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卧在心底的一弯彩虹

 
张鸿飞
  行囊在背的感觉,真好。
  车动了,缓缓的。灯火月台被拉开了,成了一盏摇曳不定的小桔灯,最后那一点点的温馨也消失。我知道它已退到夜的深处。也许,趁晨曦未到,去寻找遗落在枕边的梦吧。而我的心却明亮着,一旦有了目标,心情就不遥远。这一刻,多么的美好,可供终生的闲暇时光,翻出来晾晒、品咂……
  这一天,立秋,凌晨四点。抵达地点:大连庄河。
  车轮刷刷的碾过柏油地面,音响正放着那首我喜欢的《传奇》,王菲的歌就像空谷幽兰,自天籁依依而来,轻软如雾,干净、纯粹得一尘不染,让人觉得就是坐在一间古朴素雅的茶馆里,把盏香茗与恋人脉脉相语……
  有了风,是微风。它伸开纤纤细手一层一层掀开夜的帷幔,天就一点点变浅,而后蓝汪汪直到豁然开朗。几时许,当车穿过一条3000米的隧道后,扑入眼帘的是一片激动人心的绚烂。车行驶在盘山路段,那感觉就是坐在过山缆车里,一切景致呈现在鸟瞰之下。那遍野的向日葵,一坡一坡、半坡半坡,贪婪奢侈绵延不断。还有一片黄花,毫不客气的牵扯着你的视线,蜿蜒成一条小路,灿烂的通向远山深处。那边隐约散布几户人家,我仿佛听到鸡鸣狗吠,仿佛听到小鸟穿过林丛时,树叶与翅膀的摩擦声……如果不是在高速,我们定会弃车驻足,尽享这世外桃源……
  呵,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美,是一种磅礴的美,是一种延伸的美,美得叫人心颤。
  怀着醉人的心情,几个小时的高速路程悠然而过。拐入一条县级公路,二十多分钟后车停泊在庄河码头。
  人们鱼贯上船,少顷,马达轰鸣,只见海面先是剧烈地颤抖。不,是破坏,是一种粉碎性的破坏。接着,船头船尾的海面凹下去再凹下去,而后螺旋般的拧成巨大的漩涡。船动了,它劈开海面卷起冲天的巨浪,一股咸咸的腥腥的味道弥漫着整个甲板。我的心中掀起从未有过的震撼。极目远眺,海面淡蓝,绸缎般涌向天边,天似穹庐笼盖海面,他们衔接的是那样的温柔和自然,像吻,幸福依依,使人竟生羡慕之心。站在甲板上,我知道我与游客一同兴奋和陶醉,张开双臂,我的心仿佛从未有过的清澈和透明。
  从甲板悬梯步入中舱,环顾一周来到船尾,一幅壮观画面映入眼帘:船尾浪花飞溅,它们拥挤着重叠着翻滚着前赴后继般追赶着轮船,而后不得不自暴自弃化成一缕巨大的激流沉入大海,上下翻飞的海鸥舞成壮丽的诗篇,尽情享受游客的赞誉。让我不解的是海鸥为什么总追逐着轮船,为什么总在浪花尖上起起落落?有人说船行驶时剧烈地搅动海面,导致小鱼小虾受惊吓而不知所措,这正是海鸥觅食最佳时机,可惜的是,我睁大双眼也没能看清想要的结果。我掏出相机,选好角度拍摄了一张张海鸥的倩影,更难得的是,有两只海鸥几次扑到我的眼前,翅膀沾带的海水竟溅到我的手上,甚至我都清晰地看到了它们淡灰色的眼睑。我兴奋我幸运能与这些小生灵近乎零距离的邂逅,我抓拍的那张翅膀呈一字型伸展,额头顶着一枚滚圆水珠的海鸥照作为我的电脑壁纸,每当打开电脑,那种美好就会汩汩流淌到整个桌面……
  难得这样的好天,极目所视,远处的海面上点缀着几枚大小不一的小黑点,我疑是帆船。朋友笑着递过他那架俄罗斯产的高倍望远镜,我调好焦距,呵,原来是岛屿,大小不一,数数一共九个。我们抵达的是其中最大的岛屿甲午海战古战场——王家岛。马达声减小,轮船优美的划过一道半弧,泊在港口,抬腕看看表,两个小时的水路竟然毫无察觉。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我信。
  我踏踏实实地站在这块神奇的陆地上,几万年血雨腥风荡然无存,蓝天、白云、海浪、红花、绿树,美景交相辉映,,尽呈眼底。我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才是心旷神怡,也由衷的感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我们一行八人坐上一辆豪华观光旅行车,车欢快地在潮湿的路面嗡嗡飞驰,岸边美景目不暇接,只十几分钟就稳稳地停在一个渔家驿站——在水一方。好有诗意好有情韵的名字,我想到了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有谁知道那位热恋的青年有没有他的美丽的结局?时光荏苒,岁月的河流缓缓流淌诉说着一段段生动的故事。后来由台湾著名作家琼瑶填词,林家庆谱曲,邓丽君演唱的《在水一方》整整温暖了一代人的心扉,红遍了大江南北……
  洗漱完毕,坐在岸边凉亭,海风习习,喝着清凉的扎啤品尝肥嫩的海鲜,看一涌一涌的海浪绵延,我觉得幸福和快乐被我紧紧攥在手心,满满的。已近黄昏,一轮硕大的太阳滚落在海面上,波涛簇拥着它,浪尖火红、浪底灰暗,“半江瑟瑟半江红”白居易的千年古诗意境我终于体会至极!几只水鸟横掠海面急匆匆找寻夜栖的温巢,远处油轮的汽笛在寂寥的黄昏放肆地划破一方宁静,我的心被一种博大的情绪烘托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那是一种怎样的豪迈恢宏气魄。秋风瑟瑟,海水涟涟,慢慢地红光尽融海底,野云四合,暮色苍茫,岸边街灯次第开放……那尊国际灯塔扫过的一道白光摄人心魄,岛顶上的古钟间或回荡时,就会有一种难以言传的苍茫震撼你的灵魂,使你觉得整个身心都已溶化在那足以忘掉一切的安谧和静止之中了……
  满是激情与回味。
  妻提醒我,夜凉了。我不舍的拾掇起心情。漫步沙滩,与妻商量,来年有机会想去荒江之畔的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在红枫摇曳,霜色洁白的季节,静听古刹钟声,与张继一起吟哦那首《枫桥夜泊》,追寻千年诗人的一份羁旅印迹。
  佛说,一切有缘且由缘。我想若干年后再次登上这座岛屿,它给予我的与我所感悟的又该是怎样的情愫?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