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五龙山之忆

 
初向俊
  都说黄山归来不看山,可是登过黄山之后,我心心念念的依旧是家乡丹东的五龙山。每次乘车路过,我的目光就不自觉地看向他,壮美的山脊,伟岸的身影,恢宏的色彩和无尽的回忆。
  1995年,我第一次到五龙山脚下读书。对爸爸妈妈无尽的想念,被永远抢不上的IP电话盘剥抽离;对饮食作息的不适,被有限的生活费强行制止;对未来前途迷茫的忧郁,又何处寄托呢?
  学校要求早上起床就绕操场跑步,每天我从梦境回到现实,站在学校操场上,映入眼帘最刚毅、最巍然的形象便是五龙山。名为五龙,可我更觉得那是张开的怀抱、坦然的胸膛,沉默、肃然、苍兀、刚强。太阳仿佛是得到他的允许,才能放出光芒;云朵仿佛是得到他的允许,才能悠然飘荡;蓝天仿佛得到他的允许,才能高远纯粹。他远远地注视着晨跑的队伍,我却觉得他像父亲一样,在守候着我,支持着我,赋予我跑步前行的无穷力量。我从小体质孱弱,也没有好好锻炼身体,很难一下子适应风雨无误的一千米晨练,可是只要一抬头看看远方无言坐镇的五龙山,内心便会升起一股坚毅强悍,严令自己的身体持续前进。正是有那五年晨练的经历,才为我打下良好的身体基础,五龙山功不可没。
  日历每天撕掉一页,五龙山的色彩每天不同。由秋至冬,碧绿的大袍不断点坠金黄或艳红的不规则图案,大袍的底色也渐变灰黄,直至所有图案都化为深灰,还有一些坚挺的苍翠傲显着五龙山的生机。那时的我常常把五龙山看成一幅大挂历,随着他景色变幻,放假的日子也越来越近。雪中的五龙山愈发英姿逼人,像一位横刀立马的将军,洁白的雪披风难以掩盖裸露的青色岩石,山脊处的缺口仿佛诉说曾经的赫赫战功,漫山遍野的树木是随时待命的士兵,银色的雪光好像他们挥舞的兵器……似乎是所有雪景山水画的取景处,美不胜收,总是怀着愉悦的心情观赏五龙山的雪景,因为当他银装素裹,就意味着这万事开头难的第一个学期就要结束,开个新年晚会,复习,考试,就可以放假回家了。当春天到来,灰黑的山体渐有一丝绿意,一天天变浓,又逐渐扩大,就好像我越来越充实的学习生活,学电脑、报社团、读好书、交益友;夏天,满山的苍翠郁郁葱葱,株株蓬勃向上生长,把这座辽东名山打扮得年轻英俊,陪伴我进入由懵懵懂懂的中学生到规划人生的大学生的转换期,努力学习就业技能,争取毕业能自食其力。
  五龙山就这样融入我的成长,融入我的记忆。五龙山下的记忆,也许是我最清醒的记忆。因为那记忆里纯得没有一丝杂质,因为那记忆里有深刻而丰富的成长,因为那记忆里有人生中最美好最珍贵的青春。是五龙山陪我看人生第一场流星雨,是五龙山陪我迎接新世纪第一缕阳光,是五龙山伴我走过青涩走上独立成熟的人生道路。
  第一次亲近五龙山,是五月的一个晴天。那时他还未经大规模开发,我们全班由住在山脚下的同学带领,浩浩荡荡的进山。他仿佛颇有准备,先是一片笔直气派的核桃树林卫兵,让我这平原长大未见过这么大片单一树种林子的小村妮震摄痴迷,接着又派出许多麻雀在林间跳跃欢迎、许多野花笑脸相迎,那笔直生长的树干好像无穷尽的五线谱,飞来飞去的麻雀则是欢快的音符,林隙的阳光就是各种音乐符号,这一曲欢乐颂让这一幕美好多年铭在我心。林中到处是他神秘而清幽的气息,走了许久都不觉得累。山路有时平坦有时崎岖,攀过庙宇群后则变为险峻,多处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铁索、铁梯、陡坡、落差近一米的巨石,无不彰显龙的霸气,令只登过平原上小山丘的我充满崇拜。而且五龙山五座山峰绵延,攀登其间仿佛在龙背上奔跑、在天的边际肆意,尽管已累得腿肚打转,那种自在逍遥却无可比拟,因为那是那时的我曾攀登的最高高度。待攀至豁口处,汹涌的山风仿佛自天庭漏出,直贯胸襟,我的胸腔也觉得汹涌澎湃,爬山路上消耗掉的力气仿佛一下子全回来了,居然开始和同学们一起奔跑着下山。正是“不轻狂枉少年”的时候,我们大声吟着“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诗句,不走山路,顺着沉年的落叶向下滑。看着前面同学无碍滑过,我也紧跟,谁知却陷入齐胸深的落叶坑中,好像掉进陷阱般渗人,紧张的大喊、挣扎之后终于爬出,赶紧乖乖回归山路。后来回想,也许那就是五龙山给我的一个深情拥抱吧。
  自那以后,我喜欢上登山,沉醉于在攀登过程中征服山峰、超越自己的快感,每至山顶,便觉胸襟开阔舒畅,人生意气风发,似乎所有烦恼琐事均被山风吹走,身体更加健康,人也变得更加豁达。多年中,我以攀山为乐,在领略过本市凤凰山的险峻、天华山的奇伟、大孤山的海景后,我又慕名攀爬了“人间仙境”吉林长白山、令“岱宗逊色”的安徽黄山。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的风格,可是在我的回忆里,没有任何一座山可以与五龙山相提并论。也许因为五龙山是我登山的启蒙者;也许因为五龙山留下太多美好;也许因为我读书的那所学校已被兼并,操场建起了大楼,故人各奔东西去,此地空余五龙山。
  参加工作以后,五龙山的发展始终牵动着我的情怀,每次到五龙背都会满怀深情地凝望他,凝望自己那些难以收回的思绪。
  那年深秋到五龙山宾馆开会,年近不惑的我再次走近他。在会后的暮色里,他渐起夜雾。黝黑的柏油路面、宽阔的条石广场、威严耸立的汉白玉山门、欧式气派的宾馆建筑似乎只是他新换的衣装铠甲,他还是他,千百年来矗立在那里丝毫不移、始终未变。无论是开发、经营、包装、打造,不过是挖掘他更深的内涵,展现他更美的风景,播散他的传说故事,扩大他的社会名望,他还是他,斗转星移、风霜雨雪毫不在意。我凝视着山门上遒劲的“五龙山”三个大字,不由得忆起他自古就是战略要塞,是秦汉时期两军厮杀的战场,是元朝西行入关的咽喉;不由得忆起郭沫若“畅浴温泉跨五龙”的豪迈诗句;不由得忆起在以五龙背发展为议题的会议上,那些争先恐后发言的同志对开发五龙山带动振安发展的美好愿景……当然,这也是我的愿景,五龙山,给我无数美好记忆的五龙山,你知道么?
  他无言,壮美的山脊胜过一切表达;他无声,却任谁也无法将他忘记。夜色愈发衬托着他的神秘,猛嗅他的体香,竟如同初见一般甜蜜而美好,浸在他的气息中,我觉得自己忽成虔诚的朝圣者,用意念祈祷着:五龙山,请给予我坚定如初的力量,请鼓舞我继续前行,即使在这夜色中,请在我的心口放一盏灯,让我不会迷失方向;五龙山,请开启你的历史传承,散发你的文化魅力,化身经济腾飞的五龙,助力地方经济发展;五龙山,请和我一道,用巍然屹立的脊梁凸显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自信,用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工作回报我们伟大的祖国!
  (五龙山是辽东名山,坐落于丹东市区北郊、振安区五龙背镇境内,总面积56.53平方公里。五龙山属于长白山系余脉,全长20公里,主峰顶歧山海拔708.5米,共有90多个山峰,山中林木葱郁秀美,峰壁耸立,清溪潺潺,鸟语花香,其沟壑峡谷之栉比;其巨石悬崖之怪异;其庙宇古迹之灵气都是风格迥异、自成一派,恰似一副饱含浓墨的水墨丹青。)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