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邀作品
 

浑河岸边的抚顺

 
王 开
  在我之前或之后,一定有人这样来过:槐的香气笼着薄暮,河吹凉风,那人仿佛一只水鸟默立河岸,杨柳飞絮,落满双肩……
  与我重叠的人影,来源远古、秽貊、契丹、匈奴,善使弯刀的蒙古。亦恍若我的亲祖,湿地插着八种颜色的旗帜,饮马浑河。远处,明城楼兀立烟尘云翳,更远处,山岭横亘,逶迤山岭之外。步我脚印来的人,可不知他是哪一个了,但我敢断言,我们皆为河而来,因河而生,依河而活。
  这一个春夏,我频繁往来浑河南北,见到以前未曾见过的事物。走多了,看多了,便想着给浑河,给河岸边的抚顺说点什么。
  这又是件十分恼人的事,因为,这地方可说的不少,我唯恐思想认识促狭,说的不够透彻。
  一般来讲,人是城市的主体,什么样的人创造什么样的城市。抚顺临水而居,照常理想,住水边的人性情柔和,喜欢写“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之类绵软的辞赋。或者情感细腻,乐于把城市建的精雅端庄,亭台楼榭疏密有致。建筑最能显示某一地的民风和文化特色,譬如江南的粉墙黛瓦,西南的碉楼,都反映出那一方人的审美情趣,一方水土的地域特性。再不然,至少有那么一两处招牌,体现城市的品位,体现城市的深度和广度。譬如誉满天下的岳阳楼、滕王阁、黄鹤楼,哪一座不是修在水边呢。一有这楼,岳阳、南昌、武汉就牛皮哄哄了,谁也不惧了。
  抚顺守着一条大河,其秀美娇柔的风韵,长期以来却被表面化的阳刚所遮掩。也难怪,一座衬着殖民背景的重工业城市,一座曾号称“煤都”,生产出共和国的第一桶石油、第一吨铝、第一特钢,第一台机械式挖掘机,一座拥有巨无霸级的石化基地,中国人每使用两袋洗衣粉就有一袋原料源于此地的城市,即使在世界眼中也是雄性的。
  再有,探究抚顺的时间纵深,给人的直觉也是“大风气兮云飞扬”式的饮酒狂歌,“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马蹄声响。然而定下抚顺粗犷、豪放基调的,不是7000年前的古人类,那时候他们安居在有着苏铁、鲤鱼、藻类的大河旁,在广大而寂静的原生陆地,扮演拓荒者的角色,创造了世界上最早使用煤炭的奇迹。
  谁改变了抚顺的文化基因?我想,当从扑朔迷离的箕子东迁,到燕太子丹刺秦失败,逆浑河东进,逃亡赫图阿拉的村野埋名隐姓算起。二位寄居抚顺的人物,都带有政治流亡性质,和战争或多或少的扯上瓜葛。但比传说靠谱的,是殷商到三燕战国时期的部族厮杀。 
  汉武帝时设玄菟郡,治理东北边疆,特别防范崛起的高句丽。不想这支个性鲜明的民族越灭越强,竟趁着迫使省级政府机构不断西迁的契机挺进抚顺,在高尔山筑贵端城,抗衡中原王朝。作为西陲要塞,中原必矢志夺回,于是,贵端城战事频繁,从咸康五年慕容皝算起,到唐大将李绩破城,历时320年之久,期间不知多少悍将在浑河边折戟沉沙。
  公元926年,耶律阿保机于抚顺设贵德州,扼控辽沈平原通往渤海腹地要冲,赋予它军事地位的重担。金灭辽后,大量北上汉民带来先进的窑瓷技术,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浑河南岸的大官屯瓷窑遍布,所产瓷器名噪江南塞北。再往后元明清三朝,明太祖朱元璋灭元,他领教了东夷好狠斗勇的秉性,于进入辽沈的门户砌墙筑城,期望永远“抚绥边疆,顺导夷民。”清代,抚顺是满族发迹的龙兴之地,爱新觉罗氏划故乡为特别行政区保护,屏蔽了抚顺与外界的交流。到吴兆骞发配宁古塔途径时,满目“接塞烟岚天半雨,背人雕鹗晚来风”的景象。
  从玄菟郡、贵端城、贵德州到抚顺,凡此种种,抚顺就是不折不扣的重镇形象。这样的文化根基,导致人们自然而然的忽略掉抚顺另一面性格。甚至抚顺也误以为自己不善婉转的轻唱“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细细数来,抚顺一个多世纪的时间表上,排列着作为共和国工业长子的一项项义务和荣誉,为了大家庭的兴旺,抚顺任劳任怨的苦干,不懂藏掖和修饰。2008年3月,国务院确定抚顺为资源枯竭型城市的时候,抚顺其实已经承受着难以言说的痛苦,在底谷中寻求突围。
  只有抚顺人能说清辉煌后的迷茫,也只有抚顺人能迅速走出迷茫,重整旗鼓,以图再战。这一次,抚顺真正把目光转向母亲般的大河——城是抚顺的城,水却是辽宁的水,中国的水。浑河不攀比长江洞庭湖,但她贯穿辽宁中、东部城市群,沿途重工业发达,两岸无数生灵靠这条河养活,堪称流经之处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载体,而抚顺作为大河发源地,保护她比利用她的意义更大。
  如果说抚顺有资源,那么,浑河是永恒的资源!如果说抚顺有一种资源值得永远骄傲,浑河当之无愧!
  于是,所有文章围绕着浑河作,作一篇王勃范仲淹张孝祥似的千古绝唱。
  抚顺首先亮出的,是“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为主题的大工业格局牌,依托“两城两带”,城西建设沈抚新城,实现沈抚一体化;城东建设石化新城,营造城东优美舒适的宜居群落。城市中部则是浑河文化生态景观带,城南聚集循环经济产业带……东西南北,各具特色,所有规划都为了“一条大河,两岸人家”的桃源理想。
  一系列的纸上概念,一迄落到实处,就成了老百姓眼里的风景。记得,有一天走错路,误入一居民小区,碰到两位大娘聊天,相约去亲水平台。又说,河畔公园怎么的好。匆匆之间,我听的心里甚为纳闷,亲水平台在哪里,河畔公园好在哪里,脑中一片空白。后来,一位朋友和我谈望月路、月牙岛,说望月路如何美,正开发的月牙岛多么令人期待。他说的兴致勃勃,我却云里雾里。朋友就开车拉上我,让我亲身感受一下。
  那天下午,车子在灿烂的日光中缓缓向前行驶,我眼里见的全是陌生,心里盛的全是惊奇,不停地追问朋友,一小片隆起的土丘要干什么,一湾一湾的水又做什么用。朋友说,这一带河滨总面积189万平方米,列入月牙岛整体开发计划,区域内围堰小湖、栽植树木、湿地观鸟、五星级假日酒店、高尔夫球场等组成一幅细致入微的工笔画,总之要营造一个多功能生态岛公园。
  月牙岛尚在筹建中,每一方块都有工人和机械在劳动,但它的恢宏气势已经呈现雏形,朋友说,今年10月份,在岛上举行国庆庆典,到那时候,你再来看流光溢彩的月牙岛吧。不必朋友引导,目之所及足以令我神往了。
  说话间,车子拐到望月路,依山傍水的景色更加叫人惊叹,我没有想到抚顺会开通一条这样绝美的路,依着地势,避开喧哗,左面青山绵延,右边碧水悠悠,河心的沙滩上,几只苍鹭望着天空的白云凝神静思……赏景赏到沉默不语,就是它潜入你灵魂深处,像爱一个人,爱到极致时只觉得孤独。
  那天,朋友还告诉我,今后几年,抚顺重点绿化浑河、采陷区、矿区舍场、萨尔浒风景区和城市空地,改造危旧房及建设文化艺术中心等,届时抚顺将拥有绿地面积5358公顷,城市绿化覆盖率42.5%,人均公共绿地面积11平方米。临别时,他说,建议你再去人民广场看看,恐怕你会有另一番感受。
  当天傍晚,我一个人去了人民广场。一走近,又是感官与心灵的强烈震撼。
  人民广场与市政府合而为一,笔直地延展向浑河,探出去四四方方的平台,大娘说的亲水平台便是它了。广场两侧,大树与玫瑰相映,有人坐在木椅休憩,有人随着音乐跳健身舞,有人在市政府门前散步,从他们的表情里,我找到一种叫主人翁的归属感。我避开人群,依在一根橘黄色灯柱下,给朋友打电话。他说,感触颇深吧。我称是。他说,在中国,要找到一条大河穿城而过的城市为数不多,抚顺发展到今天,浑河的地位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是政府为人民负责任的作为。现在就浑河的生态乃至整个城市建设来讲,一点不比美国差。
   朋友去年去美国看儿子,回来后多次谈到对美国的印象,认为美国很多方面不如中国。而且他是个注重实际的人,旗帜鲜明的下定论,是发自内心了。我更看重朋友的话,尚因他的国民党员身份,觉得他的赞誉,不仅是民众的认可,也代表了一个党派对执政政府的信任和支持。
  结束通话,我穿越广场,站在亲水平台上。灯光把河面映的璀璨斑斓,倾听着流水的声音,我心想,至今而后,抚顺将现出她浪漫柔情的本质,如果未来的抚顺有一个永久性标识,那一定是典雅雍容、有着贵族气质的新的浑河。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