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邀作品
 

我的辽河,我的家

 
李松涛
  一条大河,成就一方文明。
  世上所有的早期文明,都诞生在岸边。动物植物乃至所有的生物,都离不开水的滋养。逐水草而居,是人类最初确立并延续久远的生存方式。于一片涛声中结庐,装显性的雨雪风霜和隐性的千般苦乐;脚步追随江河,水源是祖祖辈辈的依靠。
  人们常用“乳汁”形容与生命息息相关的水,人们也常用“母亲河”形容一条河流的作用和贡献。
  在世界的东方,在中国的东北,就有一条乳汁丰沛的母亲河抖着经年的日精月华,哺育了山海关外一块广袤而独异的土地——
  这是一块春夏秋冬时序分明的土地;这是一块由平原、丘陵、山川、沙漠、江河组成的土地;这是一块两个大海挽臂相拥的土地;这是一块地球上第一只鸟振翅、第一朵花盛开的土地;这是一块将中华文明史勃然推前了一千多年的土地;这是一块孕育并催生了一个王朝统治中国长达267年的土地;这是一块把乡间土匪变为东北王的土地;这是一块暗夜发生侵略事件震撼了中国的土地;这是一块在民族危亡之际打响反抗第一枪的土地;这是一块让西北古都发生事变而致历史逆转的土地;这是一块让一个战役决定了中国命运的土地;这是一块把封建皇帝改造成共和国公民的土地;这是一块钢铁、煤炭、石油、制造业发达被称之为共和国长子的土地;这是一块自主生产的第一架歼击机起飞、第一艘核潜艇下水的土地;这是一块诞生了神州第一条高速公路的土地;这是一块让赤子腾空成为华夏飞天第一人的土地;这是一块令平凡而伟大的精神楷模跨越世纪的土地;这是一块铁马驰骋和炮声震撼过的土地;这是一块热汗滋润和鲜血浸泡过的土地;这是一块地震、干旱、洪水、台风等种种灾害考验过的土地;这是一块旗帜和鲜花覆盖过的土地;这是一块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这是一块充满生机也充满商机的土地;这是一块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巨大变化的土地……
  ——哺育了这块土地的河流,叫“辽河”。
  
  辽河的波浪,四季抚摸着生活的悠悠倒影。
  我,降生在公元20世纪50年代的第一个年头,正是冬寒欲走未走、春温要来未来之际。那会儿,爸爸正在几十里地之外的镇上当裁缝。奶奶在厨房锅台旁收拾冻葱,不时进屋看看火炕上临产的大儿媳。当晚炊的碗筷在土炕木桌上碰响时分,我终于用一声不甚响亮的啼哭,宣告了李氏门上又一辈人的亮相。
  这是辽北一个三代齐全的大家庭,两位数的人口在柴门里出出入入。祖父在弟兄中排行老大,父亲在弟兄中排行也是老大。而我,又是父亲的第一个孩子,长房长孙,这自然要算这几间草房里一桩带“喜”字的大事。和乡间所有孩子的生长规律一样,我爬出摇车,爬下炕沿,爬过门坎,开始摇摇晃晃地站起,而后歪歪斜斜地迈步,继之稳稳当当地行走。
  最深的记忆当然来自大平原上蹲着的小屯。有炊烟缭绕,有鸡鸣犬吠簇拥,有大叶纷披的杨树环抱。而村前村后有流淌的水,或深或浅,或大或小,那大的可称河流,小的只能叫水沟。河里有筷子长的大鱼和指头长的小鱼,有墨珠似的蝌蚪群和来去无定的鹭鸶,两岸有柳树绿荫摇曳的掩映。河套永是孩子们的乐园,夏天玩水,洗澡、游泳;冬天玩冰,划冰车、砸冰窟窿捞鱼……童年的印象很大一部分浸泡在河里。因之,我自小对河就一往情深;至今,我的梦境还常常波光粼粼,水花四溅。
  孩提的我,只顾愣头愣脑地撒欢淘气,丝毫意识不到命运将对我的行踪实施主宰,还全然不知告别幼年后会从乡村迁居都市,童年时会读书,少年时会下乡,青年时会返城,壮年时会当兵,军营内外凭一枝笔立世维生。春色秋色常伴我的匆匆行色,先是辽北的农村昌图,后是辽东的城市抚顺,又辽南、辽西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我最后定居在省会沈阳。离开故乡,先后熟识的浑河、太子河、绕阳河、大凌河、巨流河、柴河、苏子河、清河……那大地上纵横的血脉,都是辽河的血管和毛细血管。也方知我辗转生活过的城乡、脚步穿梭过的地区,统统都是辽河流域。
  为一次辽河源的考察活动,我写了一首题为《母亲河》的诗——
  
  一条河哺育八方万家灯火,
  看过听过,才知故事从远古就布满生活。
  细浪把历史娓娓述说,
  让创世的骄傲跨越世代坎坷。
  
  一条河滋润两岸春光秋色,
  寻过访过,方晓文明从源头就开始收获。
  柔波把现实深情抚摸,
  让历史的荣耀化做今日凯歌。
  
  哦!辽河,我的母亲河,
  浩浩荡荡从我的心中流过,
  流过我的期许,流过我的欢乐,
  带着无边憧憬去丰富海的壮阔……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文明之源。如我们都熟悉的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的巴比伦文明,恒河和印度河流域的印度文明,爱琴海地域的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自然还有辽河流域的华夏文明。在辽宁漫步,随时都会与“辽河”二字邂逅:辽河油田、辽河美术馆、辽河大剧院、辽河碑林、《辽河》杂志、辽河网上论坛……始知,我身为辽河的乳儿,只能在辽河的笼罩中,在辽河的拥抱中,在辽河的提醒与暗示中,在辽河的追踪与引导中。
  至此,当说我是地地道道的本土人,我肉身的家乡和精神的故园都是辽宁。
  千禧年,我应邀为大型综艺晚会《世纪辽宁》撰写主题歌。把笔沉吟,在确定了雄浑、高亢、深情的基调后,对“辽”与“宁”的诠释中,凝结了我冷静的认知与热切的寄托——
   
  这里的山雄壮、海激荡,
  辽宁的山海之间铭刻着百年沧桑。
  幽深长夜里恶梦困扰,
  寒来暑往血泪流淌。
  啊!旧岁月咀嚼不尽的病痛创伤,
  “辽”远的安“宁”曾是历史的向往。
  
  这里的天晴朗、地宽广,
  辽宁的天地之间生长着世纪希望。
  奇迹广厦般拔地而起,
  千城万镇硕果飘香。
  啊!新生活融化无边的雨雪风霜,
  “辽”阔的康“宁”已是现实的景象。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