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陡峭白云山

 
杨成菊
  美好的景色大都有一定寓意,人们对于自己家乡的喜爱,也是要把那些恰如其分的词语赋予给家乡的山山水水,这样一来,有的山啊水啊路啊、甚至街道的名字,都重复了再重复地出现在各地就不足为奇了。我们这里既有叫做白云的村,也有叫做白云的山。我们的白云山位于海城市孤山境内,距离其市区5公里处,占地约为23平方公里。全景区有山峰450个,有海城境内海拔876米的最高峰。去年能有一次白云山之行,还要感谢文学的力量,我是跟随作协的领导及文友们一同前去的,我喜欢的活动场所和活动范围也大都与文学活动有关,此次也不例外。那是九月深秋,有缘于那次成行,得以第一次见证其陡峭、其险、其壮观。
  很期待的那天早晨,我们是在作协的楼下集合,我就感觉着这份期待,是啊,作家的采风活动自然要以作协为向心力,也可以说更师出有名吧,那情景可比在什么什么站点集合强多了。一路上的谈笑风生,都体现着文友们更真实、更热爱生活、热爱文字的一面,自己有时候忘乎所以地谈论着风土人情,或激动或赞美或陶醉或向往,自然是其他群体里所没有的语言和状态。身边都是半生都在为文字倾尽全力的老师们,从青春写到了两鬓斑白;也有刚刚踏入文坛的青春力量。真的是那么回事啊,青春的身影让我想起了那时的自己,就是那么热爱文学,为此熬过多少个深夜,为此又错过了多少娱乐,可又谁懂得内心世界的丰富陶醉着自我。可以说,文字创造出的风景格外美丽得多,胜过世界上任何一处的名山大川,创作得越多,展现出的风景越壮观。能荡漾出来的就是佳作,能流露出来的就是天性,能展示出来的就是自我。
(一)
  途中在欣赏,文字不同于景色,行文也不同于布景,但文字可以形容景色,文字可以随意搭建景色,可以没有缺憾地仔细斟酌弥补看上去不太美丽的部分,让自然的美丽倾注在笔端顺思想的瀑布飞流直下。我就是在车上一边遐想着此次去的地方,一边和文友们谈论着写东西与生活的紧密关系。也向身边的老师讨教着写作上的共鸣点,希望互相促进有所提高。路上天地呈现出的丰收景色也已经历历在目了,挂满穗的玉米焦黄一片等待晒晒再去收割,稻田里也是多半黄少半青地一畦畦排列着。平时是很少有这样的心情和时间通览农田的,这次顺便补上了难得的农业展示课。我依旧是一边望着田野,一边任由树木快乐地向车后闪去,过了村庄还可以看到好几个镇,读着街道两旁牌匾,有时候也找不到那处的标识,自然也就不知道属于哪里。一次次问起,或许有人可以回答你,或许有人告诉你一句:不知道。
  是啊,途径哪里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去哪里。记得都说快到的时候的一个小岔路口上,车子做了短暂的停留,看见了来自岫岩的几个应邀文友。虽然没有机会与之交谈,心里也是很是激动了一番,不知道别人作何感想,我是浮想联翩了一会儿。更像是一次作协家族出游活动了,那自然要有海台岫作家的参与才算全员参加。选的碰头地点大概在很适合的途径处,很创意的想法,路上我接上你,咱再一起同行,去会见另外一拨文友。果真是那样,会齐在一起到的就是孤山镇境内。海城市的文友和住在孤山镇的文友很热情地迎接着我们,在简单地介绍了地理概况之后,把我们引荐到了白云山下。很感谢当地文友的大力支持,给我们义务当向导,使大家深刻感受到了白云山的独特魅力所在。
  到了山脚下,宽阔的广场似乎与别处没有什么不同,那种修缮的痕迹还是挺明显的。我还是叙述一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吧。景点推介之一:接吻石。去的时候一定要拍张照片回来,我就是的,然后回来供亲朋好友欣赏,让大家以后去的话千万别错过。我当时是一边拍照一边让大家揣男女的,既然叫接吻石,那一定是要辨别出两块石头的男女模样。结果真就两样,观赏者的心情和主观稍微有些小差别的,那也不要紧的,主要是乐在其中就好。
  景点推介之二:圣水山泉。被封闭保护在一个岩石洞中,钥匙保存在一个道长手中。我们去的时候,道长很给面儿,让我们得以进去近距离观赏,然后还可以舀上一舀,我是喝了一大口的,甜甜的,凉凉的,跟优质矿泉水一个味道更甚。据说此山泉水常年不干不少,人为舀出来不多会儿,就又形成清澈见底的一方池,池壁都是岩石自然形成,有利于保护水的渗失,可一直不去舀动,那山泉水也不增加蔓延开来,真实奇迹一般,所以千万别错过这种眼福。
  景点推介之三:玉石小路。都说蜿蜒小路是有情趣的,可我说上山的深幽小路更有情趣,要是铺就玉石的伸向山里的小路会不会是更有情趣呢?赞同我的话,留意观察脚下。那是一条不算长也不算短的宽不过三米的小路,可爱在于她的整体设计上都镶嵌了大小不一的玉石块,或聚集一起的,或散落一旁的,总是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你的眼里,使你不得不为它俯身。其中最撩人的,就是那些突起很多裸露在外大半个身躯的玲珑剔透的玉石,发出淡绿或者深绿颜色的光,亮人眼球。试着抠来的,不止我一个人的贪婪欲望,纹丝不动。不是想窃为己有,实在是太喜欢。尤其是那平平整整被嵌牢牢的稍大块灵光玉,真是诱人到心底的。边走边欣赏边拍照,咋办?拿不走,想了心愿,那就留影好了。
(二)
  白云山的山体虽然不大,但确实很陡峭。顺着小路,崎岖向上,越走越陡。作为导游的文友一直跟我们说,那上面很陡,体力一般的可以在山下转转,体力好的可以上去尝试一下她的陡。我就一直跃跃欲试来的,惟恐被淘汰在爬不上之列。开始是漫不经心地边走边聊,什么玉石小路啊,什么山里红星星点点啊,什么山核桃都哪里去了啊,什么一个小松树的孤单可怜啊,走着走着,说话的人少了,脚步声变得缓慢沉重了,我开始听见了自己的喘息声,我知道心脏负担来了。那咚咚声越来越大了,不但自己听得清楚好象别人也能听见一样了。原来一直跟在后面的我逐渐被前一位文友拉下了一段距离。估计大家平时体力差也差不太多,只要不是专业经常性的人,一起爬山的时候相互也是能看见彼此视力范围内的,我就是一边气喘嘘嘘一边看着前面人的背影硬撑着,山是越到后来越陡,尽管有扶手,我感觉我的手都长少了似的,一只要捂住心,使它能慢跳舒服些,一只要扶栏杆,还想再有一只手也要扶栏杆,要不身体有飘悬脚根不稳的感觉。都忘记了欣赏岩石两边的景色及花草树木了,只记得一种淡紫色的野菊花艳艳地一株株开放着。很准确说台阶有七十二蹬,以前的道长都是徒手攀爬如履平地的。后来是村民自费集资修建,便于游人参观。
  真是太感谢当地的村民的村民,为我们这些外人提供了便利,可是前提也得自己有个好体力。没见到啊,那陡得足有七十多度,最陡的地方人是直立上去的,想互相帮助都困难的一个境地。后来越往上爬心跳越快,几乎是差不多极限状态下的。我是爬几个台阶就要休息一下,腿没觉得怎么累,可这心就不归我指挥了,它跳啊跳啊不听我话。我只好随便坐在一个山石上休息,眼睛有些模糊一会儿,再仰头看看上面,觉得很是羡慕上去的人,又俯视看看下面,还好,也有那么一大批。等心跳稳当了,再一猛劲又爬一小段,这样反复了几次,终于到了一个缓步开阔的地带,当地人谓之“仙人座”。同样是留个影、拍个照,以证明不虚此行。这个地方离顶就不太远了,也增加了不少信心,可以说这一小段距离蹬上去没有那么费力气。当然心脏还在超负荷地跳,不过自己已经能控制住了,也算踏实了不少。后来就是在接踵而至的情况下,大家陆续蹬顶。有好几位感慨,终于上来了。没想到这么累,这么陡,但是都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尽头战胜了恐惧和担心。
  接下来是下山了,我想说的是,白云山也险。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估计也是说山的险峻吧。好多爬山缺乏经验的都是在下山途中遇险的。确实很险,完全是手脚并用,四肢抓地的态势。上来的时候是有一个缓坡,逐渐陡起来的,心理有个承受过程,且有地方可以喘息歇脚的,攒攒力气再爬。等下来的时候则纯粹是直接吊下,而且是自己要吊好自己的,别人都帮不上忙的。每人之间最好还是离开一段距离,唯恐给人造成压下来的心理的。
(三)
  山很陡,石阶也陡,都是在天然形成的基础上人工再修缮的栏杆,是就陡修陡,因陡而名。而且下山最担心听见滑坡的脚步声,能连锁影响前后的人的紧张情绪的。那就是要闷头下,别说话,也别想着别的一点杂念,几乎是告诫自己为下山而活了。就这样一个人一个人地算是导下来了。腿还是没觉得怎么累,心还是觉得比较紧张,但比起上山要强多了,至少能知道承受压力小些了。途中想帮一位摄像的文友忙,再看看地势完全搭不上手。好在下山时垂直的距离,似乎没有上山的距离长。还听一位姐姐说她觉得下山累,我说我正相反,我上去了就成功一大多半的感觉,确实是。等脚落地那一刻,心彻底踏实了。心也不跳那么快了,也兴奋了许多,毕竟完成了一次超越自己的行动。还有一个很奇怪的感受就是,立刻忘记了上山时候那种活不起的样子,好象从来没有那么惊心动魄过一样。我至今还纳闷呢,咋累心的感觉消失得那么快呢?也许这就是白云山的魅力所在吧,期待能有机缘再一次前去体验,那时再不会忘。
  白云山也很壮观,下来的时候,人不累了,思想就开始活跃起来。这山,抬眼一看整体很壮观。看看这山,是我刚刚蹬过的,我确实爬上去,爬下来的。自己的感觉忘了,自己的状态也不知道啥样。那么好吧,欣赏欣赏别人吧,于是我拍下了几个文友爬下来的镜头作为珍藏,以记录仿佛是我自己的瞬间。现在看照片依然是手脚并用,忽略周围环境的存在。就一个信念,赶紧爬向地面,踏实地感觉自己在地上。
  我这时候才有心情放眼望着这座我刚刚战胜过的山,看它有那么地亲切,胜过无数个我知道不知道的名胜古迹,去过就会很爱,爬过就会很珍惜,完成了就会念念不忘。漫山遍野一片深绿,站在山下,也是一眼望不到边,具体有多么大,就是我勉强上去勉强下来的那么大,够我的一生攀爬。就是那么壮观在我心里。回忆着有庙有观有塔,有山石有洞顶有山泉有圣水。还有珍奇药材有珍稀鸟类,有珍贵树木有神奇传说。我更想说的是,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离我不远,也可以说是属于我心中常驻的景色。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