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在米仓民宿听蛙鸣

 
李 玲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读小学三年的时候,我们家随父亲一起被下放到农村,那里没有正规的路,家家户户住的是土坯房,用高粱玉米秸杆围起来的院落,村里村外几乎都是水,与江南的小桥流水不同,到处都是沟沟坎坎坑坑洼洼,有大量的鱼虾。我们家住在一户被定为“中农”的老乡家,记得他们家养了一条大黄狗、两头猪、几只下蛋的鸡,还有鸭子,平日里它们肆无忌惮自由自在。于是,我们白天享受的是鸡鸣狗叫的混杂交响乐,到了晚上就是那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蛙鸣,铺天盖地而来。有时,我感觉整个夜晚、整个世界,全被蛙鸣占有,自己仿佛一次次被蛙鸣托举起来,抛向屋顶,抛向村子的上空……
  那样的日子过了不到三年,我们就回到了城里,我继续读书,之后参加工作、成家立业。一晃40年过去了,闲暇之余也去农村玩,都是走马观花吃顿农家饭摘点瓜果梨桃而已,已经完全没有当年的感觉了。去年五月,我有幸参加了盘锦市文联组织的作家深入美丽乡村采风活动,看到的听到的绝不是用“今非昔比”能形容的——一条条漂亮的柏油乡路,一排排郁郁葱葱的杨柳,一个个别致的农家小院,一块块错落有致的散发着泥土芳香的农田……我们入住在大洼区新立镇杨家村的“米仓”主题民宿,这里离当年我们家下放的那个村子虽然不在一个镇,但也不过三五十里的路程。
  “这是一座会呼吸的房子。建设源于自然,高于自然。每个民宿都仿佛是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拖慢了时光,这种慢生活、静生活、闲生活在大城市里可享受不到……哈哈,朋友们闲暇之余到新立来,喝点我们自己酿制的‘小二酒’,泡温泉听蛙鸣,是不是有点像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年轻干练的女镇长秦春芝深情而自豪地给我们介绍说。
  那米仓民宿建在乡野田园之中,远远望去,好像奇幻电影中霍比特人居住的霍比屯,淳朴而神秘。这里有六间特别的房间,分别以稻、黍、稷、麦、菽、麻六种谷物命名,所以统称为“米仓民宿”。这些民宿都是木建筑结构,采用古代榫卯结构,不使用一个钉子。房间用传统的拍苫技艺搭建屋顶,冬天即使不开窗户,房间也不憋闷。居住环境主要分亲子房、情侣房、团建房,在满足游客居住的同时又能满足游客对于房子类型的选择。生活用品选择星级酒店标准,使游客在高品质的居住环境下,充分感受到舒适惬意。另外,每个民宿的外面还配有一个小温泉浴池……
  岂止是像“桃源”,应该是赛“桃源”。如此诱人的期待。
  终于完成了各项规定动作,回到房间开始享受属于自己的时间。没得说,第一选择当然是泡温泉。或许是此前根本没有注意到,当小心翼翼地走进那雾汽缭绕的温泉池中,仰望繁星点点,果然仿佛像换了一个世界儿,这时一阵阵的蛙鸣声也如约而至,一浪高过一浪令人荡气回肠,将身体从容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那种飘飘然然的放松实在是一种久违了的安然自在的惬意。我立即想起了当年“与蛙共舞”的快乐日子——夏日来临,走在乡下田间,随时可见蛙的身影,蹲伏在路边草丛中,或池塘边。见有人来,便蹦跃而起,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跃入池塘留下一圈圈散开的涟漪,一会儿,在水面上露出一双小眼睛,机警地望着岸上。还有的蛙灵巧地跳进路边草丛难寻其踪迹。
  每当夜幕降临,蝉噪刚止,蛙鸣又起。潜伏于月色中的蛙们开始大显身手,先是一声两声犹如吹响集合号似的零星的蛙鸣,立马导致蛙声四起,或高或低或近或远,如鼓如颦如醉如狂。伴随着淡淡的如水月光,翠绿的田野,从不同的地方升腾而起,彼此同气相求,互相鸣叫应和,汇聚成了一曲规模宏大的别有风味的田园交响乐,谱写着华美自然的生态乐章。
  唱得久了,或许感到累了,蛙鸣骤然停止在某个音符上,四野重归静谧。此时,不甘寂寞的夏夜只是抛一个媚眼过去,眨巴几下眼睛,就撩拨得那些有灵性的蛙们心旌荡漾,准备养精蓄锐后再次一展歌喉。很快,经过短暂的休憩,蛙声再次如潮水般漫过池塘,率性而起、随意而落,如诉如歌、如擂如鼓,似近若远、遥相呼应,任你千遍万遍侧耳聆听都不会生厌。于是,枕着这填满夏夜的蛙鸣,人们踏实地入梦了。
  蛙鸣是乡村耕种的鼓点,蛙鸣一起,农家人开始准备播谷插秧,青青的禾苗在蛙鸣中酝酿一季的收成,农家人在蛙鸣中绽放甜美而憨厚的笑容。蛙鸣是乡村田野里独有的声音,没有蛙鸣点缀的乡村田野一定是沉沉的,正是有了蛙鸣乡村田野才灵动而鲜活。记得唐代诗人吴融有首《蛙声》:“稚圭伦鉴未精通,只把蛙声鼓吹同。君听月明人静夜,肯饶天籁与松风。”辛弃疾也有“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描写。在习习的晚风中呼吸阵阵青香,蛙声是如此动听,恬静而又和谐,演奏倾诉着傍水而居的家园,澎湃着与水嬉戏的激情。
  五月的蛙鸣释放了农家人的豪气——“何处最添诗兴客,黄昏烟雨乱蛙声”。日落西山,晚风徐来时,落日的余晖映着翠绿田野,蛙鸣声声,悠悠飘来,冉冉而去,仿佛一缕炊烟,随风飘扬。此刻,村里家家饭食飘香,归来的农家人在院子中将饭菜摆妥,饮着醇香美酒,伴着动听的蛙声,将这醉人的光景饮入心怀。村前的田地里、池塘中,蛙鸣高亢热烈一片喧闹,可爱的蛙们鼓起胸前的囊袋一吐一息,尽情释放着心中的激情,酣畅淋漓地发挥到极致,成为响彻田野的天籁,到后来便是“听取蛙声一片”的美妙合唱。在明月清风间点缀着乡村夏日晚上淡淡的迷离,令人生出一种悠闲到极致的意境。
  南宋诗人赵师秀在《约客》中写到“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描绘出一幅江南夏雨图。梅雨季节,阴雨连绵,池塘水涨,蛙声不断,乡村之景是那么清新恬静、和谐美妙。但是,“一切景语皆情语”,诗人在这里并非为写景而写景,而是于景中寄寓了他独自期客的复杂思想感情。“家家雨”既描绘出夏季梅雨的无所不在与急骤密集,表现乡村之景的清新静谧,又暗示了客人不能如期赴约的客观原因,流露出诗人对绵绵梅雨这种阴雨天气的无奈。“处处蛙”既是写池塘中蛙声阵阵,又是采用以声衬静的写法,烘托出梅雨时节乡村夜晚的恬静和谐气氛,同时还折射出诗人落寞孤寂与烦躁不安的心境。这两句诗分别从视觉和听觉两个方面,形象而真切地表现出在夜深人静之时,诗人独自期客而客人却始终没有出现时的独特的心理感受……
  与其不同的是,此时的我们并不是孤单的,在杨家的米仓民宿,暂时远离了城市灯红酒绿的喧嚣,在蛙声如鼓月如银的夜晚,听取来自大自然最真实最动听的田园交响曲,仿佛是一种奢望一种想象,更是一种超脱——新立镇政府依托自身资源广开思路、大胆创新,大力发展认养农业,并通过认养农业带动旅游产业的发展,最终形成“农旅双链”的农村发展新方向,这里的特色民宿自然而然地成为城里人向往的世外桃源。
  月色如水,一揽蛙鸣入怀,听蛙鼓琅琅,与大地同眠,把心融于田园,把情融于自然,我们不禁要感念泥土的恩泽和农人的淳朴——我暗暗地想象着不远的地方那些已经渐渐模糊了的乡音乡情,你们都好吧?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