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辽宁等你
 

石油的语言(组诗)

 
蓝花伞
辽一井
 
1
惊飞的彤云、白鸟
从开发史扉页翻涌而出 
 
霎那震裂
三叶虫、猛犸象的幽梦
霎那改写
荒凉、沉寂的亘古 
 
一口井生动
下辽河就生动
一簇火生动
荒原就生动、祖国
就生动
      
2
按下启动和印章
开发坐标从这里延伸
辽一井,辽河油田的原点
 
黄金带、古潜山、杜家台
东部凹陷、西部斜坡
钢铁森林一片片
立起来
 
白垩在烧、震旦在烧
地火层叠的纪年在烧
960万平方,铁人精神
最亮的火苗
     
3
尽管功勋已铸
框在文物围栏
但油流倾喷那刻的啸叫
隐约耳畔
 
静静的辽河滩
静静的采油树
我的仰望,50年后抵达
 
会是井场后雕像墙上的”眼镜”
还是钻工中的一员
四周都是锣鼓和红旗
 
仿佛那天,我也在
沸腾的人群里
 
雕塑墙
 
目光安静、悠远
手握开发蓝图的“眼镜”
是辽河油田的开拓者—童晓光院士
 
冰火七英雄中那位
廋削、刚毅的面孔
是我们曙采的老厂长—张子文
 
每一个塑像都是具体的一个人
但又不是一个人
 
每一个塑像前久久仰望的人
都能在上面找到自己
 
黄5井井喷抢险的电闪
第一列外输原油火车的D大调
洪水中叫板的群英谱
......
 
仅仅一个小时
我们就在辽一井后的雕塑墙前
一一走过
辽河油田50年开发史
 
小站开荒
 
我掀动了草叶上一笸箩一笸箩的露珠
掀动了一丛丛蟋蟀的对答
野花缕缕的香气
 
被蒌蒿和苇蒲锁着
被固有的根须、 顽石和盐碱锁着
采油小站旁这片荒芜的土地
今晨 , 迎来了锄犁和弯腰的姿式
 
不要嫁接、不要移植
在星辉的照耀下
就撒下自己的歌声和方程式
 
当我在小憩中抬头
一朵一朵的白云在牧神
我下意识地扑怕着自己
身上的泥土和尘灰
 
真的, 我不在意谷粒可沉实
瓜果可红晕、 丰盈
重要的是这个清晨
我听到了抽油机桔色的歌声
伙伴们一串一串的笑
更看见了草丛中
一朵蓝花翘脚的仰望
 
开发老照片
 
雪野上七个纵队一起拉运试油井架
雨线中一个个奋力安装钻机的背影
抢险后满身的黑只露一口微笑的白牙
……
 
老照片上穿道道服的拓荒者
开发史上屹立的雕塑和坐标
每一次翻阅
我的眼里都禁不住地潮湿
 
他们对荒原、风雪、洪水叫板
与青春、梦想、钢铁对话
向蛰伏了几个世纪
油流自身的锁链和冷寂宣战
 
老照片是黑白的
可奔赴的车辆上 、动员大会上
我看见到处的旗帜、标语和横幅
凸现出那个时代
特有色彩和激情
 
老照片是静默的更是沸腾的
嗨吆、 嗨吆, 此伏彼起的劳动号子
响彻辽河两岸
探井出油的欢呼声、锣鼓声
钻机隆隆、呼呼的风
 
沿着老照片上的盐碱的小路、前辈的脚印
辽河油田从荒原中一路走来
 
那些电闪和雷鸣 、光荣和期盼
鸥鸟扑楞楞地飞出了记忆的栅栏
稀油、稠油、高凝油、超稠油
黑石油的花蕾亮起,一盏接着
一盏
 
复调
 
油田作业机的嗡鸣是低声部
水鸟的合唱似乎在其荫僻中生长
一段段一组组音乐碎片,互相
叠加、 连缀 、 应和 
苇荡 ,在声音的海上起伏
摇晃
 
布谷鸟不时地跃上旋律的顶端领唱
莫名的小鸟用竹笛
排列一串下行音节 ,如一把薄石片
削向水面
 
一 、两声油管重金属的起落
没有让小鸟的音乐有半拍休止
 
此刻 ,天空把耳朵低低伏下来
我的心软如一方风中的锦缎
如果不是身边的同事,我真想也
加入这场合唱
 
或许,我们巡检的步伐早已属于
一个不易察觉的音组
 
红碱蓬的姿态
 
摆放在架子上
这些粗的细的管杆 ,暂时
停止了喘息与和鸣
月光下,  就像一个星球黑黑的脊背
 
从两千米的岩层返回
它们刚刚游过了几个地质世纪
身上还残留着白垩纪的沙泥
甚至 ,三叶虫的眼神
 
忍不住俯下身来
气息,亲切而
幽远
 
如果,用黑嘴鸥的婉转
红碱蓬的姿态打开那些黑
那些溯时间之河排布的斑斓
是不是,可以抵达更多一些
梦寐的抵达
 
小站歌声
 
长发没有一丝的飘动
当高大威猛的嘲讽
从头顶吹过
 
第一任女子注汽站长周冬梅
让小站永远嘹亮
 
当红妍带我们唱起红梅赞
胸腔蛰伏好久的声音突然
找到大路小径
 
向地层和时代注入更多的
是一颗颗心的热度
30年的坚守
 
单一、荒芜走进
记忆的芦苇荡
小站规模、现代又田园
 
没有见到周冬梅
但荣誉墙上朵朵
梅花瓣的背景上
大家都笑得那么美
 
但有些花瓣是空的
是艺术的留白
还是冥冥的一种呼唤
      
语言
 
瓣蕾是黑的
且沉睡着时光的斑斓
我是蛰伏的太阳
蛰伏的火
是一场场地质运动深埋的谜底前生和后世
 
如梦溪笔谈描绘般的涌动、盈跃
这是我小小的部落
 
逃不出固有的锁链。大多的我
被囚禁在地宫的角角落落
孤独、暗哑
 
要接受久违的呼唤、抚摸
要在大地重放缤纷的花朵
 
当钢铁的骨骼与我对接
当信念和梦想的热望引渡那些
亿万年集结的冷寒和惰性
当那些深情和智慧的叩问
渐次敲响远古的门扉
 
师傅
 
那些话儿,带着芦苇的青青
小花的药香
阳光的色调和温度
那些话儿,拐过弯
就看到了一条河的宽阔
小鹭鸟的纯白
 
采油小路弯弯的
师傅的话却直抵心灵的七寸
语调轻轻、脚步轻轻
而其中的份量却让我
脸颊燃烧、样桶一顿
钟摆趔趄
 
我似乎出足了一生的虚汗
额头开始电闪
只一下,就照亮了
我陡峭的忐忑、背影的注解和
前方那些排比的可能
 
石油的花蕾
 
开花,在戈壁黄沙
无边草原
开花,在下辽河芦苇荡
波浪翻涌的海上平台
 
北国的那一年,铁人精神
在冰茬和热血
碰撞的泥浆池种下
 
大庆、胜利、辽河、新疆
一个个石油版图
 
是种子,就要发芽、开花
是种子总是顺风播撒
 
对荒原、风雪、洪水叫板
与青春、梦想、钢铁对话
 
“有条件要上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一句话,所有的荆棘都不叫荆棘
一个时代挺起腰杆
 
960万平方的土地
到处都是
铁人精神的繁殖力
石油的花蕾,悠远又芳香
黑色又华彩

巡井小路
 
巡井小路很远
远在距辽河4300公里的
新疆塔里木哈拉哈塘
远在足以萌生乡愁和
折叠月光的地方
 
巡井小路又很近
近在辽河大家庭拉长的牵挂
点赞的目光
共同为企业明天跳动的脉搏上
 
巡井小路是风的老巢
每到春天,黄沙滚滚
即使带着面巾
巡井归来也要带回2两沙
是谁戏说,就当户外的户外
 
每天平均360公里
需要从早上7时到晚上7时的丈量
更要24小时的竖耳待命
巡井小路很长也很深
经常伸向午夜、伸向凌晨
伸向星空的呓语
 
生产难题和技术瓶颈个个击破
巡井小路是颠簸是曲折
是汗水、智慧的集合
技术专家于增杰的诸葛会
经常开在来去的路上
“2+N+2加盘根法”、“自喷井限产”
“不压井更换阀门滑套”......
系列新创意就像雨后春笋
 
除了沙子还是沙子
大漠很荒凉
但辽河人却带来了
赤碱蓬、蒲苇的血脉和基因
青春的日志和胶囊
 
打开大漠、开拓辽河
援助远疆。巡井小路
蓄满记忆、梦想的花纹
血汗和荣光的质地
 
路——献给物探人
 
推开沙丘、沟壑
推开一望无际的荒凉、静寂
前方的阔大和蓬勃
 
留下颠簸的车辙
青春的纹理,永远的
上弦月
 
留下一天一搬迁
住帐篷、饮冰寒、沙吹面
但依然笑声的动漫
 
沙漠里本没有路
是你们的开拓
石油才有了路
 
石油的路啊
老石油在荒漠、沼泽踏出路新一代走向更远的地方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