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我爱你辽河

 
于会梅
  我是台安镇出生,台安镇长大的台安县人,小时候,听妈妈说,台安是个九河下梢的地方,而辽河是其中最大一条河流。
  台安县隶属于辽宁省鞍山市,地处辽宁省中部、辽河三角洲腹地,取驻地八角台的“台”字,安宁的“安”字,合为台安县。台安县历史悠久,早在西汉时曾有过县的建制,名曰险渎。其遗址在今新开河镇李家窑村孙城子屯。当时险渎县属幽州的辽东郡(治所襄平,在今辽阳市)。险渎遗址离张荒古渡口约有10分钟车程,台安镇离张荒古渡口约有25分钟车程。
  16岁之前,我对辽河的印象仅仅限于书本上的两个字、图画以及黑白电视新闻。我从没亲眼看过辽河,对辽河没什么感情。
  1986年,我中考。那年雨水特别勤,特别大。爸爸妈妈都在单位上班,爸爸被抽调去防汛,很多天没有回家。中考后,我记得有一天下了很大的雨,下午4点,雨还没有停,我主动要求给妈妈送雨披。我穿着雨披,被风刮乱。小路上的积水没过我的膝盖,那时,我身高已经162厘米,很瘦弱。我趟过大约有300米的小路,路上行人很少,不堵。我坚持走到大路时,积水越来越浅,马路两边的大沟却快满了。等我走到妈妈单位,妈妈单位的同事羡慕地通知妈妈,妈妈给我擦干被雨水打湿的脸,轻声责怪。那天,我坐在妈妈自行车后座,妈妈骑一会,下来推一会。等走上小路时,我帮妈妈一起推,艰难走到家。到家后,姐姐已经做好饭菜,热腾腾的,驱散一身的寒气,我的家是充满关爱的家。那时,我对辽河有点恐惧,它有点凶。
  中考落榜,我一心想补习重考高中,爸妈却不同意,非要我考鞍山银行职高,那是为了照顾子女的内部招生,我拧不过爸妈,心有不甘却也只能顺从。1987年,我记得那年的暑期,辽河又涨水了,因思念家人,周五下午的体育课我都会请假回家。辽河不涨水的时候,要走浮桥,长客在岸边停下,车内乘客下车,徒步走到对岸,长客开到对岸,乘客再上车,很是麻烦。可是,一旦涨水,回家就更麻烦了。要绕很远的路,多坐2个小时的路程,从鞍山回到台安要花费近4个小时,颠簸劳苦。即使这样,我也不愿意在学校度过周末,我思念爸爸做的红烧鱼,妈妈烙的饼。我还列了思念表格,把爸爸排在第一位,爸爸逢人就炫耀“我老闺女第一想我,他妈都排第二”。辽河曾阻断我回家的路,我有些嫌恶它。
  银行职高毕业后,我就在台安商业银行上班,又过几年,辽河渡口修了桥,来去方便多了。偶尔去鞍山逛街买衣服,路过辽河,我看着不宽的河面会怀疑。
  再后来查了一下资料,“辽河是中国东北地区南部河流。汉代以前称句骊河,汉代称大辽河,五代以后称辽河。辽河发源于河北省平泉县七老图山脉的光头山,流经河北、内蒙古、吉林、辽宁四省(自治区),全长1345公里,注入渤海,流域面积21.9万平方公里。是中国七大河流之一。由于大量人为因素,辽河已成为中国江河中污染最重的河流之一,辽河水无法存活生物,无法用于灌溉,更无法供人畜饮用。自1993年起开始了整治辽河工程,依法严厉打击未达标准的排污单位,取得了一定成效。辽河流域开发较晚,1949年后建设了一些水利工程,全流域较大蓄水发电工程有:红山水库、二龙山大型水库等”。看完资料,我相信了,治理辽河是需要大家联手,合心整治,靠一区一段是远远不够的。
  2005年,我去北京中戏高职上学,对辽河的感情不减反倒增加了。中戏高职的食堂做的菜总体来说还挺好吃的,就是米饭,我吃不惯,不是辽河大米,是那种南方细长的线米,味同嚼蜡,太难吃了。我问过那些南方同学,他们没觉得不好吃,说小时候吃习惯了。而我小时候习惯吃的是辽河水灌溉的大米,圆润饱满,成熟期长。新米煮出的粥是淡绿色的,像把辽河水的汁液挤出来一样,清香,粘腻、软滑。那时候,我竟然非常想念辽河,想念家乡,想念家乡的大米。
  毕业后,做了北漂,我自己租房开火做饭。刚开始在超市买一些线米,实在吃不习惯。每次回老家,我都是大包小裹,千里拎回来辽河大米,我最爱吃的是我县生产的新华大米,在北京吃着特别香醇,虽在异地,却似在家。
  我逐渐感悟到即使走得再远,我还是辽宁人,我还是吃着辽河水长大的台安人。在北京,我依旧看辽宁卫视,关心辽宁新闻。有位文友曾经和我说过“做了游子,才有了故乡”,我是做了北漂之后,才愈加想念家乡,愈加想念那个曾经被我嫌弃的小城,小得只有两条街的地方。我发现,无论怎样嫌弃,我都是在那出生的辽河的女儿,这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能改变的,是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辽河更美,家乡更富裕,不会因为羞于家乡的贫瘠而是骄傲家乡的善良、富裕、美丽。
  2015年初,我回到家乡护理半身不遂的父亲,尽孝父母的行动升华到爱家乡,我一直想为家乡做点什么。看着渡口岸边种了向日葵,建了大风车,塑造了一些动漫形象等等。家乡真的一点点变美,更让我高兴的是家乡的人心也在一点点变美。
  去年十一期间,外甥女开车,载着妈妈、二姐和我来到张荒古渡口,那是我第一次去,我更加开心,惊喜于家乡对辽河的开发。
  今年7月6日,我追随鞍山作协再次来到张荒古渡口,此行的主题是“当文学遇见辽河”-“读诗给你听”。我朗读了一首七律拙作《张荒古渡口》给辽河听,我很想问一句“辽河你听见了么”?
  辽河,我的母亲河,我还想为你写首歌词,将来唱给你听。
  辽河,这次,我还想抱抱你,你现在的样子温柔、清澈、安静。
  辽河,我还想见见你水中的鱼儿。甚至,我想象你两岸矗立着高楼大厦,像沈阳浑南两岸一样。而你更独特,两岸都是第四代建筑,每户都拥有空中花园,一片片楼群就是一层层的空中森林。
  辽河,辽河,我要用文字为你代言,我会一直在这里建设你,改变你,发现你,让你越来越充满活力,越来越有文化气息,越来越美。
  绿水青山,我们可以和谐相处。我不破坏你,你也不破坏我,我保护你,你保护我。
  辽河,我的母亲河,我爱你!我们是一家人,我是你的女儿!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