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邀作品
 

谁不说咱家乡美(组诗)

 
宁 明
航母驰向深蓝
 
站在这艘大船面前
我更想探究一下它的内部结构
比如,在哪里安放远大理想
在哪里焊牢辉煌的未来
 
大船在船坞的怀抱里
很像一个加班加点长大的孩子
它的身躯长胖变长的过程
建造者们都在用鬓角新添的白发
一根一根地记数清楚
 
一艘胸装远方的大船
身子骨就会被使命打造得格外结实
一块骨头与另一块骨头之间
大船人用自己最炽热的责任心
将它们分毫不差地焊接牢靠
 
大海的呼唤从历史深处传来
甲午的海浪撞击着银灰色的船舷
发黄的旧日历里,搁浅着昨天的太阳
大船昂起头颅,开始了驶向深蓝的征程
 
今天,大船的表情格外庄重
它将在一张崭新的海图上,用最深的航迹
描绘出一个大国的远航梦想
用甲板上翘的角度,去比喻一个民族
正在加速起飞的仰角
 
大连樱桃
 
六月,大连的味道最甜
大梅枣、沙蜜豆、甜水晶、大红灯
和亮晶晶的明珠都挂在枝头
路过的人,只要伸出目光轻轻一舔
就会满口生津
 
樱桃是大连最有味道的风景
它比樱花、槐花、银杏叶更耐人寻味
每一棵樱桃树都热情好客
来大连摘樱桃的人
面颊上的酒窝里都被灌满了甜蜜
 
大连的樱桃喜欢大大方方
树叶半掩的樱桃,齐刷刷地呶着小嘴
等待有缘人的到来
即使遇上了陌生人目不转睛的目光
也从不躲闪含笑的眼睛
 
今年,我要向一棵刚坐果的小树许愿
明年还会带着女儿来看它
并把这棵樱桃树悄悄和女儿相比
看看谁的枝头,结出的果实
更多,又更甜一些
 
到大连东港看喷泉
 
最柔软的水,一旦爱上音乐
就找到了丢失的灵魂
也找回失散的骨气
水站立的姿态,就是一首乐曲
优雅飞扬的高度
 
水在抒发饱满情绪的时候
需要寻找一个出口,哪怕是很狭窄
也能将内心的压力释放出来
甚至,把生活中遭遇到的各种挤兑
绽放成一簇艳丽的花朵
 
如果,没有一些风言风语的挑唆
水的内心会一直很平静
不管日子发生怎样的倾斜,水都能
顺势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水表现出忿忿不平,只有在
生存处境出现动荡不安的时候
 
在东港看喷泉
先要学会对一阵风察言观色
只有摸准了风向,才不会很尴尬地
被一池咸水溅得浑身是盐
 
走进歇马山的银石滩
 
走累的石头卧在歇马山下
经千年风雨,醒来
已是一群奔腾的白马
 
这群最善征战的白马,从一个
历史传说中奔出
又踏进了一片新的传说
 
骑上白马,穿越四月的时空
让横冲直撞的笑声
摇醒漫山遍野佯睡的杜鹃
 
凝望太久,歇马山又添一群石头
他们走过的地方,已种下了
对来年春天的一个承诺
 
庄河歇马杏
 
歇马杏最喜欢简简单单
一辈子,只长成熟了一颗心眼
把歇马杏想复杂的人,真的
不配去触碰那份黄里透红的朴素情感
 
酸,是舌尖私下里的想象
一个背着经验主义包袱的诗人
坐在歇马山下,仰望着头顶上的红杏
只能写下一首酸味十足的情诗
 
歇马杏喝着甘甜的露珠长大
远离尘世,早已听不见远去的马蹄声
今天,你若到来,歇马杏就在山上等你
你若不来,它就会从枝头上走下
千里百里,去与你约会
 
四月,去歇马山看杜鹃
 
我不知,银石滩是不是秀才们
专为歇马山取的一个艺名
也不清楚,大营镇四家村靴子沟
是不是歇马山户口簿上的学名
在庄河,你只要大声地喊一声歇马山
就真会有一座山奔腾而来
 
四月的歇马山是一匹高头红马
它奔跑的速度比春风还快
如果你走进了歇马山,还会惊喜地发现
山沟里藏有一群数不清的银马
正欲扬起红鬃向山外奔涌
 
只有当你安静地坐下来,成为
歇马山上的一块石头时
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才会转过头来
用摇曳的身姿望着你,像终于盼来了
年年梦中的白马王子
 
离开歇马山时,请不要回头
你一年一次走马观花似的造访
其实深深伤害了歇马山的心
歇马山藏在心中的泪水,早已比
那眼温泉流淌得更长、更热
 
旅顺太阳沟
 
没有足够审美自信的人
不要冒昧地去拜访太阳沟
那里的老街很醉人
那里的秋色更迷人
就连满地的秋叶,都能让来客
在深度迷醉中,找不到回家的路
 
每一双踩在落叶上的脚印
都像两只耳朵,喜欢静静地倾听
叶子们的小声说话
这些无须翻译的沙沙声
让行走的人生,变得无比生动
 
人们更喜欢捧起金黄的叶子
扬成一场童话里的雪
当每一片笑声,徐徐飘落时
就是年轮,悄悄回转到童年的过程
 
如果路过那些面容斑驳的老房子
请不要轻易将它们启开
每一扇尘封已久的门扉里
都能走出,一本线装书的故事
一旦翻开它,便会让人
着迷般流连忘返,再也不忍合上
 
太阳沟的花街
 
在四月的太阳沟漫步
很容易闯进一个老街的童话
连翘花伸出长臂,把春光和行人的目光
一下子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每一朵迎风初绽的迎春花
都是一只刚刚破壳鸣叫的小鸟
它们张着嫩黄的嘴丫,挤在花丛里
叽叽喳喳地呼唤着春天
 
还有那些叫不上来名字的花朵
探出小院的栅栏,或倚在临街的篱墙上
任凭阳光目不转睛地打量
自信的笑脸上,已褪去了三月的羞怯
 
在太阳沟,无论走进哪一条大街小巷
你都可以把它们叫作花街
但请不要,悄悄把这里当做
一个从历史中走来的花花世界
 
樱花,我要去旅顺看你 
 
又一次梦见旅顺的樱花
是在这个含羞的四月
我与樱花相遇在一座不高的山上
那么多貌若天仙的姐妹
让一只早醒的蜜蜂,心中慌乱不安
 
仿佛是前世的一个约定
爱上樱花,不需要再寻找一个
冠冕堂皇的理由
一场短暂而热烈的爱情
被我的想象,一年又一年地拉长
 
不需要一只蝴蝶的陪伴
每一棵樱树,都是一个从不失约的恋人
她们在春风里眺望的身姿
让所有感情迟钝的树木心生嫉妒
 
今年,我一定要去旅顺看看樱花
并在樱花园里许下一个宏愿
祈祷每一朵樱花,都能
被我多情的目光幸福地授粉
孕育出一个又一个灿烂的春天
 
乘着樱花地铁去旅顺
 
樱花,从这个春天起跑
把远道而来的蜜蜂甩在了身后
一朵樱花张开心扉的心情
和一列地铁奔向春天的速度
竟然具有惊人的相似
 
当人们从一条樱花隧道穿过
鱼群一样,游向203樱树林的海洋
仿若从一个梦境,跨进了另一个梦境
天空每一只鸟儿都会兴奋地告诉你
旅顺春天的颜色,其实就是
漫山遍野樱花的颜色
 
如果,你是一个喜欢和时间赛跑的人
今天就有了,去和樱花地铁赛跑的机会
你们奔跑在同一条快速赛道上
每向前跨进一步,都将是这个春天
当之无愧的领跑者
 
走,我们乘着樱花地铁去旅顺吧
置身满眼樱花的缤纷世界里
把自己当做一棵风情万种的樱树
或一朵情不自禁的樱花
没有人会去笑话你——
心上生出了双翼,像蜜蜂一样“贪婪”
像蝴蝶一样想入非非
 
旅顺白玉塔
 
离开白玉塔时,感到它很渺小
比一根藐视的小拇指小
比一根扎疼历史的细牙签小
一直小到,什么也看不见
 
白玉塔一直竖立在白玉山上
像一柱光滑的玉石
故意装作一副无暇的样子
企图掩饰起,藏在内心的那段罪恶
 
白玉山上有那么多洁白的鸽子
自由地栖息、飞翔
它们故意在白玉塔尖上做巢安家
让那些做噩梦的人愧疚难宁
 
而更多的时候
人们喜欢把白玉塔当作一处美景
越是走近,越显得高大
甚至,让人看不清它的本来面目
很多人也因而忽略了,白玉塔
站在这里的理由
 
鸭绿江断桥
 
一只被战争炸断的手臂
伸向历史的深处
探访,现代生活与和平的
真实距离
 
那只抚摸过战争脉搏的手掌
沉落江中,那一刻
江水翻涌着怒涛
质问纵火者的所有动机
 
断桥铁青的影子
一如它的脸色
在阳光下,被滔滔的江水
洗濯了一遍又一遍
这个固执的魂灵
伤佛一刻也不肯,在世风中
随波逐流
 
我伸出一只手,试图
在镜头里,与断桥相握
它的冷漠与热度
注定超出了,我的想象
 
丹东银杏树
 
这些永远年青的老人
有着极好的记忆力
把丹东大街小巷发生的变化
看在眼里,并刻在
心中,年轮的唱片上
 
城市每长高一截
银杏树都哗啦啦地热烈鼓掌
高楼大厦挺拔的身躯
让举头仰望的银杏树
在渐渐变矮中
更加充满了自豪
 
银杏树一年只换两件衣裳
一种颜色,和鸭绿江水一样绿
静静地流过春、夏的季节
另一种颜色,金黄透亮
为丹东人民的生活,铺展了一条
通向繁荣的金光大道
 
银杏树,为使远方的客人
永远留住,一段美妙的回忆
从身上摘下一把把小扇子
闪亮金子般的光泽
在城市风景的书页里,把自己
命名成——“丹东书签”
 
丹东青山沟
 
走进大山深处,走到
再也没有路的地方
让目光继续攀行
沿着飞流直下的云梯
登上绝壁,纵目巍峨青山
 
让最多的负离子
把眼睛浸润得更亮
青山沟,让目光看得更深更远
直至翻越过,人们
对美的狭窄想象
 
喝过青山湖水的人
心肠会变得更加干净
踩过青山瀑布浪花的脚步
从此也不再沉重
举着世俗的眼光,走进青山沟
只能四处碰壁
 
灌一瓶飞瀑涧的泉水
浇一浇书房里的君子兰
使它在清冽的簇拥下
高雅得更像一位
脱俗的君子
 
盘锦芦苇
 
芦苇举着小扫帚
扫净了昨夜的阴云
也扫晴了,我十月的心情
 
十月,不是多雨的季节
可十月的雨滴,比冷漠的子弹
更能将一种热忱击伤
 
面对浩荡涌来的苇涛
我居然惧怕起来
在十月,我险些丢弃了
夏天的果实——
从此清贫得
不如一棵弯腰向风低头的
谦卑的芦苇
 
站在盘锦芦苇丛中
 
并肩而立的芦苇
总是愿意,以团结的形象
手拉着手。它们把相互间的摩擦
表演成彼此的爱抚
 
从春天吐芽开始
它们就对脚下的营养
你争我夺!惟恐别人的身高
一夜间,风光过自己的头顶
 
几乎是同时开花
又同时衰老——
在风雨面前,它们都做不到
腰杆正直
 
我站在芦苇丛中照相
身体,也开始随风
不由自主地摇摆起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