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沙漠”里的湖

 
王晶晶
  在别人看来,家乡有一片湖不足为奇。但对我来说,却并非如此。
  我的家乡地处全国最大的沙地——科尔沁沙地南缘,半个世纪以前,沙化面积曾占全城总面积的百分之九十六。也就是说,在沙与非沙绝对悬殊的对比中出现了这片梦境般的湖水。你能想象出,它在我心中的位置。
  美丽的地方孕育美丽的传说,这片名为巨龙湖的湖同样被人们赋予了众多超越日常的、谜一样的故事:相传啊……相传在很久以前……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些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我要与你分享的,是它随着四季的轮回焕发出的属于它自己的风采。
  春日和暖,泛舟湖上,映入眼帘的是:碧波与远山衔接,湖光与天光辉映,云影与渔帆共徘徊;响在耳畔的是:微风吹过的轻响,缥缈的渔歌,岸上游人的笑语。不由自主地,你的心海会泛起“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之类的妙句来。欢快的水鸟伴在游船左右,偶尔溅起细碎的水花,浸到肌肤上,一种久违的惬意感便直抵心灵深处。放眼望去,“巨龙湖”三个大字飘逸而灵动,它所依傍的水中高地便是湖心岛了。天然形成的小岛被四周的湖水完美地包围着,如果当年刘禹锡来过这里,说不定“白银盘里一青螺”就属于这湖与这岛呢!与“巨龙湖”名字呼应的,是岛上的“腾龙”雕塑。其雕龙首高昂,龙爪飞扬,无论体态动势,还是内在气韵都刻画得精细传神。再加上云水相托、传说围绕,巨龙更显得神性倍增。当地百姓在此祈福,求得风调雨顺;八方游客慕名而来,带走美好吉祥。仙岛必有琼阁,那琼阁便是岛上的巨龙亭了。观赏之余,在古朴的亭中小憩,在清凉的石凳稍坐,古今神韵齐涌心头,瞬间就有了把酒临风的意境与情怀。
  人在画中游,不沉醉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巨龙湖会带你体验诗意人生。在夏日的清晨或者日暮,你可以像当地渔民那样,尽品起桅升帆之趣,尽享起网捕鱼之乐。如果意犹未尽的话,还可以夜宿渔岛,就着湖水灌溉的十里稻花香,就着月光、星光、湖光、万家灯火织就的清幽,静静享受湖边恬淡的休闲时光。鱼钓多少不是目的,钓到与否也无碍主题,关键是“钓回乘月归湾曲”,抵达“万顷波中得自由”的悠然之境。作为沙乡中的“水乡”,除了在端午节吃粽子、插艾叶、系五彩线,还要举办具有水文化特色的赛龙舟活动。伴随扣人心弦的鼓点,条条龙舟飞奔向前,健儿们奋力划桨争相竞渡,场面热闹非凡。锦上添花的,还有诗词。端午节是诗人的节日,享有“中华诗词之乡”美誉的家乡盛产诗人。这一天,湖畔诗人云集,大家用平仄有韵的诗词为赛事喝彩,吟咏声此起彼伏,浪漫气息到处弥漫。
  “竟说田家风味美,稻花落后鲤鱼肥”。巨龙湖人崇尚和谐,他们始终把丰收时节摆一桌吉庆有“鱼”宴、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当做人生乐事。这样的民俗风情不仅成就了“全鱼宴”的盛名,更为后来走上央视《舌尖上的中国》的“沙泉鱼宴”做了十足的铺垫。在这张响当当的饮食文化名片的引领下,全国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鲟鱼、嘎鱼、胖头鱼等数十种野生鱼做成的全鱼宴一登场,极致的舌尖体验即刻启程。如果稍带渲染之意,将鱼宴“色、香、味”三字逐一解释开来,那便是一见钟情、沁人心脾和回味无穷。鱼好吃,肉质细嫩、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自然和巨龙湖的水质清澈、无污染分不开。顺便说说鱼之外的美味,比如脆嫩滑爽的河蚌馅饺子、比如清香爽口的生菜叶包饭、比如蛋黄冒红油儿的咸鸭蛋……巨龙湖的特色美食,不少。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幅北国渔猎的长卷图在巨龙湖徐徐展开。最具神秘色彩的要数祭湖醒网了:冬捕前,湖畔人家要通过古老隆重的仪式,表达对慈爱之湖的感恩和对美好生活的祝愿。仪式在上午举行,冰台搭好,贡品摆好,渔把头带领渔工入场。点完三炷香,渔把头将盛满酒的海碗举过头顶,高诵祭辞。一祭天地与湖神,保佑万物生灵永续繁衍、百姓生活吉祥安康;二祭渔网,唤醒沉睡的冬网,祈愿张网下湖、顺畅平安。壮行酒一饮而尽后,渔把头和渔工便昂首阔步,开始撒网捕鱼。 没过多久,他们便在震天的号子声中将大网从冰洞中拖出,鱼跃冰面的奇观随之在人们眼前出现。还没等众人从惊喜中回过神来,紧张的“头鱼竞拍”就开始上演了。“头鱼”是第一网中最大的鱼,寓意大吉大利、年年有余。巨龙湖最大的头鱼,长可达两米,重可过百斤。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博得“头彩”、喜获“福气”的幸运儿诞生了,天地间,欢呼声、锣鼓声响成了一片。一饱眼福之后再一饱口福,人们围着热气腾腾的大锅,边品尝现场熬制的鲜鱼汤边赞叹,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不能不说,巨龙湖冬捕节犹如一道丰富多彩的盛宴,为北方的冬天增添了无尽的情趣和欢乐。
  时时皆风光,处处是美景。近年来,巨龙湖畔又新添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人们利用独特丰富的风力资源,建起了风力发电站。集实用价值与观赏价值为一体的银色风车群在湖畔高地擎天而立,形成了蔚为壮观的景象。“风吹风车转,车转幸福来”,庞大的叶片迎风旋转,每在空中转动一圈,就划出一道致富的圆。徜徉在岸边,还会见到这样一幅画:洁白的天鹅从童话里飞出一般,在水中央翩然起舞,时而引颈向天,时而振翅高歌,仿佛在将这里的美传向远方。
  在结束这篇文稿的时候,我要附上这样一段话:历经数十载的防沙与治沙,家乡的茫茫沙海如今已变成莽莽林海。也就是说,“沙漠”里的湖已身在绿洲。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