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此山不老我曾来

 
修晓丽
  又到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金秋时节,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让人不安于室。几个文友一拍即合,决定到素有辽东第一山之称的丹东凤凰山一游。
  一,故地重游
  我对凤凰山并不陌生,1991年我曾代表鞍山群众艺术馆参加全国故事大赛到过凤凰山,那年我才二十多岁,如今一晃我都年过半百了!故地重游很是激动。
  一路上畅通无阻,一边走我们一边夸赞提议此行的老弟有远见!错过国庆长假旅游高峰,又赶上一个雨过天晴后的好天气,沿途高粱红、稻子黄,红苹果挂满枝头,更衬托着天高云淡、一派秋声。
  带着几许期盼和故地重游的喜悦来到了凤凰山下,一进大门我就找不到北了,变化太大了,再也找不到28年前的影子了,当年那些简陋的山石、水泥台阶统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的山门,黑漆的底上烫金三个古香古色的大字:凤凰山,两边配有一副笔法遒劲的对联:神州揽胜无双地,华夏厉险第一山。好大气、好雄伟的对联,一语中的,短短14个字浓缩了凤凰山的高大、险峻和与众不同,让人忍不住一探虚实。
  山里风景依旧很美,整个风景区和我28年前来过时一样,还是那样的洁净、清幽,山路上没有一点垃圾。我一路兴奋地左顾右盼,一边忙不迭的拍照,凤凰山实在是太美,可以说是一步一景,让人目不暇接,要不是同行的朋友催促,我们在山门附近的仙人湖拍起没完。碧水蓝天,瀑布飞流直下,清泉跌入仙人湖,让人想起那句诗: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碧波荡漾的湖水中,还有一艘白色的大船,船上是准备过海的八仙!真是举步进仙境,飘然胜神仙啊!真美!
  二,有凤来仪传说美
  丹东凤凰山属长白山脉,位于辽宁省凤城市,由东山和西山两大景区组成,面积216.875平方公里,最高峰海拔八百三十六点四米。  但凡天下名山大川,各有其特点,而凤凰山容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庐山之幽静;黄山之奇特;峨嵋之秀美于一体。
  几乎所有的名山大川都有自己的美丽传说,凤凰山也不例外。
  相传,在很早以前,这里曾是一片汪洋,是一个方园几百里的深潭。人们都说这深潭是东海的海眼。海眼中住着一群恶龙,经常扰乱四方,因此方圆百里断了人烟。   
  当年,大禹治水途经长白山一带,见到那里的人们都住在阴暗潮湿的地窖子中,很奇怪,就问道:“这里山高林密,为何不伐木造屋居住,要住地窖子呢?”人们告诉他:“正因为这里山高风大,平地耐不住寒冷,才住在地窖子里。”大禹又问:“东海的海眼附近,气候温和,土地肥沃,为什么不到那儿去居住呢?”人们说,那里住着一群恶龙,根本无法生活。大禹决心为民除害。   
  大禹来到长白山下,用尽千钧之力去搬山石,可是,接连几次都没有搬动。最后,大禹变成了一头雄猛的大熊,奋力向山头撞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山头被撞了下来,大禹抱起山头把海眼填死了。从此,这里变成了山清水秀、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人们纷纷从地窖子搬到这儿定居了,为了纪念大禹化熊撞山,就把这座山叫做熊山。
  山上郁郁葱葱,长了许多梧桐树,引来百鸟栖息,也引来了凤凰落脚,再后来,唐王李世民东征时路过此山,见山险林密,百鸟争鸣,凤舞翩翩,美不胜收,就亲自赐名凤凰山……
  三,此山不老我曾来
  走进大山深处,凤凰山的险峻可见一斑了,刚才在山外还是阳光明媚,如今却是浓荫蔽日了!满眼的苍松翠柏,高耸入云,不见天日,那些裸露的山石上布满青苔,深吸一口,满腹的幽香。
  拾阶而上,同行的小刘不时弯腰捡着什么,还偷偷咧嘴笑,我好奇地问他捡什么?他兴奋地说:快捡啊,修姐,这里有好多好多美国大榛子啊!
  我一头雾水:美国大榛子?小刘捧着满满的一大把“榛子”递给我看,我一看笑得前仰后合地说:“傻小子,这哪是榛子啊?这是橡子啊!”小刘不相信地说:“什么叫橡子?这明明就是大榛子啊!”我说:|“不信你尝一个就知道了!”。小刘半信半疑地咬开一个橡子,把又大又白的瓤放到嘴里,马上吐出来说:“太苦了!什么破东西啊?!”说着把手里的“大榛子”都扔在地上。
  我止住笑,弯腰捡起几个来,有些沉重地说:“小刘,你拿回家给你奶奶看,她一定认识,挨饿那会,家家都吃过的橡子面就是用它做的”。
  “什么?这么苦涩能吃吗?”小刘忍不住问?我叹口气说:听我姥姥说:挨饿的时候,穷人饿得连树皮都扒光了,就吃橡子面,结果大人、孩子都拉不下屎来……
  听完我的忆苦思甜,小刘说:还是大姐知道的多,不然我当大榛子捡回家,可闹大笑话了!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在一块巨大的卧牛石面前停住了脚步,只见那上面用斗大的红字题写着:此山不老我曾来!这话说得太有哲理了!谁这么有学问啊?我一边拍照,一边仔细查看提款人,只见题字的右上角写着:中华民国十二年九月,下款落着:凤城县知事--王瑞之题。我自言自语地说:知事是干什么的啊?身边经过一个道家打扮的中年男人接口答道:就是现在的县长!
  哦,谢谢。我回过头道谢,道士早已飘然而过,感觉他不是走山路,而是如履平地,真是厉害啊。
  继续爬山,我终于领略了凤凰山的险峻,一边爬一边气喘吁吁地问同行的朋友,我怎么感觉山变了?当年,我带着3岁的儿子爬上老牛背的,好像没怎么累啊?如今怎么干爬不到啊?文友取笑我说:山没变,你变了!我恍然大悟:对哦,山没老,我老了……
  凤凰山是天然的中草药园,正如文殊菩萨所说:没有不是药的草。这些奇花异草几乎都是中草药,已经被发现发现了800多种。所以,药王孙思邈被百姓供奉在山中,香火连年不断。
  拜过药王庙,我们向西进入一条山洞!漆黑漆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前面还不时地传来惊叫声和告诫声:危险,脚下有深坑!本来就战战兢兢的,加上前面女孩的惊叫,吓得我犹豫了,想打退堂鼓,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大男孩的声音:“大姐,别怕,我在你身后,用手机给你照亮……”说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洞里闪出微弱的光,我一下安心了,开始一点点往前探步,天啊,那个石坑足有一米深,我一条腿伸下去,屁股都坐在石头边上脚尖才探到底,下去后还上不来了,我努力了几次都没有登山石坑边缘,最后,只好整个人都爬在石头上,用胳膊肘和腿一起用力爬才勉强出来,大约十几分钟我终于爬出了暗洞,一见太阳心里那个高兴啊,终于重见天日了!
  我们决定小憩一会,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回头看,刚才的爬出的石洞是两块上部严实合缝地撞在一起的巨石,下边留一个缝隙,仅容一个人通过,刚才我们就是从那道缝隙里爬出来的,这时我才发现胳膊肘都磨破了,隐隐地疼!
  终于来到凤凰山第一个栈道上,只见围栏如玉,枫叶如火,俯瞰连绵不绝的群山,万绿丛中那一树树红枫叶像一面面旌旗,在千山万壑中招展,山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和纱巾,面对群山,我也忍不住手扶栏杆,像那些年轻人一样,大喊大叫:我来了!群山不断地回音:来啦,来啦……
  稍事休息,我们又开始攀爬坡度几乎为90度的山崖,那山崖陡得如同刀削斧砍的一般,整个人贴在石壁上,不敢往边上看,踏着一个个浅浅的脚窝往上爬 ,手里紧紧地拉住铁栏杆。也许爬这样的陡坡本身就是一种修行,要面壁宁神、心无旁骛才行。
  3个多小时后,我一路上手脚并用, 终于爬到将军峰,累得跌坐在山顶,几个人谁也不肯再往上爬了,只有年轻一点的小金反对:不爬到顶峰不算圆满,我要征服凤凰山!我劝她:自古人生最忌满,半俗半禅半随缘……留点遗憾也许更好。可她根本听不进去,看来我的级别不够,最后,只好搬出当年的老县令的话才解了围:此山不老我曾来!县长当年都说了,上不上顶峰无所谓,只要来过就足以,量力而行,开心最重要……
  下山路上,我心里一直在吟咏、感叹着那句话,此山不老我曾来!心里暗暗钦佩那个虚怀若谷的老县令,这话说得太有禅意了,脑海中不禁交替出现着“王侯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自古红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禅意的诗句,暗自感慨。
  在不老的青山面前,我豁然开悟了:人在大自然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没必要整天想着去征服什么,战胜什么,只要认真活好每一天就好。
  山,千年万年依旧在哪儿,人,却一代又一代早已作古,正是:万里长城依旧在,早已不见秦始皇!谁征服谁啊?!
  青山依旧在,只要我曾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