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辽宁等你
 

辽宁,一部大美的“山海经”(组诗三首)

 
郑洪利
    明长城老龙头,昂起龙的气节
    龙尾卷起大漠的彪悍
    龙爪驾着贺兰、太行、燕山几朵祥云
    龙的椎骨穿起历史的竹简,被悲壮读过六百年
    每一片都连接着民族的一个神经元
    
    青砖缝隙残存的狼烟,被野草的根须吸收
    敌楼、烽燧、关隘都是龙的鳞片
    更是我们的铠甲、长矛、弓箭和土枪土炮
    ——都涂满了祖辈殷红的血在上面
    龙头坚定,长啸的闪电,驰骋的烈焰
    刺透波涛——呼啸的热血踩着风火轮
    高亢地投入那片大海,云朵四溅
    入海石城是一座无字的碑,屹立一种气节
    身上刻满了历史起伏的潮汐,深深浅浅
    
    澄海楼拂去文人墨客的感叹,点亮航灯
    日出日落都是它放牧的一叶扁舟
    “天开海岳”碑是谁手握的劈山利斧
    老龙头就昂起在它劈开的历史对岸
    斧头的身后边……
    
    盘锦红海滩,生命的进行曲
    采摘丹顶鹤额头那颗红豆的种子
    在碱和盐进行化学实验的广口瓶中
    产下滩涂的一个又一个繁殖期
    卵一样被盘锦一百二十万亩苇海
    捧在手心里,安放在大海的呼吸边缘
    那棵树是渤海湾,巢筑在辽河三角洲的树杈间
    辽河与海的爱情,受孕了这片红海滩
    沿生命的脐带回溯起点
    如黑龙江的大马哈鱼,拼力回游逆流而上
    只为基因能在源头再次升起游向大海的帆
    
    红海滩上的碱蓬草是太阳这部书的后记
    留给盘锦去仔细阅读,续写阳光的心得
    ——碱和盐浸泡出来的有滋有味的词句
    滩涂上不断流向大海的是我们的血液吗?
    秋风已经点燃了,海的脚步在退去……
    
    笔架山,山与海的交响
    海,一张蔚蓝色的书桌安放着读书声
    神龟出海、沙滩、石猴泅渡……都是学生
    置于桌案上的这个笔架像定情信物般别致
    今天,洗砚用的墨池被放大成锦州港的泊位
    那只笔被谁借去了?
    
    山的呼吸——扩张和收缩,如山下的潮涨潮落
    退潮遗留下来的贝、虾、螃蟹……
    是情绪的裸露,笔架山的衬词
    海风牧着鱼群,在读你
    那个笔架上空闲出来的两个位置留给谁?
    山峰如香火,朝拜天地的给予
    
    我想藏身于梦兰湾,做书桌上的一条鱼
    吕祖亭、太阳殿、三清阁、五母宫……
    都是那支笔遗失时滴落的墨迹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