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凤凰吟(组章)

 
隋 冰
发箭岭,与唐朝打马擦肩
  风从南来,草木就向北倾。大雁叫时,万物复苏。
  过发箭岭,岭高风疾。风声中似有鼓角争鸣。
  
  谁还记得,这一座荒山野岭?
  发箭岭。定弦山。这对一弦一箭的两个孪生兄弟,把一支擎天巨箭射向了唐朝,射向一场战事,一个名字。
  
  薛礼。这位白袍将军,打马岭上,目光如炬,气势如虹。
  取下震天弓,搭好穿云箭,振臂一射,箭飞冲天。
  涛涛鸭江水,巍巍凤凰山。一箭之地,划分山河一边。从此,国泰民安。
  
  站在发箭岭上,向南眺望,小城安睡如初生的婴孩,南北群山似母亲守护的臂弯。千年雨雪,数载冰霜,挥手间,烟消云散。
  只有凤凰山颠,箭眼洞宛若一颗东海明珠,镶嵌在唐朝的王冠。
  
乌骨城,烽火不与人说
  
  一块一块的石头,紧紧地挤在一起。挤成一面墙,挤出一座山,挤出一座城。
  这城不采春风,不猎秋实。只待烽火台上一柱冲天,便将怀中鼓角齐鸣。
  
  乌骨城,以塞制要,借东西山高壁险,筑南北墙坚城安。
  沿城墙蜿蜒而上,沉淀在历史中的烽烟便从脚下的石头中弥散开来,耳畔似有守城士兵的低声交谈。
  日月依旧,岁月苍苍。烽火台上,寂静无声。只是乌骨城换了容颜。
  
  风,从平原而来,从百姓中来,带走将军的金戈铁马,带走年轻士兵思乡的眼眸。
  山无言,壁立千仞;水无声,荡涤千年。
  残阳如血,乌骨城一身赤红。
  
  城墙石壁上,青苔苍老了远去的战事。乌骨城,早已忘却了曾经的伤痕,它把断壁残垣种在漫天星光里,然后,闭上眼,安睡在母亲轻轻摇动的温暖的臂弯。
  
凤凰山,不忘一生守候
  
  据说这里原来是一片海,不知什么年月,突然长出一座山。
  山,清幽灵秀。有海浪的样子,有海螺的呼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这一座山,就是小城的神灵。
  
  风来时,山就挡风;雨落时,山就遮雨。
  山稳稳地坐在那儿,小城就一片安宁。
  
  从此,小城人不再看海,只看山。
  
  山势陡峭,石壁光滑。山把誓言一字一句融进血脉,融进骨骼,融进灵魂。
  山从不说话,却从不错过每一个生动的日子。春华秋实,野草野花,峰顶的云雾,转动的星辰。
  山有眼睛,他的眼里满含深情;山有双手,他的手坚实有力。
  他把虔诚的人们托举在云端,把遗落的故事讲了千年。
  山有爱,爱无言。只做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守候。
  
叆哈河,在满语中洒落清波
  
  叫一声叆哈河,便落满一身清辉。我是你怀中的一棵水草,在你的波澜里被你轻轻抚摸;
  叫一声叆哈河,岸上的人们就开始唱歌。他们俯身为你奉上虔诚的亲吻,你为他们献出岁岁丰饶;
  叫一声叆哈河,多么动听,多么温柔。那是一块明净的琉璃,在满语中清澈见底。
  
  叆哈河哟!你承满语之音韵,之祝福,之纯洁,用一路清波荡涤瘦了的岁月,滋养草木横生的土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多清的水呀!
  纯净如母亲的双眸,洁白似母亲的双臂。
  打捞。捞出冬去春来,捞出日升月落。捞出一座山,一片田,一个个村庄,一户户人家……
  那些都是你河底游动的鱼儿,都是你生出的孩子。他们赤身裸体的在你的怀抱里翻滚,在你鼓胀的乳房上贪婪的吸吮。
  叆哈河呦!
  你是宽容的,是接纳的。每叫一声你的名字,就仿佛听见了你起伏的水波。
  
凤凰城,不必振翅亦高飞
  
  站在将军峰上,放眼一方水土,凤凰之山,凤凰之城,在历史浩渺的烟波里荡漾。
  远古的脚步声声,有普天黎民的低吟。我苦难的先辈,我贫瘠的先辈,我懦弱的先辈,把血肉筑成山,把眼泪流淌成二道河的水。这枯瘦的河呀,溅不起一朵长久盛开的花。
  
  再爬一程吧!
  山势险峻,步步惊心。
  
  过了烽火台,紧跟老牛背、天下绝。矗立箭眼峰上,整座凤凰之城在眼波里迷离,闪动。
  那是老祖母的一滴泪,那是老祖父弯曲的脊梁。
  我卑微的亲人呀!脱去一身破烂的衣裳,换上苏绣、蜀锦、绫罗绸缎,重新把凤凰之羽擦亮。
  凤凰大街,不再沉默。如今,把那些压抑许久的情感畅快地诉说。
  小城不再是卑微的。她仰起头,面若桃花。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