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来我家乡吧,走“鞍海大道”

 
小 鱼
  战国的长风在衍水河上行走了几千年,吹荡着芦苇雪样的花影,和杨柳寒烟。那屹立在历史深处的巨石,长满岁月的青苔,看不出冷暖,也看不出悲喜……太子河流域,是大东北古代文明的发源地。若你来辽宁,我将沿着鞍海大道,北上三城去接你。
  “鞍海大道”之北端——
辽阳·白塔
  你说你望见了神秘的白塔,那就是辽阳的地标。
  这里曾是遥远的大辽,古旧的东京。历史的烟尘落定在高高的白杨树下,绿影殷勤地遮挡着左右顾盼的你我。广佑寺里森森的松柏和雄阔的大殿,炉香缭绕,虔敬庄严。眺望七十多米高的白塔,仰头的片刻,你的眼中是否有泪光与刚刚显露的阳光重合,眯起的眼睛是掩藏了多年的惊奇,心头盛开的喜悦莲花般圣洁。
     愿意相信这神奇的舍利塔是汉时兴建、唐时修缮的一方鼎盛;愿意相信这威严的广佑塔是辽代的一曲挽歌;更愿意相信这巍然的葬身塔是金朝那位出家为尼的皇后最后的居留——不管怎样流传,我们都觉得这巍峨宝塔承得起汉的清高,唐的丰美,辽的骁勇,金的卓绝……刘汉李唐已杳远,即使故事有不同的版本,淡薄的记忆里耶律阿保机的战马嘶鸣,或者完颜阿骨打的锋芒四射,都不及那个皇儿为母亲修塔的孝心更能令我们信以为真。
  你看那莲花台上,或双手捧钵,或持莲合十的佛像,不能不让人心头涌起慈悲。而心头溢满慈悲的时候,没有人会忘记母亲。 
  夜色起了,“流光壁汉”的匾额在变换着灯色的夜空明暗转化,高悬的明月见证历史的真容,只是忍心任凭我们猜想。
    别了,历经沧桑的辽阳府;饱受风雨的白垩塔。 
     醒来,你会听到木鱼石的歌声,看到千朵莲花开——
 鞍山·千山
  进入鞍海大道第二城——鞍山,你的心头或许会浮起一层霜风,它寒过秦时明月,染过汉时关,此时会落在哪一座山峰上呢?是的,鞍山有山,有千重山。
  “万壑松涛百丈澜,千峰翠影一湖莲”。这仙界一湖莲,便是人间千朵莲花山。“东北明珠”千山,长白山支脉,九百九十九座山峰,承着隋唐的荣辱,辽金的兴衰……历史的霜风凝为云霞,化着风雨,洗礼着奇峰、岩松、古庙、梨花,这千山四大景观。
   先说奇峰吧。雨水充沛的夏天,立于千山第二高峰五佛顶,但见重重叠翠的峰峦在乳白色的云雾之间若隐若现。青色的影壁飞檐浸在云水的润泽中,“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东北江南的韵味在奇峰重叠间多的是巍峨壮阔,亦不失钟灵毓秀。
  至于第一峰仙人台么?要不要上去,你自己决定。
  再说岩松吧。岩与松,山间最美的眷侣。
  千山奇岩怪柏相映成趣。是万千游客念着名字搜寻的仙踪。单是寻岩看松,你几天都出不得山的。你若常来,我陪你冬看卧石松,看青铜斑驳的石色为底,白雪披拂,虬状的松树主干伏卧其上,似雪中蜿蜒匍匐的苍龙;秋看点将松,这棵威风凛凛的奇松峭拔于林,任凭秋风萧瑟,残照如血。松将军笑对沧桑,指点着千里江山……
  现在夏天呢,最好游古庙,晨钟暮鼓,清风徐来,龙泉寺里听听关东才子王尔烈的传说;赶上春天啊,千万就和梨花住。那梨花满山开的时节,实在是太短了啊!只有十几天,与千山同醉——云也是,雪也是,梨花也是!
海城·石棚
  鞍海大道的南端,就是海城了。
  鞍海大道的名字,你便懂了。
  海城没有海。相传是退海之地。马上皇帝唐太宗,东征的时候,遇海受阻,梦中都念求一地立足。幸得白袍将军薛仁贵挺身而出,挟龙王退了沧海现出土地,才得以胜战。这薛仁贵乃是天上白虎星谪守凡间,故借地不还,龙王亦无可奈何。龙王偷笑退海后留下的三个海眼,水还在日夜不停地往外冒着,如三江水泻,危害百姓。为了压住这三股泉水,薛仁贵马越“三江”,用三霄娘娘像,压住了海眼,唐王见仁贵似白虎星穿越“三江”,故曰:“三江越虎。”向龙王借得的这座城池,遂称为“三江越虎城”,就在今天海城市的厝石山下,杨柳河畔。
  到海城之前,这个传说你一定要听。到海城之后,有个石棚一定要看。它是海城古文明的见证,是“巨石文化”的缩影。
  若是你自己来海城看石棚,问析木镇怎么走,千万要把“析”字说成“思”,古镇名字本是“思母”之意,后来不知怎的,就写成“析木”了。
  远山如黛染,村居如棋布。山路两旁数不清的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星杂着,盘盘转转的路程之后,就见那云天之下,山巅之上屹立了四千年的石棚了。那是新石器时代的巨石文明,石下埋藏着一位老酋长的叹息与祷告吧。
  那巨大的顶盖,牢牢地压在近三米高的石壁上,足以遮住三十多平米的方形天空,不知何等威望的部落首领才能埋葬于此。那盖石仅凌空的一角便显得下面的树丛如盆景般低矮玲珑。挨近了仰视那浑厚错落的石层里有风化的裂纹,雨蚀的凹孔,光灼的碎痕……青苔生了又老,老而复生,给巨石渡上了一层古旧的青铜,浑然天成而又神奇诡异——这到底是人的墓穴,还是神的仙冢?
  如果你视力够好,可以端详那些刻在内壁上排列有序的大圆点。真的不知是怎样的密码和箴言……把目光从这朵“巨大的蘑菇”移向四面的天地,但见云象奇异,经幡拂动——你的心便也动了,想问询石棚这一立几千年,到底都经历什么?
  
  历史总是无言的。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无论多大的风雨,只要你来,我都会去接你。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