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早春游古城子

 
蔡雨艳
  立春过后,天气乍暖还寒,春天就在一次次不经意的凝眸中来到身边。
  一个画家说说:“生活是悲苦的,可是我决不忽视春天。”
  “莫辜负了大好春光。”这样的声在我耳边响起,于是,我决定马上去春游,去踏青,一个人,去寻那个唐王李世民征东时路过古城子村的春天。
  古城子村是我的出生地,古城子村有一条河,叫三岔河,早在隋唐东征之际就已被史籍记取,盘锦最具历史意义的地理名词之一。一次在锦州博物馆里看到一张地图,明代三岔河标记为“三岔河”。
三岔河河水南北流,村子在河的东西。
  那一天,我把时间放在三岔河昔日渡口.一艘船倒扣在岸边,我独自在河边上听风声,近看三岔河湿地冒出绿芽苇草,远看宽阔和曲折水面,有太阳撒在波纹上的碎银.傻傻的出了神,从前河套中长满了芦苇和蒲草,芦苇一天窜一个高,到了端午时节,村里人就会到芦苇丛中掰苇叶,我们叫掰棕叶,用来包粽子。有一些鸟儿,留在这片湿地,孵出小鸟,这也曾是鸟的家园。起风了,殷勤春风,吹乱我的长头发,所幸那些尘世的不愉快和往事,被春风一股脑吹走。
  盘锦辽河口博物馆是这样标记“三岔河为辽河(今外辽河)、浑河、太子河三河汇流处,中分辽地,其左曰河东,其右曰河西;河东有辽阳城,河西有广宁城。三岔河系沟通东西之咽喉,冬季冰坚,人马可行;夏季水融,则搭造浮桥。同时,三岔河上通辽河、浑河、太子河,下联河口而通于海,明时山东之饷辽者必取道海上,入河口至三岔河,再由三岔河入路河,以达广宁(今北镇),或者将物资统卸于三岔河,再转运河之东西。”古城子村在盘锦在盘锦最东边,与海城隔三岔河相望.就是这一条河,唐王李世民征东时后有追兵,前有三岔河,河上没有桥,后来,螃蟹搭桥救唐王的美丽传说在此产生,流传至今。
  古城子村的北邻村叫七台子,具说是当时战争的烽火台,另外六个烽火台分别是头台子、二台子、三台子、四台子、五台子、六台子,其中,头台子、二台子、三台子、四台子在河的南也就是现在的海城,五台子、六台子、七台子在古城子村的北依次散落。
  古城子村的西邻村叫青莲泡村,是上中学必经之路,刚一进村,就看到醒目的青砖古建筑,来到近前一看,是李龙石纪念馆,李龙石(1841~1907),原名澍龄,字雨农,后改名如砻,字龙石,号东白、 西青居士、墨饕子等.1859年,考中秀才,“名已达于 庠序”。1862年,考中举人,“名又达于礼部”。此后多次进京会试,均因不善攀援而落第。1907年初冬,病逝于八角台。1930年,其学生于在藻收集、整理李龙石的遗著,于1931年出版《李龙集》,传于后世。
  我小的时候,父母常用李龙石来激励我们好好学习。
  古城子村中心原来商店的位置在一个高坡上,从东从西去商店都要上一个高高的大坡,那是我上小学要经过的路。据考证,这原来是古时的一个城堡。城堡里有什么秘密还不知道,城堡变成了高坡,也许是先辈古城子人为了保存古物修建……古城子村现在还是它自然的样子,村主任想用现在技术造仿真的螃蟹型的黑铁联成的浮桥,模仿当时的情景,终因没有资金来开发而成为梦想。古城堡,仍在地下睡觉。
  我来到古城子村,有另一番崭新的发现,春天迈着强有力的步子来到小村,那一抹浅绿,是报春的信息,早鹰、新燕、黄鹂在柳树间舒展歌喉,尽情地传播春的消息。这儿的风是暖的,这儿的空气是新鲜的,这的人是亲切的,虽然我的乡音未改,但是村里人还是笑问客从何来?
  清晨依然有些冷,大田龙上已有一堆堆粪肥,稻田地里已有男人准备育秧苗,菜田有一排排塑料大棚,塑料大棚里是一片春色。
  小院子里,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风好像小了,温暖更强烈些了,花信子也许明天来了吧?冰封了一个严冬的水井头虽已化冻,但就是不出水,“倒一瓢水一引,水就出来。”一试,水果真“哗哗”的流出来,急不可耐地诉说着憋屈和焦灼。空气都是新鲜的味道。母鸡在身后传来几声“咯咯哒”,蓦然回首,鸡窝里跳下来一只母鸡,红着脸得意地望着你,原来它已经开始下蛋了。
  此时的菜园本来是没有吸引力的,大芍药花还没有栽,更谈不上开花了,没有开花的紫茄子,也没有开黄花的黄瓜秧上架,什么也没有,干巴巴的土地一览无余。可是,已经有几家人在忙碌加固院墙的篱笆,菜园里有一块塑料薄膜盖着的地上是一小块韭菜,透过塑料薄膜已看到了一片绿色。还有几棵过冬的大葱冒出头来,述说着春的消息……人们开始忙春了。其实那些扣塑料大棚的人们根本没有冬闲,只有夏天他们才真闲几日。那不,有几家开始准备栽土豆了。
   偶而有几片闲散的云在天空偶尔飘来,远处隐隐的听到火车路过,近处是空旷的田野,翻开的土黝黑湿润。老大爷娴熟的挥舞镐头,开出来几道深浅一致的沟来。老大娘也舒展开了皱纹,坐在地头切着土豆芽,小心的把切好的土豆胚种放在一个大框中,儿子在前面刨坑,儿媳妇在后面栽土豆。一会功夫,陇上又恢复了平整,但是能看出等距的地方栽过土豆,用不了多久,土豆秧子就会露出来头。
   和小城相比,古城子村的人有着不一样的奢侈,新鲜的空气,一望无际的田野,不用动身就能看春天百花,生活有滋有味。现在虽然不见秦观笔下的“树绕村庄,水满陂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远远围墙,隐隐茅堂。飏青旗、流水桥旁。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春光明媚万物竞发的田园风光图,却也是早晚的事。
  小村和春天,像是一张画和画框。春游,去踏青,一个人,欣赏着不同春色妖娆。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