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之美
 

张相公之美

 
孙 琳
  一踏上张相公的土地,就有一股清新芳香的泥土气息迎面扑来。
  正是初夏草长莺飞时节,张相公之美,难以用镜头展现,也难以用文字表达。虽没有楼台殿阁、廊亭花榭的恢宏、富丽、优雅、俊秀,仅就那一山一水,就足以让你流连忘返。
  张相公屯乡位于虹螺山脚下,女儿河旁,东与辽西第一古镇虹螺岘接壤,西与辽西首富钢屯相邻,北濒乌金塘水库,南倚大小虹螺山,锦朝公路贯穿东西,地缘条件好,资源丰富,交通便利。 
  信步走进乡屯,一眼就看见乡政府的院子在灿烂的阳光下伫立,放眼环顾四周,一座座具有北方特色的平房,高低错落地分布在一条灰黑色的柏油路的两侧。这个平凡的乡镇,的确没让我觉出她有什么惊人之处,她太小了,小的仅仅在中国的一个角落,默默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若从平面地图上看,她不比别的乡镇大多少,可是她的建设和发展却令我刮目相看。走进村民,乡里人都保持着北方人的粗犷、厚朴和纯正,俨然上千年来遗留下的民风。他们在五千年的文明中,在朝升暮落中,了无痕迹地度过悠悠岁月的风雨和霜尘,像一条潺潺汩汩的小溪,流淌着骄傲和自豪,无不彰显着一种智慧,一种惊奇,一种高格,一种大气,又怎是一幅画、一首诗、一个镜头说得清楚的?
  今天,我作为舞文动墨的过客,站在这片神奇的黄土地上,看朝阳似火,雄山巍峨。河水如染;听保安寺的钟声,悠扬着辽阔里的辉煌,天地间静若虚无。在这无限的寂静中,我用自己的身影裹紧村庄留给我的温暖,乡野的风吹拂着庄稼的声浪,铺满我内心所有的期待,心里颤了一下。而张相公屯乡如一朵奇葩,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大辽西的角落里,静静地绽放着独特的美丽,散发着独特的芬芳。这个辽西小乡,从中华民族的兴盛伊始到几千年来,到底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
  田野里的风化作一棵玉米摇曳的姿势,轻轻的梳理着我心中彩色的记忆;大地摇曳着大豆、高粱和小米的梦想,途经岁月,我啜饮着植物汁液的清香,在我的身体里攒下了村庄。
  张相公的土路还给了我双脚,让我有机会丈量她温暖湿润的土地;那口经年老井给了我明亮的双眼,让我尽收并观赏她的美景;屋顶上悠悠的炊烟给了我深沉的思索,让我在光耀民族精神中,看到张相公屯乡人世代坚韧而幽深的故事。
  是的,这个久远的乡村也在她的体内攒下了我,她的苍茫大地和黄昏的炊烟封存了我的回眸和眺望;感谢她磅礴的落日容纳了我纵情的呼唤;她富有神韵的容颜雕刻了我想象。望着逶迤延绵的虹螺山,那个美丽的传说,蹑手蹑脚地给了我无垠的月光和晨曦。让我在弹指的落寞中,沿着烟村的足迹,穿梭在时间的词语中,靠近你,魅力张相公。传说清朝乾隆末年,山东一张姓官宦人家破败,一家老小九人便投奔东北而来,时值寒冬,因衣单食缺,流感病毒肆虐,有八人连病带饿客死途中,仅剩一年轻后生辗转流落到虹螺山脚下。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后生就依山傍水,伐木搭棚,暂居下来。随后闯关东的人逐渐来到这里,有赵、胡、刘等姓氏,与张后生毗邻而居。人们在一起生活的岁月里,发现张后生知书达理,谦卑和善,乐于助人,长得也有气度,家世出身肯定不一般,所以就尊称张后生为张相公。张相公终生未婚,也没留下后人。几十年后,张相公病故,人们选择了一块前有照、后有靠,土殷水润的风水宝地厚葬了他。由于张相公是第一个来此谋生的人,又对大家有恩,为了纪念他,便把此地以他的名字命名,称为张相公屯,沿用至今。张相公屯经过三百年多年的发展,设有东西卡门,人丁兴旺,各业昌隆,成为远近闻名的一个大村镇。村里有保安寺一座,百年壁画至今保存完好,风采依旧。虹螺湖镶嵌在村南,如槐叶滴下的翠露,柔和地浸润着乡村和原野,那灵性和美丽孕育出更多的杰出的儿女,素有鱼米之乡的称谓,现为乡政府所在地。(1)
  张相公屯乡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曾在抗日战争中和日本鬼子展开了殊死的斗争,那一个个的英雄故事至今流传久远,被后人所牢记。1932年1月9日凌晨,日本鬼子古贺传太郎中佐派遣松尾辎重队30人,由锦西县城回锦州领取弹药和给养,只见一队人马由西向东,骑着洋马,背着短枪,挎着洋刀,骄横跋扈,不可一世。这支队伍共有骑兵26名,传令兵2名,加上翻译总共30名,赶着5辆胶轮大车。当他们走到张相公屯响水河屯南的公路上,被连庄会的闫文里发现了,他端起枪就想打,会头刘老贵拦住说:“不要打草惊蛇,快让人们奔杜屯西沟去钱褡屯大岭!”当日军到达社家屯时,连庄会的杨焕章、张广贵己带领附近张相公屯、马圈子等地的人们埋伏在那里。果然不出所料,松尾小队在杜家屯暂停,掠取柴草,生火做饭,饮水喂马,并将杨焕章家柴垛点着了,一时火光冲天。杨焕章通知准备伏击日寇的杨占清、高纯秀、张广贵、张洪海等人,并给板石沟会上报信。板石沟村王太恒、蒋有生、韩广泽、韩学东等数人赶来参战。松尾辎重队饭后上路,行约1公里到钱褡屯东岭时,埋伏在岭上的高纯秀开了第一枪,把走在前面的鬼子打下马。紧接着,枪声四起,日军向南,是深沟,马跳不过去;只好向北跑,恰恰进入了埋伏圈。霎时间,枪林弹雨,响声如雷,日寇惊慌失措,跳到沟里还击。近处大岭、西沟、团山子、靠山屯、英守堡子等各村抗日群众闻讯赶来,上百人把日寇团团围住,有的持镐,有的拿锹、锄、木棒、镰刀、斧子、与日寇激战2个多小时,将日军全部歼灭。(2)
  像露珠依偎花蕊,似牛哞期盼圈栏。我数着自己匆忙的脚步,又一次来到那个叫张相公的古老乡镇。冬去春来,在虹螺湖畔勤耕细作人们,让风和雨都停靠在劳作的指尖上,沧桑着桌上那碗薄酒,那亘古的犁铧终于翻开了我黄褐色的稿笺,引领我经过长势茂盛的高粱、玉米、小米和荞麦的大地,抵达精神饱满的籽粒,一年四季与泥土碰撞出的诗章和播种时随手撒出的散文,一同收进秋后的粮仓。
  有山必有水,所以,张相公的魅力,除了山的挺拔俊俏,女儿河的水也透着一股滢滢绿碧,河面宽而广阔,如北方汉子的胸膛,透着一股坦然、大气和浑厚。
  养育了那千年的古韵,在幽深长长的村巷中,飘荡着劳动和汗水的歌声,和着狗吠鸡鸣,谱写了一曲乡村的歌谣。玉米的籽粒重返雨水打湿的季节,落地生根,阳光穿透农人的脊背,向土地的深处渗透。我多想饱蘸着汗水和希望的笔,满怀激情地书写着一个辛勤耕耘的故事。那口老井像一个凝重的句号,镶嵌在大地的挂历上,那是村庄真正的语言。而张相公这个古老的乡镇,重返时光之外的古典的苍茫,依然气宇轩昂,洗尽铅华,让生命如一部斑驳的英雄传奇,随风归隐岁月无边的宁静。
  泥土的芬芳在梦里滚动,张相公亘古不变的风景,还有农人身上的汗味以及那株在风中摇曳的玉米,紧握着村庄的金黄。改革开放以来,张相公乡面对困难和挑战,紧紧抓住机遇,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以强乡富民为目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项目建设为直线,逐步构建“两区一带“的产业布局,即:农业旅游观光项目区,工矿开发加工项目区,第三产业项目带。各项工作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这样的五月之风飞旋在如此柔和的时空轻盈着创造的收获,那跳跃着音符的花儿,平静的繁衍生息。铺开素笺,用奔泻的浓墨,写下阳光的思念。我的思绪在马圈子设施蔬菜小区、倒流河冷棚小区、八百垄裸地菜小区流连;我的双眸观看周屯千亩果园建设,虹螺山地区果业生产基地的火热劳作;还有通过开展产业项目招商工作,成功引进虹泉书画院大虹螺山绘画写生基地项目的建设,海雷炭素厂扩建工作,支持倒流河钼金矿采矿选矿及八百垄、姜屯探矿项目等等。盘活保温厂、东盛炭素、耐火厂、钼铁厂的工作也在马不停蹄的运转。乡干部们奔忙的脚步,正敲响在张相公屯乡发展前进的坚实路基上。
  这就是张相公屯乡这个平凡的乡镇独有的魅力和永恒的爱。
  我听到了虹螺山脚下建设者的脚步,匆忙而铿锵有力。
  那第一个来此求生的张相公,他看到现在的发展,想着当年的自己住在女儿河边搭建的那个简陋的窝棚里,会有怎样的惊叹和自豪呢?
  张相公的魅力在于奋进和开拓,张相公人把风采依旧的虹螺山和女儿河当书来读,当作诗歌来吟诵,当作一幅美丽的画卷来描绘,虹螺山和虹螺湖是张相公人的名片和商标,那是生活在这里每个人的乳名,她的灵性和魅力,孕育出更多的杰出的儿女,做好可持续发展这篇大文章,把家乡建设的更加美好。
  今天得以重游张相公屯乡,此间景色甚是旖旎俊美,歆羡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一行人信步来到虹螺湖,湖面倾刻潋滟,粼粼湖波荡起一片涟漪,水面澄澈,蒹葭悠悠,时有游鱼跃水嬉戏,时有群鸟划空展翅鸾翔凤翥。水中碧影如洗,天地万物皆入水中。时有微风吹过,阵阵清凉让人好不春风得意。从远处观之:万里沧海,守望着这片黄褐色的沃土,长出纤纤幼苗,心中情愫怎能不九曲波澜,荡气回肠,好不快意。浮光掠影,真不知身在何处?      忽见一处绿影岛礁掠入眼底,绿树丛中有红白相间的房屋伫立其中,美不胜收。想必,那就是著名的海雷度假村吧。走进林子,不觉惊喜万分。顺坡踯躅而上,各种高大树木均入眼帘。细观之,见是榆树、白杨和槐树等北方树木,叶绿花红,林中尽是奇花异卉,五彩斑斓。脚下各种绿草花妍,宛若氍毹翠毯,早忘记了红尘为何物。今日骤然于此间,不禁思量,若是长久独居于此间,每日观这山山水水鸟语花香,不亦是人间一大快事。
  这是何等的一片土地,何等的一个屯乡?景美、情美、人更美。
  张相公屯乡这个百年古屯乡的魅力,就在于她凝聚着一种历史的烙印,向你默默地诉说着她所经历的辉煌和风云。看到张相公的山和水,便让人的灵魂一下从现在穿越千百年的时空。如千年画卷无不展现在你的眼前。而人儿却正在这画卷之中,望古今之悠悠,让神魂而颠倒。
  趁着月色返回,打开窗扉,唯有思念把心填满。
  张相公,魅力无限。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