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美在煤都

 
赵卓雅
  细细数来,大多风格隽永的散文都以故乡为体裁,也难怪,千百年来,那一缕淡淡的乡愁笼罩在文学上空,在文人的心田里生根发芽,魂牵梦萦的香味穿梭于诗文的字里行间,沉淀成中国传统文化中别具一格的经典。
  家乡阜新,有一个广为传颂又颇具分量的别称——煤都,顾名思义,即产煤的都市,这个别称与亚州第一大煤矿——阜新露天煤矿联系在一起,历史悠久、气势雄浑。
  很多时候,并不觉得阜新有多美,和其他著名城市比起来,缺憾显而易见。她不具备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发达工业,也没有苏杭两地的迷人风景,更缺少西安、洛阳等城市的人文气息。长久以来,这座北方的小城带给我的印象有些模糊,甚至荒凉。
  随着工作的几番变换,人生道路的崎岖使青春的稚嫩逐渐褪去,思想日益成熟,对生活的这座城市也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煤都的形象在脑海中渐渐丰盈起来,不禁感叹,原来并非所有的美都是显而易见的,更多时候,美需要深度挖掘,才能见识它的庐山真面目,就像是一块玉的原石,表面看起来与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若非独具慧眼和炉火纯青的工艺,根本无法将它打磨成无价之宝。
  未曾真正见到阜新海州露天煤矿之前,对它所有的印象浓缩在了一张邮票和一张人民币的画面里,那是国家在50、60年代发行的纪念版,那幅具有深刻代表性的电镐作业场景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仿佛一下子置身于那个年代,工业蓬勃兴起、矿工们斗志昂扬,纯黑的乌金燃烧了自已,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出了巨大的力量。这是一种怎样的美?震憾中蕴藏着无数的感动,以往不曾领略,这种美促使我对现已成为矿山公园的露天煤矿有了莫名的情愫,那是一种类似信仰的召唤,让我从内心深处迫切想要一睹它神秘壮丽的容颜。
  初次来到阜新海州露天矿国家矿山公园,是在夏日里一个静谧的清晨,东方泛白,空气中还有一些凉意,当第一缕晨曦破云而出,整个矿山公园被笼罩在了一层淡金色的氛围里。那台由苏联引进的1952年生产的电镐矗立在空旷的广场上,像一位饱经峥嵘岁月后退役的老兵,向人们默默诉说海州露天煤矿昔日的辉煌。曾累计生产2.44亿吨煤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了一个长4公里、宽2公里、垂深350米的长方形人工废弃矿坑,坑壁上一道道类似梯田的印痕,似乎在镂刻着岁月的沧桑。与其他景物不同,二战时期捷克生产的电机车和日本生产的蒸汽机车则成了摄影师的新宠,以它作背景拍摄出来的婚纱照别有一番艺术韵味。
  “百里煤海”已成为昔日的辉煌,它所流传下来的开拓、奋进、奉献与刚毅的精神将永远留在阜新,成为推动这座城市经济发展与工业建设的原动力。
  望着阜新道路两旁一丛丛盛开着的耀眼芬芳的黄刺玫,“煤都”的内涵与美刹那间得到了升华,这种花抗寒耐旱,对土壤要求不高,在贫瘠的土地上也能绽放娇艳迷人的花朵,所以被喻为阜新的市花,看到它就如同看到了阜新灿烂美好的明天,使人不禁感叹:生机盎然,美在煤都。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