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邀作品
 

辽西的风(组诗)

 
李见心
疲倦的绿
 
绿色毫不犹豫
映照人心的迟疑——
就这样匆忙的绿下去
直到疲倦而去
 
这是嶙峋的美
不适于生长随遇而安的心
草一样茂盛的民族
成为风抹不去的皱纹和黑斑
 
美中如果不含着危险
就不是绝美
我见过更大的美
比绿更蓝的哀愁
那里穷得只剩下灵魂
又富得天地到处流着奶和蜜
 
止于风
 
风摔打着无人的窗户
如厌倦和贪婪摔打着每一个人
差异产生风又成为风的阻力
 
声音也能杀人
在这春天嘹亮的荒凉里
如果风不能劈开我,我就劈开风行走
 
我就永远像风一样止于风中
成为风的过往,风的走廊
风的理想和故乡
 
风与风景
 
只有被风揩过的才是活生生
足金的蓝赏给贫穷的眼睛
丘陵长出云朵的蘑菇
让白云的故乡卷曲着回到北方
在熟练的梦境中——
我们采到的是风
留下的是风景
 
只有被风洗过的才是生活
风的河流环绕着我们
瘦而澄清着广大的绿
让小村庄葆有原始的繁荣和宁静
在熟悉的热爱之上——
我们种下的是风
收获的是风景
  
忍住风
 
谁能忍住风
谁就能忍住思念
谁能忍住风
谁就能忍住疲倦的一生
 
声音腐蚀空气
就像思念腐蚀骨头
在失眠的梦里
一寸寸叫醒孤独
 
听,沙子在暴动
石头在涨潮
飞到鼻尖的高度
掀起头发的愤怒
 
其实我不是怕风
而是怕风带来的多余的事物
本为消灭差距
却加深了差距
 
其实我们也是风
或唤醒风的墙壁
我思念你,只是想让你把我带到
风惹不起尘埃的地方
 
 锋利的海
 
冬天凝固了近海
海浪在耸起的瞬间
被魔法般钉住
海面刹那变成了刀斧丛林
比平时还声张着刑场
 
连阳光都被割破了
天空围起了栅栏
连空气都被割破了
呼吸里有碎玻璃
连风都被割破了
四处去喊冤
 
它最先割破了我的目光
向海的眼睛永不冻结
它割破我的衣服了
棉花替海浪翻滚着洁白
它割破我的皮肤了
所有的伤口都是在复制大海
它割破我的心了
祭品就是为了献给朝圣的地方
 
最后它还想尝试我的灵魂
它刚一下口就遇到了春风
刃钝了
 
旷野的呼喊
 
那成群的黄秋英已经等我很久
冲天的香阵,锋利的颜色
割破了时间和我的嘴唇
万千繁华不如一束野花漂亮
 
那忙里偷闲的蝴蝶己经等我很久
等我肉体下落海洋的消息
还有那弓腰驼背的黄蜂
等我血液隆起宫殿的甜蜜
 
那潭自修千年的碧水照见了我的骨头
等待敲响月亮的鼓
那脖子不怕酸的向日葵复制一万颗太阳
等待猎猎的斩首行动
 
我,曾是旷野的缺席者
我来到,秋天的仪式才算完整
一个带罪之身,尘埃之心
让旷野完成了最后的救赎
 
独角兽
      
奇怪,在落叶堆积的明亮的腐败里
在鲜艳编织的陈旧的地毯上
我总能看到一只独角兽,踽踽独行
那沉重的身影曾让黑夜无法下咽
那碎裂的脚步声曾让灵魂无法消融
那伤口里的翅膀曾雪耻过我荒蛮的青春
 
如今,我只能看到他的侧影
或者他只剩下了右侧的侧影可以示人
那眼睛依旧朝着太阳的诗篇
那鼻子依旧勾起月亮的笔尖
那独角依旧挑亮满天墨水的星光
 
海滩
 
就那样平坦的一滩
像被欲望煮沸的床单
你想掀开来看吗?
表面就是深渊
 
就那样平坦的一滩
像被想像烙熟的大饼
你饥渴可是吃不下
余光已被拓宽
 
就那样平坦的一滩
却长出最陡峭的刀山
你等待刀尖很久了
血已被洗蓝
 
另外的生活
 
总有一些人过着另外的生活
他们用皮肤摩细山水
用骨头折断冰峰
只为了倾听高处的声音
 
总有一些人行进在荒漠的路上
被风沙封喉也不回头
被金子绊倒也不停留
只为了看见别人看不见的光
 
总有一些人隐居在自己的内心
向着灵魂的洞房出走
成为头戴荆冠的新郎
成为委身寂寞的新娘,狂欢到天尽头
 
你所爱的,是一个爱上了不可能的人
致命的虚无使他们的背影发蓝
又蓝得清晰,深刻
像星子扎进星空的序列
      
红海滩
 
那大尺度奢侈的红
火焰浇在海水上
燃烧秋天剩余的海面
 
让边缘也成为中心
小草也能在海上开花
开出一生最尖峰的时刻
 
生命的红,拚命的红
自我的红,忘我的红
小草抓住大海的火种
大海含住小草的火星
 
低处的天堂,红得没有止境
这姿态挥霍了上帝的颜料
芦苇和海欧用笔抒豪
让海水飞得比火焰更高

大凌河入海口

总该发生点什么
在这河海的交汇处
再往前一步
这流动的名字就变了
由河变成了海
虽然都是水做的骨肉
但水与水毕竟不同
就像人与人也有区别一样
       
总该发生点什么
以示纪念这水与水的交融与不同
于是就出现了芦苇荡
出现了红海滩
出现了丹顶鹤
出现了黑嘴鸥
       
总该发生点什么吧
走在这一望无际的旷野上
你唯一的障碍是辽阔
 
锦水回纹
 
懂得拥抱的水
懂得回头的水
模仿大海的水
你编织的漩涡多么陡峭
每一寸阴影都在反光
似乎神在迟疑一一
让走投无路也成为一条路
就像犹豫也是一种选择
 
久别重逢的水
细雨梦回的水
闻见大海的水
你制造的深渊多么浅
月光把水晶和锦鲤捞上来
似乎上帝在拣选一一
让怀旧的重新羞涩
皱纹找到开花的故乡
 
紫荆山
 
想与太阳有染才马槽一样凹下来
怀抱春天的第一枚彩蛋
第一朵破绽的惊喜
野丁香狂奔,山的形象带言人
满坡的嘴唇红得发紫
那野路子的香,不会转弯
直接香进了前世
掀翻了忙碌的蜂蝶和马蹄
 
想托举起太阳才马鬃一样耸起来
成为星辰流成大海的连线
成为大海点起白帆的蓝
看大小凌河如何贴地而飞
似春风按动了土地的开关
一座山包庇一座城市
一条河拧亮众生
紫气东来,我们闪烁如锦鲤
 
岩井寺之夏
 
如果阳光过分
那我们也要美得过分
才能和岩井寺的夏天押上韵
树叶和草尖都镶着金边
 
如果美得过分
我们也会爱得过分
才配得上这石头山暴涨的浓荫绿意
人走过,是唯一的缝隙
 
如果爱的过分
就和双龙井的泉水一起醒来
穿透时空,撞见自己
彩虹铺路灵魂闪电不止
 
当我们登上烽火台
山脉连绵像温良的动物向我们蜂拥
时间动了一下,清凉的钟声响起
“群峰之上,正是夏天”
 
让风景肯定我们
   
首先是它的风声吸引我
我才像风一样被吹进
它的风景和它的人中
 
风景一处比一处神奇
让我的眼睛绿色般忙得够呛
又悠闲无比
 
人却一个比一个朴实
让我的心野杜鹃般羞涩
又大胆地敞开
 
当我们感觉一处风景很美时
不是风
是风景里的灵魂动了一下
 
火炬加冕着松柏
月季扫荡四季
风景里涨满了人格和心跳
 
当风景肯定了我们
就像大海纵容了蓝色
秋天澎湃了金黄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