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辽宁等你
 

似被熟视无睹的村落(外一首)

 
阿 亚
本是无名的人居地
海拔不足百米
不经意,就为一座
石棚的高古而获得殊荣
并从此以山的名义
站成了辽南的一座村落
 
但村子的幸运
远不能坐拥独尊
接受四面八方的朝谒
唯以石棚,在我看来
众心的所向更近似
爱屋及乌,当然
石棚肯定不是那只乌
 
石棚的高古
是令人敬畏的,譬如
墓葬,祭祀或宗教等等
风雨千秋,威严依旧
诸多定义的不确定性
愈发显得深邃,纷纷然
让我联想起一些相关的成语
 
“盖棺定论”
人类野性的终结吗
“春祈秋报”
文明还要神佑吗
“普度众生”
为谁修成功德无量……
这些久经沧桑的物象
也许不是石棚的全部
也许早被我们熟视无睹了
 
也许,神秘
只是岁月赐予我们的一层
敷衍,而凛然于旷莽的
石棚,俨然赤裸着
我心中的答案
 
望儿山村
 
曾几何时,望儿山
承载着一位母亲
风雨萧晦的日子,飘摇于
岁月的潮汐,涛声
早已磨灭,沧桑的划痕
是翘首盼望的年轮
变迁了她的容颜
一身的孤苦和纤弱
亦已风蚀殆尽,而骨骼
依然硬朗,坚韧
并执着成一尊化石
 
那颗心从此永恒
爱也永恒,连同
目光和呼唤,总是
慈祥着日月的光华
亲切着凯风的和煦
就这样,望儿山
成就了一个动人的传说
又被传说而壮美
让一首人人耳熟的老歌
“世上只有妈妈好”
唱得永不过时……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