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河水清清

 
赵真华
  “知了,知了……”,大清早就被院子外面老槐树上的蝉噪声吵醒,又是个大热天!想再睡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时, 朋友打电话来相邀去六股河漂流景区游玩。这几天,天气闷热,再加上身体欠佳,心情有些烦躁,原本也想出去走走,便欣然应约。
  六股河漂流位于辽宁省建昌市杨树湾子乡,车行一小时来到目的地。走近景区 ,两岸美景尽收眼底, 河水依山环绕,山拥水矗立。两岸水草肥美,岸边村落相连,林荫处偶见驴、马静立,时而低头吃上几口鲜嫩的青草、时而抖动一下身子甩几下尾巴……河水在晨曦薄雾中,朦朦胧胧宛若睡眼惺忪的少女一般恬静。山形树影倒映在水里,仿佛是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画。河水的清凉静美,顿时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忘却世俗的喧嚣,心中的烦闷燥热感荡然无存。
  下游的漂流河道内则是另一番景象,游客们三三两两自驾橡皮艇,在欢声笑语中,随着闸门处急流而下的浪花尽情释放着激情和快乐。朋友们也迫不及待地加入到漂流的人群,我不怎么喜欢那种喧嚣刺激的活动,而是独自信步漫游……
  沿着林荫小路,我在河边徜徉流连,河里的水草,每一条纹理脉络都清晰可见,在水里自由自在地舒展着婀娜的身姿,静享清凉惬意;河底的砂石在河水的涤濯下,愈显斑斓多彩。时近晌午,我觉得口中有些干渴,想起来时看见景区门口有一个冷饮摊,我便返回直奔冷饮摊买了一瓶水,想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喝点水休息一下。抬头看见冷饮摊对面树荫下,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小姑娘梳着马尾辫,身材有点瘦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左顾右盼着。手里拿着一块小花布手绢,不停地扇忽着,地上放着一个用荆条编制的筐,小姑娘望着来来往往的游客们,眼神里似乎充满了期待和盼望。
  我便又买了一瓶冰镇水,走向小姑娘,哦,荆条筐里装着多半筐青皮鸭蛋,六股河鸭蛋可是远近闻名的。我和小姑娘闲聊起来,我把水送给她喝,她说什么也不要。刚开始,她有点拘谨,慢慢的话越来越多。她告诉我,她叫清清,今年十二岁。她家离这里走小路也有二十里左右吧,走大路有三十多里呢,太绕远。一大早趁天凉快儿,就骑自行车出来赶路,小路不好走,有的地方要推着自行车走,从家到这里走小路,要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看着筐里垫着厚厚的棉垫,就猜测到路上肯定是很颠簸的。我又问她为什么这么远一个人来卖鸭蛋呢?我这一问,似乎触动了小姑娘的心事,她低着头,声音也比之前小了很多:“阿姨,我家里只有奶奶和我,我听奶奶说,妈妈在生我的时候就死了,我没见过我的妈妈。是奶奶把我养大的,奶奶腿有毛病,走不了这么远的路,爸爸在外面打工,和一个阿姨在一起,偶尔回家来看看。我上学,奶奶在家养了十多只鸭子,奶奶说,来这里游玩的人都是有钱人,我家靠河边,鸭子天天吃河里的小鱼小虾,鸭蛋是纯绿色食品,人们都喜欢吃。一到周六周日,奶奶就让我把鸭蛋拿到这里来卖,每个鸭蛋可以多卖好几毛钱,这一筐鸭蛋能多卖十多块钱呢!”说到这里,小姑娘的神情似乎又有些兴奋。幸亏小姑娘的情绪转变很快,要不然我还会因为我的问话,勾起小姑娘心底那最深的痛点而后悔呢。
  也许是天气太热的原因,进进出出的游客们,无人驻足问津小姑娘的鸭蛋。清清一边和我说着话,一边不时地张望着,看到清清焦急的样子,我想起了小时候赶市场卖山野菜。那时放学后,我和姐姐去田野里挖苘麻菜和山蒜一类的野菜,回家捆成把,然后用水培上。第二天早晨,把水灵灵的山野菜拿到附近厂区的小市场去卖,换回的钱可以买笔、本、橡皮等学习用品,偶尔也可以花上毛八分钱偷买一本小人书看,当时感觉也是一件非常幸福快乐的事。我卖山野菜时,也和此时清清一样的眼神和心情期待着买主吧!
  中午,树上的蝉仍不知疲倦地的叫着,似乎想用无休止的聒噪来驱赶酷暑炎热。小姑娘不时地拿小手绢在脸上抹一把,不一会儿,鼻尖上又渗出一层密密的细小的汗珠。我问她这一筐鸭蛋多少钱,我都买下,让她早点回家。她把鸭蛋从筐里一个一个地捡到方便袋里,我也帮着捡,她说一共六十四元钱。我拿钱包掏钱时,零钱足够了,不知为什么,我却拿出一张一百元给了她,小姑娘说她没有零钱找,我告诉她不用找了,收拾一下赶快回家吧。我虚伪地装了一回有钱人。其实家里供两个孩子念高中、大学,我身体不好,就靠爱人打工维持生活,有时也有捉襟见肘之窘迫。姑娘说不能多收钱的,她急忙去对面冷饮摊换零钱,趁她没回,我拎着鸭蛋匆匆地走了。
  下午,回到家里,洗手时,猛然发现手脖上的手链不见了,我有点惊慌失措,这条手链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远远地超过了它的自身价值,在我心里它是非常重要的。我急忙给朋友打电话,让他看看,他车里有没有我掉的手链,他回话说没有,我又连忙问其他两个一同坐车的朋友,结果很失望。唉,这可咋办?我忽然想起来,我和小姑娘从筐里往方便袋里捡鸭蛋时,感觉手脖好像被筐刮了一下,“天啊,会不会掉在那里啊?”我焦急地又拨通了朋友的电话,求他马上陪我再去一趟游玩的景区,抱着侥幸的心里去找找吧。朋友迅速地陪我赶回景区,景区门口稀稀拉拉的有进出的人,明显比上午的人少多了,我在买鸭蛋的树荫下,仔细找个遍,也没有找到手链。朋友劝我:“算了吧,掉在这里,不一定被谁捡走了呢,别找了回去吧!”我沮丧地坐在车上往回返,神情木然地望着车窗外面……
   “哎呀,前面车肇事了!”朋友喊了一声,我抬眼望去,前面不远处的公路上围了很多人,一辆农用三轮车斜歪在路边。朋友把车停在一边,凑近围观的人群,看看是什么情况,对于这种场面,我不敢凑热闹近前观看,因为一但看到惨烈的场面,我的心里会很长时间拂不去那种场面留下的阴影。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但愿没有伤亡。
  这时朋友回来,我急忙问什么情况,他说;“没什么大事,三轮车司机酒驾,把一个小孩子刮蹭了一下,孩子的腿受点伤,看着不严重。有人给打电话联系她的爸爸呢!”我心里咒骂着酒驾的司机,喝酒开车对他人和自己的生命是多么不负责任!朋友打算倒车绕路回家,这时我听到乱哄哄的人群里隐约传来:“小姑娘……自行车……手链……等人……”这些断断续续的字眼,我的心猛地一激灵,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急忙下车,快步挤进人群里面,看到地上坐着的果然是清清,她紧张地蜷缩着身子,低着头,用手扶着受伤的腿,不敢动弹,裤子上有点血迹浸出来。我急忙蹲下身子焦急地问:“清清你怎么样?没事吧?”她抬起头看见是我,就急忙抽回一只手在裤子兜里摸索着,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纸包递给我,声音有些哽咽:“阿姨,这是您的手链。”我接过手链的瞬间,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下来。清清看到我流眼泪和着急的样子,反而安慰我:“阿姨没事儿的,别哭,我小时候上山经常刮破腿呢!”
  我不顾一切地对朋友大声喊着,让他赶紧帮忙送清清去医院,不能耽搁了。我们把清清急忙送到医院,经过检查包扎,还好只是皮外伤,没伤着骨头。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清清家里只有奶奶,爸爸在外地,家里没有其他人。我又拜托朋友去一趟清清的家里,告诉她的奶奶,清清只是受点轻微的皮外伤,告诉她没事不用着急,有我在医院陪护清清,肇事司机已由交警处理。
   病房里,清清用我的手机拨通了爸爸的电话,她告诉爸爸,腿受点皮外伤,有阿姨在照顾她,过两天就好了。爸爸说要回来看她,我听见电话里传了来一个女人的吼叫声:“大老远的,没啥事,来回瞎折腾什么!想回去就别回来啦!”“唉!”电话那头的男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清清尽力用开心的语调说:“爸爸,我真的没事,明天就能帮奶奶放鸭子了,你不用惦记我,别回来了。”说这话时,我分明看见了清清眼里含着泪水。
  我时刻陪伴在清清的身边,她似乎放松了心情。清清告诉我,今天中午她回到家里,和奶奶说,今天遇到一个好心的阿姨,把鸭蛋全买去了,还多给了一些钱。奶奶高兴地说:“这世上啊,还是好人多!”奶奶从筐里往出拿棉垫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筐和棉垫的夹层里有一条金手链,我认出是阿姨手上戴的。我和奶奶说:“奶奶,我认得是那个买鸭蛋的阿姨的手链,阿姨发现手链丢了,一定很着急,估计会回来找的,我去景区那儿等阿姨,没想到半路上……”清清说到这里,我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流出来……
  晚上,我坐在清清的身边,陪她聊一些学校里的事和她喜欢看什么书啊、动画片之类的话题,还给她讲了很多开心的故事和我家里的情况,她还不时地问我,我女儿和儿子多大了?长什么样子?我告诉她:“清清,等你腿好了,我带你来我家,而且以后的假期也会抽出时间,接你来我家和哥哥姐姐一起玩的。”“阿姨,真的吗?”我看到清清眼神里交杂着兴奋和疑惑。我使劲地点点头回答:“嗯嗯,是真的!”这并非是轻描淡写的安慰之词,而是一个母亲发自内心深处的一句承诺。清清高兴极了,夜深了,清清脸上挂着笑容靠在我的怀里安静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清清醒来就高兴地告诉我:“阿姨,昨晚上我梦见妈妈了,妈妈又温柔又漂亮!她陪着我写作业,还带着我上山采野花玩呢,可是后来不知怎的就……就没了。”清清说最后一句话时,显然是低声嘟囔出来的。我的心被软软地刺痛了,一个留守的单亲孩子,是多么渴望父母温暖的怀抱呀!这种渴望对于其他正常家庭的孩子来说很平常,但在清清心里就是奢望!我望着清清那一双比她家乡河水还清澈的大眼睛,忍不住把她紧紧地搂在怀中……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