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辽南千年松王

 
花溪水
  “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
  在辽南东部,海城市马风镇的一座山上顶上,有一颗巨松,当地人称松王。
  巨松生长在一座山峰的峰顶之上,远远望去,巨松俨然是一座山峰。雄伟壮观,树冠若一巨大华盖,覆盖整座山岗,巨伞似的。树势雄奇伟岸,呼呼生威。见到松王者无不被其震撼。惊叹为松王。
  距海城东十五公里,马风镇材木沟的小山村,山村的北沟王家沟山顶生长一颗千年巨松。巨松生长在表哥家承包山林的山顶,树冠参天,树高约二十米,树冠直径三十余米,胸围三人伸臂合抱不拢。
  令人惊奇的是,巨松所生长的山顶竟是岩石之地!松王华冠若巨伞,独占万顷阳光,树荫烟笼整座山峰。放眼四周,没有其它高大树木与之争锋。相邻的山岭也不见相应大树生长,四周群山环抱,成众峰维护朝拜之势。 
  巨松根系发达,树根虬劲粗壮,高出地面裸露在砂石之上,各抱地势,顺势盘扎,气势如虹。虽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可千百年在这岩石之上的生长是多么艰难!无数个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唯有这庞大的根系,牢牢抓住岩石和大地,竭尽全力吸收地下的细微营养。世间万物皆同理,所谓根深叶茂,唯根基强大,方可不被外物所撼。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巨松的华冠和虬根一起守护着山下的农庄。松王雄伟壮观,树型魁伟俊朗。在高出地面三米处,分出十一个枝干,宛若十一个同胞兄弟,同气连枝,威严神勇。
  当年,山林分包给各家各户时,承包山坡另一面的农户,雇来挖掘机挖掘山坡,挖到了巨松的根须。此树村民视为“神树”,保护山下村民一方平安。山下村民纷纷上山阻止,此承包者不顾村民规劝,仍按自家果树栽植计划继续挖掘,认为只挖掉松王的末梢根须,伤不到根本,不以为然,第二天依旧施工,恰在此时,其独生子在路上招车祸意外离世。村民纷纷传说这是神树的警告和惩罚。世间本有旦夕祸福,这也许是巧合,但此事之后,松王名声越来越大。更有远方香客到此修行。为此,表哥筹集一些建筑材料,在松王不远处,和村民一起盖起了一间小屋,并从山下接通了电源,山下村民不时送来食品和衣物,供其栖身,守护神树。远村近邻慕松王威名,前来求子求福求财者,虔诚礼拜。至今仍远远可见红绳悬于树枝,若纤纤红羽飘摇。
  英雄自有出处,松王更有神奇传说。传说,唐王征东之时,唐军与高句丽激战数日,烽火焦灼,唐军将士伤亡惨重。唐王急令军医奔赴战场救治伤员,军医日夜兼程,一路换马不换人,途径此地,军医不堪日夜马上颠簸,一口鲜血喷出,刚好落在一粒松子上。军医顾不得这许多急赴战场。将士得以及时救治,士气大振,一举获得征东大捷,灭了高句丽国。那粒被军医喷洒鲜血的种子,是一只神鸟从长白山衔来的,得以人血浸润,在地下蛰伏两百年,得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终一日破土而出。风高土稀寸草难生的山丘,树木更不能生长,只因医官一口鲜血湿润了大地,松树种子得以发芽,又得了医官血液承载的气概鼓舞,竟茁壮成长起来,栉风沐雨,到今天竟已有千年树龄。
  又不知多少年以后,距离松王三百米另一个山丘上,又长出一颗高大的松树,传说是松王的爱侣追随而来,陪伴它的英雄。这是一颗雌树,雌树年年开花,结出松塔,松塔落地,松子脱出,子孙长出,漫山遍野,两个山岗以及附近的山脉松树成林。怎料到了1999年,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雷电击中了雌树,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最后被村民扑灭。现在还剩下两个枝杆与雄树遥遥相望,继续陪伴。我在第二次拜谒松王的时候拜,拜谒了松王的爱侣,捡拾了两块雷击木,同行者说雷击木可以辟邪,我心里却是收藏一方爱情神话。那场大火,村里有一种说法是天公捉拿藏在雌树树芯里渡劫的精怪,株连了雌树被雷击中,科学的解释是雷电击中最高的树木建筑是自然现象。而那颗雄树却兼怀了雌数的使命,继续生长,枝繁叶茂,在另一座山顶君临天下,成了松王。
  第一次听说并去拜谒松王是2013年秋天,远远望见一座山似的巨松,一下子被强烈震撼了,我知道,千山的古树树龄有八百到一千年树龄,但这颗松王的树干要远远大于那些千年古树,当时询问表哥,松王并未被保护,只是表哥一家和村民自觉守护着,难免忧心。曾写下一首散文诗《辽南松王》:
  生长在山顶,树冠繁茂,若一方巨大华盖,领一座山的雄奇风光。
  数不清的手臂,在地下延伸,根須庞大,三个人伸臂合围,也不能将它胸围丈量,唯有群山起伏,万千景象。
  军医的鲜血洒在一粒松籽上,千年的日月滋养了大树参天。大唐的声威随阵阵松风回响。
  山岗苍翠,溪流在谷底洗濯过往,一袭烟雨,四季的风从东西南北吹荡。
  阳光沁色,月色包浆,抱紧自己的涛声轰响。
  松荫庇护山脚下的村庄,庇护一代又一代人生息成长。         
  巨松挺拔屹立,在山岗俯视群峦,年复一年,秋风的手一次次拂过,四野苍茫。
  写这散文诗也是意欲引起重视呼吁保护。去拜访松王的人越来越多,却迟迟不见国家正式保护。每次与表哥表嫂通话必谈松王。2018年春节前,表哥电话里高兴地说松王年代鉴定正式出来了,是一千二百年的树龄,政府立牌保护了,《鞍山日报》都刊登了,这下可好啦!随后表嫂微信传来松王照片,树身上赫然挂着印有二维码的蓝牌:“国家一级古树,编号00114,油松,松科,松属,1200年,海城市人民政府,2017年十一月制”。至此,心下畅然。
  最近一次与表嫂通话问起松王的时候,表嫂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来看松王,家里果园的苹果和梨却少收获很多,比往年欠收好几倍。我无语, 我不知道,随着松王一点点被认知,世人的打扰也随之到来,我不知道,这个独立遗世松王的存在是否真的喜欢被认知并被打扰。
  此刻,我仿佛看到表哥家的小孙子已经长大,坐在巨松下,面前置一古琴,一曲《风入松》悠悠扬扬传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