛,或飞来飞去地啄食鱼儿煞是可爱。仰观山上白云缭绕,森林黛绿,鹭鸟云集,状如飞雪,铺天盖地,喧闹回翔,蔚为壮观。“霜衣雪花青玉嘴,群捕鱼儿溪水中。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唐·杜牧《白鹭》)与杜牧的直白写真手法不同,白居易,乐天居士的白鹭诗就幽默诙谐好玩多了:“人生四十未全衰,我为愁多白发垂。何故水边双白鹭,无愁头上亦垂丝。”每每此时,看着鹭鸟,心里流淌着和鹭鸟有关的诗句,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将那些日上三竿的琐事烦心抛开,图取花开月影后内心的恬适自得。我一直这样想:不论世间有多少纷争,不论生活是否存在无数的挫折,只要你能像在凤山看鹭鸟那样,用心去发现万物之美,时时怀着慈悲与善意,那么就可以经常感受到幸福的滋味。无名无利、无荣无辱、无烦无恼,抛弃了绚烂,回归了平淡,做一只幸福的倦鸟,做一个幸福的存在,追寻梦想,懂得感恩,这是凤山鹭鸟默默送我的箴言。在白鹭洲的每一个角落,一切的一切都值得我停下步子,收拾心灵,脚步不在匆匆,心情不在浮躁,心灵就如凤山的鹭鸟一样,安静地停泊在世事喧嚣之外。
  “颇得山水趣,不知城市喧。”白鹭洲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有不错的景点可看,不错的文化可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除了观鸟台赏凤山鹭鸟外,她的“青年点”知青文化、她的庭院景观以及御膳房满族饮食文化都是可圈可点,既可饱眼福又可饱口福的所在。“忘记历史,就是背叛。”青年点知青文化通过众多当年实物、服饰、照片等来还原那段历史,让亲身经历那段尴尬青春岁月的人们多了一份思想反思,更多了几许怀旧的乡愁。庭院景观以小见大,虽不及江南园林雕花门窗、青砖白瓦如诗如画、如烟如梦,但也颇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温婉可人和“讷于外而雄于内”之感,小桥、流水、人家给人以恬淡、清雅的美感。试想午后小睡片刻醒来,寻曲折木桥而来,于凉亭内坐下,沏壶好茶,二、三好友慢斟细饮,听古琴娓娓弹来“高山流水遇知音”;赏几阙纳兰容若“人生若只如初见”,陶醉间或赏睡莲开花吐叶或观红鱼往来巡游物我两忘,超然世外,便又偷得半晌清欢。此刻如果腹中饥肠辘辘,御膳房中诸多满族传统美食尽可大快朵颐,满足老饕们的口福之需。
  白鹭洲是一首诗,宁静朴实。如果说古城开原是一册古意丰厚的书卷,那么白鹭洲该是一个清丽秀美的封面。走进白鹭洲,我不过是轻浅地翻开了其中的一页,我将她的美定格在了记忆里,一如珍藏着某一桢精美书签。白鹭洲一桥、一亭、一榭、一石、一井、一洞、一寺、一园、一树、一鹭、一河、一山,内敛的华质,盈盈的静美,令人弥足回味。白鹭洲是一个让我永远心动的美丽地方,我喜欢那里的风景,更喜欢创造风景比风景更美的人们!这不由让我想起诗人卞之琳的几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惠日朗虚室,清风怀古人。江山千古意,时方百年心。”白鹭洲以绵延不断的方式,穿越亘古悠长的岁月来到现在,她不仅是凭吊的古迹,更是心灵的憩园,让人在千百年韶光的底蕴中,抛却尘世烦忧,重拾安详与静谧,也赋予了我驰骋在时光交错里翩翩的思绪。
  也许是老天爷心痛我们车马劳顿的辛苦,午后一场不期而遇的大雨让我们的游程大打折扣,康熙井、安乐寺、鲫瓜台、虎洞、古井、九龙洞、烽火台......诸多景观因雨后泥泞路滑而取消,我有些失落,但这种失落很快便烟消云散,这缘于一位一直陪我左右充当导游解说的白鹭洲工作人员的摄影作品,我翻看着几大本相册,被白鹭洲景区内千变万化的景致折服了,这就是白鹭洲,亦真亦幻。我开始庆幸此番没遇上个彻底好天,而给再次再来白鹭洲找了一条绝好的理由!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站在增家寨村口的河岸,远处白鹭蹁跹翔集凤山,近前山间清风把人吹拂得通体凉爽,南柴河那多情的河水,不停地亲吻着岸边,发出阵阵甜美的笑声。此刻,我真想加入鹭鸟的行列,就这样千年万载与这秀美的凤山长相厮守,与这醉人的白鹭洲为邻作伴。
  缓缓的,静静的,无声无息的和白鹭洲道别,还没有离开,便开始想念,我知道我已深深地爱上这个美丽地方,来过,便不想离开......风景醉美白鹭洲,我温柔的梦乡,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一处人鸟和谐共生的人间天堂,离开增家寨,离开白鹭洲,虽然我没有带走白鹭洲一片云彩,可我的心却留在了那里。一闭上眼时,就会想那里的山和水,树和鸟以及那里的人们,纯朴、厚道、仗义,本性......因为如此,我会时常想念起那个叫白鹭洲的地方......白鹭洲就是这样让人魂牵梦萦,有时像大山的骄子,静静卧躺在深山之中,沐浴天地的恩泽;有时又像梦幻般的人间仙境,云遮雾绕,静谧而恬淡,独自与天地往来;有时更像世外桃源,灵动脱俗斑斓如春,成为人所争相追求和向往的福地。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