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小城大境

 
姜春浩
  跟随一场雨,我们来到这里。身后是丹东,身前是一片片倒影。
  或者说,像幻觉中的倒影。从没想到,在北方,会有那么一个地方,会有那么多的河流贯穿,会有那么多的风景被河流映照。犹如镜子,你很容易在水面找到自己。
  我们习惯了北方,习惯了它的大山、草原;习惯了它的粗犷。对于婉约之水,往往只寄存于南国。所以,我们诧异这里,它完全是千山万水后的豁然开朗、令人恍惚于它的荡漾。你似乎觉得这不是北方,或者说,这是北方的一个惊叹。
  我这样说,并不为过。一个县城,八十四条河流,一个个水系构成的地域,在缺水的北方,在缺少一点点灵秀的北方,显然在证明,它的别有洞天。
  在下盘山道的途中,我们看到,雨在群山之中,变成另外的影象。它们虚无缥缈聚在山顶;集结在山腰,像一条条银色的龙。你无法不一次次停下来,去抓拍对于我们来说,这难得一见的景致。
  我们驱车前来,难免会有太多驻足。所以,我们或许让相约的朋友久等。我们沿着普乐堡、大雅河一路前行,朋友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他们怕我们走丢。其实,我们多么希望在这里迷失自己。
  桓龙湖边,我们久别重逢。接待我们的朋友在山上种植人参。我们才知道,这里还是参药之城,人参对于生活环境要求极高。可见,这里蕴藏的极大养分。
  他们杀猪宰羊,让我们体验着远离尘世的快乐。原以为在夏天,到了海边才叫避暑,直到来到这里,才知道什么叫凉爽。原始森林、次生林遮天蔽日,桓龙湖一望无际,它们组合在一起,就是养人参的山水、就是养人心的山水。
  山里的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这为我们的相聚增添了乐趣。因为,在这里,雨就像墨一样,它会润化风景,瞬间使风景活灵活现。我们整整在桓龙湖边驻足了一下午,话题很多,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水。在这个遍布水的小城,在这个被山环绕、被水滋养的地方,我们一次次不饮自醉。
  次日,我们决定去五女山,去五女山之前,我并不知道这座山,不知道这个2006年申遗成功的山到底是怎样的一座山。
  五女山海拔824米,山不在高,却是山峰玲珑翠屏;山顶地势平坦,土质肥活,草木茂盛。站在东端峰巅,遥望辽宁省最大的水库桓龙湖,烟波浩渺,云天山水,浑然一体。
  据介绍,汉元帝建昭二年北扶余王子朱蒙因宫廷之争逃亡至此,在山上建立高句丽第一都城,修建城廓,建立高句丽国,此山为高句丽开国都城。明永乐二十二年阿哈出之孙,释家奴之子,建州女真第三代首领李满柱进军辽宁时居于此山城的南麓瓮村。其后,五女山城一直是建州女真的防守驻地。出土的大量文物佐证,此山城在唐、辽、金、元、明等朝代均曾驻兵或有部族聚居。
  说这座城是阴阳八卦城,自然有它的依据。
  登上五女山,正赶上山上维修,高句丽时代的遗址正在被挖掘和保护,它们像一个个符号一样,证明了历史的真实,和这座山峰的不同凡响。山雨之中,我们在点将台留影,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到,桓龙湖才是真正的八卦图,它的阴阳使这座城,拥有了不可替代的风水,在北方,生生不息。
  2006年,这里作为高句丽的始祖,申遗成功。人们欢欣鼓舞,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是一种历史遗产,它至少证明了历史与人,山水与人的关系。
  这是七月,我们在山雨中爬行,有着格外的意境。我们看到几缕红色的枫叶,点缀在山中,似乎在慰籍我们错过深秋的遗憾。朋友说,秋天来这里,满目都是枫红,艳丽而壮观。我们能够想象到那种红。但是现在是七月,无法看到那种壮观。五女山是有灵气的山,它留有这么几株红叶,想必是招惹我们,在深秋的时候再来吧。
  在爬山之前,朋友怕我们不了解这里的风物,特意为我们请了导游。下雨的时候,我们避雨,导游则在树下站着,我们劝说:你回去吧。她坚持陪我们走完全程。一路上,她不无自豪的介绍每一处景点,那一刻,她与这里的山、这里的水是浑然一体的。与南方导游无处不在的套路相比,她是原生态的。就像我们看到的桓龙湖,互相贯通,晶莹剔透,没有被污染过的清纯。
  当然,我这样描述,并不是想把这里说成是仙境。我只想说。在北方,它是有别于北方特质的一处所在,它的高句丽文化,它富有特质的水系,它四处环绕的山林,它的绿色、红色。特别是它的干净和好客,你会觉得,这就是你久违的大境。
  这个大境的名字,就是桓仁!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