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本辽辽之韵

 
曹 勇
  本辽辽高速公路是指辽宁省境内本溪经辽阳至辽中区(隶属沈阳市)的高速公路,该线路是G91辽中环线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的家乡就在沈阳市辽中区,“发现辽宁之美”,我带您沿本辽辽高速春漾辽中灏渺的水,夏览辽阳青翠的山,秋嗅本溪飘香的红叶。
  春游蒲河
  春末时节,我在文联任职后带作家回老家蒲河采风。
  从近海绿洲出发,沿蒲河廊道东大堤北行,人们就在畅叙和评论:有河道迂回的卧牛滩,有杨树密植的河套林,有果树繁多的采摘园,有宽绰纵横的跑马场,有深入湿地蜿蜒的木栈桥,有别致太阳伞下的垂钓园,有欧式风情的休憩厅。人们欷歔于蒲河风光秀丽、景色怡人的自然天成之美,感喟于精巧设计、独具匠心的人工雕琢之韵。行进25公里后,渐闻水声,也有水的湿气飘来,花的香气飘来,车内安静了。过刘冷公路,停车。
  哇!人们惊讶开来。珍珠湖,春水灝灝,碧绿清澈,天水一色,无边无垠。“惊飞远映碧水去,千树梨花落晚风”。湖中万只白鹭,水中嬉戏,或岸畔或树上栖息,湖里还有鸥、鹳、鹤、凫、鹈、水鸭,波光粼粼的水面,不时被水禽带来一条条水的波纹,消失间又掠起,似一位画家在画布上恣意挥洒。旖旎的风光,浩荡的神韵,这是“沈阳内河,渤海绿肺”,这是天生丽质的蒲河。嗅着岸上桃花和梨花送来的阵阵馨香,坐在曲桥上的凉亭里,听声声击水,远望湖面,有水花溅起,有渔船游弋。湖中小岛,灰蒙中已渐长绿色。这七个绿岛,它们所处的位置及面积大小,了然于胸,蜿蜒于湖面间,如家乡昨日泥泞的街巷,每一处拐角,都能让我触摸到一颗颤动的心灵——凫水、划船、采莲、挂鱼、掏鸟蛋、收蒲草、割芦苇、捞虾米……湖水明丽、坦荡,景色“濯濯如春日杨柳,滟滟似出水芙蓉。”俯下身,掬一捧湖水,水滴溅落间,盈满了我的泪光。佛家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见微知著,观迩知遐,一滴水折射蒲河春潮。这春潮,这涌动,如丝丝细雨,如拱土而出的青草,如山涧里的潺潺水声,虽然它们来得并不惊天动地,但它一点一滴沁进我的心里,让我蜷缩着的心情得到了舒展。“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挺起身,拂面的熏风,似潺潺流水,沁人心脾。柔柔的微风,浩浩的湖水,好似一壶陈年美酒,我醉了……“那水中一排排风箱是干什么用的?”一作家问我。“噢,是养珍珠的。”我这才醒悟过来,舒展眉宇道,“因这水库养成千上万的珍珠,这团结水库又才被誉为‘珍珠湖’”。“辽东岫岩有玉,辽西朝阳有化石,咱辽中有珍珠!”一作家顿悟疾呼,站了起来。“对,有珍珠。更应叫有翡翠!”另一作家低声,若有所思。这三万亩水面,湖水清澈碧绿,低头间可见鱼儿在水下快活地游来游去,可不就像一块巨大的翡翠吗?
  于是间,人们静默。我更陷入沉思:这蒲河确是一块宝贝,湖中的鱼虾、莲藕、菱角和鸡头,包括那碧绿的杂草,喂养了诚悫、坚毅的家乡人。蒲河,教会我在怅然得失间恣意,在悠然荣辱间静谧,在欣然取舍间博弈。蒲河,曾将一个困窘时代点缀得异彩纷呈,今天又呈现了她蕴藉的富饶和幸福。春天来了,蒲河敞开书,让耳朵怀着绿色的诗行,聆听春天最新的消息;让眼睛注视着鲜亮的标点,感悟生命最深沉的声音。
  要是夏天或秋天来,这里是不是更好呢?有作家在思忖。那时的广阔湖面,一望无际,湖边、湖心岛蒲草丛丛,芦苇苍茫,青纱似帐,千朵荷花竞相开放,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真可谓是“天上人间一绝景,西湖藕花胜紫嫣”。莲子,清甜透腑,菱角,齿颊留香。点着昏黄的油灯,在半爿废弃磨豆的石磨上用木榔头砸鸡头,砸的、吃的,都热汗涔涔。把鸡头米糅合在米饭中,更是淳香四溢……谈笑间,已见夕阳。放眼望去,眼中是一片暮色,心中是一片宁静,有一种品尝不尽的真味。母亲系着蓝围裙,牵着年少的我,在河边清洗衣裳,暮色中翘望父兄捕鱼归来。当听到河中重重嘶哑的咳嗽声时,暮霭中显示父亲佝偻的身影……今天,望着河水,如昨般折射着家乡父辈们依然坚毅、依然睿智、依然慈祥、依然深邃的目光……
  晚饭,吃到了父兄们当年捕获的肥嫩的开春鲫鱼。同伴们累了,都睡去了。我与茕茕孑立的母亲唠了一会嗑,仍睡不着,便走出了母亲老宅的家门。我在故乡蒲河旁看一看,走一走,我发现这个地方保持着一种令人尊敬的缓慢,保持着一种自己特有的节奏与尊严,觉得头上的月亮是几千年前的月亮;我再走一走,柏油路提示我蒲河也有一种复杂的张力和变革的力量。登上堤顶,看远处五星级酒店施工的点点灯火。我顿悟:家乡人用胸怀接受不可改变的事情,用勇气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用智慧来分辨两者的不同。谁握住幸福的同时,也便拥有了一颗感恩的心。在堤坝上,远望蒲河,莽莽苍苍,逶迤远方,黑暗中透出清亮,凉爽中飘逸水香,沉寂中蕴藉鼓荡……我生活的城市夜空,是一种嗡嗡作响的静,而故乡的夜是一种脆响安逸的香,几声犬吠,更是清爽透亮……这夜,让我知晓在苦涩中认知蒲河,在美丽中欣赏蒲河,在创新中瞩望蒲河。蒲河的未来就如那七色翡翠,绚烂无际,香艳袭人。回到家中,已过午夜时分,仍见衰老孱弱的母亲为我守着晚夜的孤灯……
  日光昭昭,方才被同伴唤醒。人一直重复两个动作:离别和回家。仍见母亲弓着如父亲累驼的单薄的身体,拄着拐杖,一绺白发颤动在母亲满是褶皱的额头,挥挥手,几近扑跌,难道母亲是蒲河中那崚嶒的高山吗?
  斯夜,睡不着,坐在书房,蒲河就悬挂于显眼处,见到她,思绪如同回到了珍珠湖,俨似见到了那些朴实淳厚的故乡人,覆尘的心灵有如被蒲河不同凡俗的空气拂扫着,不留尘迹。这蒲河又如晶莹玉洁的手帕,绣满乡思,更绣满父亲的辛劳、疲倦和给予我的希望。
  蒲河,您好!
  美在核伙沟
  从辽中南入口上高速,不一会儿便进入辽阳境内。渐渐地,有了低矮平缓的山丘,高速路也不再笔直。再往前行,约一个小时车程,就有了高耸的山峰和满眼的蓊荫,辽阳弓长岭出口到了。
  之前的网上查阅,核伙沟风景区总面积8平方公里,有火龙沟、西大沟、花溪沟三个景区, 区内山势险峻,峰陡坡急沟谷纵横、水资源丰富、森林茂密,素有“东北小黄山”之美誉。景区内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且无丝毫人为雕琢痕迹,有梦笔峰、清泉、瀑布、姐妹松等天然美景,让人感受一种原始与古朴的风貌,仿佛是人在画中游。
  近处山峦是松树和乔木丛生的葱绿,远处仍是绵延的更高耸的灰绿色的阴影,在绿色凝滞在宁静沉思中的地方,一切都像天空一样灿然。经寒岭镇街里,右转进入乡间小路,一路蜿蜒,带着一种极大的无言欢欣,穿行在静谧中。渐渐地,山势险峻,峰陡坡急,路旁溪水淙淙,核桃树披于山坡,驻足路旁,野花绿草点缀其间。
  山是绒,水是缎,核伙沟山门到了。首先见到了顺山坡静静流淌而下的溪水,它不踪不娟,清缓悠然,少有声响。这山间汩汩流出的狭处可一步跨越的潺潺小溪,清冽甘甜,足令包括江南水乡人艳羡。青山沟急湍飞溅的溪涧,丰盈泼辣,大青沟悠缓地潺湲,细流迟缓,而核伙沟轻柔清亮的水流,不满不涸,清灵。山有情,水有意。核伙沟,通过这蕴藉东北女子性情的水表达了。
  依溪上山的路,没有雕琢,是野草和砾石间杂,踩上去有绵韧的感觉,也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是一种古朴,也是对人心情的放牧。不远处有土地庙,穿过挂满葡萄的藤架,进入核伙沟中央景深。顺向上的山势,路一直在林荫间婉转,溪西侧多处均可攀行,踩着溪涧围裹的几块圆圆的石头左右调换方向,乐不可支。顺溪水而上,沟两侧树木丛生,多是松树、柏树、五角枫和丛生的乔木,更常有一片片的核桃树,伸展饱满圆润椭圆形枝叶,有青色毛茸茸的果子缀于其间,那是夏日里成长的核桃。核伙沟地名之由,莫不就是核桃结伙、依沟而生?我想。行到半程,有一开阔的地带,人们撑着太阳伞,席地而坐,谈笑风生。我也停步小憩,不知从什么地方袭来,一阵细雨般的,近前悄悄飘扬起馥郁而温馨的缕缕暗香,它引领我走近她,山间小径上开满簇簇黄色的小花。满怀兴致捧回一把,凭着这股香味,我似乎闻到有无数的花在忽然之间盛开。核伙沟如同油画家遗忘的一块硕大无比的擦笔布,把浅山深岭染得姹紫嫣红,葱茏袭人。
  再起身时,登山的路突地变成了狭窄陡峭又在林木搭建的缝隙间,猫腰匍匐着,感觉气喘吁吁,直至断桥。过了断桥,有一段山路更是陡峻,两旁没有树木,只有野草和间或丛生的灌木,路展现在阳光下。此时的一身汗,更觉着炙热。心神不安之际,就见左侧岩畔上簇生着一片十米来高的乔木,椭圆形绿叶,很是繁茂,树木开有白花,花瓣洁白,花心却是紫色,香气迷人,形状天女。我沉思后顿悟:这是冰川时代留下的珍稀树种——天女木兰。那圣洁的白花点缀于绿树山川之间,传送着淡淡的幽香,让人望而心醉,迷恋其间。徜徉其间,时光仿佛回转到远古,嗅到其经历的世事与沧桑。过天梯,穿夹扁石,见路边兀自立着一棵松树,向道的一侧探出身姿,似在示意欢迎。噢,这就是迎客松了!迎来了远方客人,心灵也要得到洗礼。雾气和水声告诉人们,核伙沟瀑布到了!从山顶崖上悬挂而下的白链,落差有十米左右,有四五米宽,清凉之处,摄影极佳。
  缘老旧树藤缠绕的天梯,上到山顶,蓝色的凉风无声地掠过山峦,像琴弦低声细语地倾诉。那脚下沟壑纵横,山峦连绵跌宕,树木青翠,莽莽苍苍。那时光照临山水淬炼的核伙沟,是对纯美与自然纽结的颂赞。核伙沟,真可谓弯弯绿水穿青山,层层青山环绿水。这山水相间,正彰显着核伙沟沉静又灵动之美。向前一看,在山顶绿树掩映之下,似有一农舍。这是唐杜牧《山行》中“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的现实版的再现吗?
  出沟返回山脚下“山水画家基地”老唐的农家院的路,平坦,但没有树荫遮挡。也见叫卖山野之味的村民,个个明媚的笑脸。
  大铁锅里是小笨鸡炖山蘑菇,大马勺里是山野菜,老唐夫妇在灶前忙活着。老唐,红黑相间瘦削的脸庞,唐大嫂,身材丰腴,健谈,总是一脸的笑容。你们这时候来,看的是景,等到秋天来时,可以吃到山核桃,还有苹果、山楂等水果,满山多了去了!
  晚饭后,和友人在老唐农家院里面山而坐,我们聊起了核伙沟的山水、浓郁的绿色。兴起时,有一种声音加入了,接着,第二种第三种第N种……一场独具特色的丛林音乐会开始了——数不清的虫鸣,啾啾唧唧,你唱我和,高低相和,没有停歇。不是比赛,不是炫耀,只是自由地歌唱,自由地表达,这是妙不可言的宇宙间最美的天籁音乐。我们陶醉了,一夜无话,相对而坐,会心而笑。
  红枫叶情思
  十一假日,应朋友之邀,去本溪老边沟观赏人们赞誉的红叶。
  本辽辽高速随疾驰的汽车向远方延伸,隔着车窗,青翠的树木伴连绵的山势起伏,远处的枫叶流丹如一帧画卷在渐次舒展,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千古名句更令人心绪跌宕,情思远播。
  伫足老边沟脚下,满目青葱里有拥硌河轻悠的流水戏绕。“这就是美丽而神奇的老边沟:她因绵绵的群山而美,因潺潺的流水而秀,更因‘层林尽染,五彩花山’的枫叶而驰名天下。”朋友不无感喟。“这些是红枫树吗?”我注视滴翠的树木,看不到一片红叶,心生疑惑。朋友微笑地点头。我仰头看远处视野里的那一大片一大片耀眼的红,“这不是一个品种的树吧?”
  “同父同母。”朋友善意揶揄道,“其实,枫叶之美就在层次感,递进状态。这才叫层林尽染嘛!”对于为什么呈现此状态,我仍是眉头微蹙,心中不解。
  顺小径拾石阶而上,随着山势的升高,身边枫叶出现橘红色,精致可人,似巧手的剪刀精刻细裁而成。再往上攀,山路略显狭窄,有陡峭山峰突兀,最后扶崖四顾,眼里是一片火红,真可谓遍野红叶,群山披晖。那遍野的红叶哗啦一下如拉开大幕的舞台,簇拥在眼前。极目远眺:老边沟两谷——冰封谷和龙吟谷在拥硌河东部跌宕;两面坡——拥硌河东南与西北两坡在西部逶迤。此时放眼,我感到了辽阔,感到了奔涌,感到了激荡,想这老边沟的红叶,是西天晚霞云朵的脱落吗?其间,或潺湲蜿蜒的溪水,或壑岩绕石的溪水,或玉瀑飞旋的溪水,奔流吟唱着枫叶红色主题之歌。
  坐拥山巅岩石小憩,偶遇省林科院老教授。他为我解开了枫叶层递渐红的谜团。“枫树生长的位置决定了枫树的命运。在山巅的枫树,日照充足,早晚温差大,这是枫叶变红的主要原因。而山脚下枫树,阳光照射有限,多有密植丛生,因而株矮、枫叶晚红。其实,这艳丽耀眼之红来之不易,山顶树高多挺拔,要经受风暴洗礼,断枝叶离寻常见,切肤之痛常有,而山脚下枫树就没有那么多的危险和考验。”老教授轻捻帽沿,顿了顿,“其实人生呢?……”
  我听后,若有所思:斑驳扭曲的枫树如人生,如畏惧止步,只能见如山脚下的青涩与萎顿;如果勇敢前进,才可以见到峰岚之上的灿烂与高洁。人生,都有从山脚下抵达伟岸山巅的机会,命运在自己的手中,要勇于攀登,不安于生长的环境,才会主宰可改变的命运。待阵阵山风吹拂,五角枫、七角枫扑簌簌如飘洒浩荡红雪,脚下窸窣,让人顷刻间有种置身幻境的眩晕。做最红最艳最丽的那枚红叶,我顿悟。
  十月的老边沟,红溢满山,浓橙盈空,那红枫叶予我的情思令我精神振奋。
  写罢此文,冥冥中,我顿悟:再没有什么能比一会儿以温情、一会儿以力量、一会儿以安静、一会儿以快乐来触动人的心弦的大自然更肃然神圣的了。渐渐地,我感到本辽辽是一种韵致——一种对人生、对自然、对世界的韵致,并且许诺,要努力地领会和创造其中的意义。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